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毛区健丽:来自华尔街的女企业家


  
  自信,自强,展现新女性魅力;温柔,耐心,彰显女企业家风采。她曾向犹太人努力学习做生意的精髓,她曾在世界金融中心的高端企业运筹帷幄;她关注中国的政治稳定与经济发展,她在中美两国之间穿梭并且乐此不疲,她热衷于把美国的热钱引向中国。虽然从未在中国大陆生活,她却无比热爱这个国家。她就是美籍华人毛区健丽,一位来自华尔街的女企业家,她向我们讲述了在华投资的故事。 
  金秋的阳光无私地照进北京饭店的大堂吧,一切都显得温暖而祥和。毛区健丽身着咖啡色职业套装,黑色短发,在摄影师的镜头前显得格外简洁干练而充满灵气。虽然认识时间不长,我们却如老友重逢,热情地拥抱寒暄,我们的采访也很快便进入了正题。
  中国企业:请和我们“结婚”
  作为最早来华的华尔街投资者,毛区健丽在中国经历了90年代的第一轮外资进入热潮。其间,满怀激情的她虽曾遭遇过种种挫折,但她毕竟欣喜地看到了十几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看到了中国企业家思想的日益放开。中国加入WTO的成功和中国政府相关政策的完善,使她再一次把投资的热情转向了中国。讲起与中国企业家合作的故事,毛区健丽异常兴奋。
  90年代初,中国的资本市场刚刚开始向国际开放,投资环境和配套设施还不完善。国内企业需要资金的时候,一般还是习惯于向银行申请贷款,而不是考虑引进外部资本。现在看来,这有点让人不可理解。对于当时的毛区健丽来说,她首先要做的,就是要说服中国的合作伙伴接受来自国外的投资,然后在合作过程中教会合作伙伴怎样与投资方合作。
  “这个过程虽然艰辛,但是很有意思,就像写小说一样。” 讲起当年开拓投资领域的甘苦,毛区健丽顿时眉飞色舞,如同回到了当年。
  一个投资项目刚刚开始的时候,投资方和合作方都对未来的美好前景充满了信心,积极性也很高,这就像写一部小说的第一章一样。可是接下来总是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些合作之初预料不到的困难和挫折,融资方很容易就会对当初选择与国际资本合作的初衷产生怀疑,甚至对自己运作该项目的能力也信心不足。这时,毛区健丽就会适时地鼓励他们:“这部伟大的小说我们现在刚刚写到第三章——曲折的开始,最后一定是精彩的结局,但那会发生在第十三章,而在此之前,我们要经历第四章、第五章等等的跌宕起伏……” 

  因为曾经习惯了银行贷款的融资方式,当时的国内项目方往往不能正确理解与投资者的合作方式。他们习惯了把资金拿到手中之后自己做主,自行决定资金的投向,甚至将资金投向与申请贷款计划书中所规定的完全不同的项目,或者在当初申请的项目遇到困难之后,对银行隐瞒事实,这也可能是因为比较顾及脸面,不敢把困难公开吧,而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往往已经太晚了。而国外投资者最担心的,恰恰就是投资过程中的这种不透明性。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毛区健丽和她的朋友马上学会了如何处理这种问题。在严肃的谈判和交涉中,她总是很风趣地向合作伙伴作这样的比喻:资本与项目的合作就像娶老婆。这里首先要强调的是唯一性,就像一个人只能娶一个老婆一样,一个项目不可以同时找多家投资者;第二点,是要“同床共梦”,目标一致,共同把投资的项目做好,而不是还在其他的项目上徘徊,或者拿投资方的资金再去投其他的项目;第三点,是要“同甘共苦”,有了问题要与“老婆”讲,大家共同去分析、解决问题,而不是隐瞒。这与银行贷款的不同之处在于,银行关注的是贷款方的还贷能力和期限,而资本是要共同参与整个过程;从银行贷款就像找情人,没有唯一性,有困难也不必跟他讲,期限一到能还贷就是了,而“娶老婆”则完全不同。
  毛区健丽像拉家常一样地讲述她当年是如何与中国的企业家合作的。她兴奋得脸颊泛红,再一次为自己把沃顿商学院厚厚的教科书变成了浅显而有创造性的故事而自豪,同时也没有忘记认同矛盾的根源并不在于谁对谁错,而是文化的差异,以及思维方式、办事方式的不同。
  “当时他们把我当老外,说我死心眼一根筋。但慢慢地,我被更多的中国人认可了,他们觉得跟我做生意、做朋友都很轻松、很开心。我告诉中国的合作伙伴,如果我们要进行合作,请认真考虑清楚,然后我们‘结婚’”。她认真地补充道,脸上绽放出迷人的笑厣。
  圆梦纽约:唤起中国情结
  毛区健丽的童年是在当时的英属香港度过的。因为喜欢邓丽君的歌曲,她学会了普通话。80年代初,在Frank Sinatra 的歌曲“New York, New York” (纽约,纽约)红及全球的时候,纽约成了无数年轻人的梦中王国。“如果你到了纽约,你就征服了世界”。渴望“make the world” 的梦想,把少女时代的毛区健丽召唤到了纽约。  初到纽约,她选择了在城市大学读书。象牙塔没有关住那颗已经放飞的心。潜心完成学业的同时,她还在“最会做生意的犹太人”公司里打工。“美国人的钱装在犹太人的口袋里”,这句话的确不错。毛区健丽每周工作近40个小时,每小时只挣区区几块钱。她可以不必打工,即使需要,她也可以选择收入相对丰厚的唐人街。然而,在一个以犹太人为主流的国家,为了能真正了解美国,进入美国的主流社会,她选择了辛苦。“我向犹太人学习如何做生意,如何与人打交道,使我在大学毕业后的就业上非常有优势。”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大学刚毕业的毛区健丽为什么能获得包括八大会计师事务所在内的十一个工作机会了。 
  1983年,毛区健丽在美国纽约城市大学获得了会计学学士及税务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她顺利进入门槛极高的安达信(Arthur Andersen)会计师事务所税务部,成为安达信公司历史上第一位有中英双语和中西双文化背景的高级雇员。上世纪80年代,美国掀起了一股企业并购的热潮,安达信公司为此忙得不亦乐乎,而年轻的毛区健丽则更是如鱼得水。她先后参与并执行了包括摩根斯坦利、贝塔斯曼等欧洲、拉美一系列大银行和媒体在美国的收购与兼并,业务水平迅速提升,并成为公司骨干和安达信大中华区业务的负责人。1987年,毛区健丽帮助华晨金杯汽车在美国成功上市;1989年,她参与了台湾政府对美国一个价值6亿美元的能源项目的收购,并为此项目组成贷款银团,得以结识一大批台湾银行,并成为其财务顾问。至此,她真正进入了“国语世界”:除了深谙美国的法律法规,她开始了解更多的中国政策与游戏规则。从此,在世界各大银行云集的纽约世贸大厦里,多了一位经常奔波其间的亚裔小姑娘,格外引人注目。到了90年代初,毛区健丽已成为中国大陆及港台在美国开设的银行和各大财团的长期顾问。她强调说,美国的银行监管制度极为严厉,投资银行和基金运作都在联邦和州证券法的约束下,对任何违规操作的惩罚均非常严厉。我想,大概正是这种经历锻炼了毛区健丽在财务问题和项目运作上的严谨作风。
  谈到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及人们都在谈论的“走出国门”问题时,毛区健丽严肃地说,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融入当地的文化,维护企业品牌和客户的利益。中国公司的经营模式有其很独到的地方,但在美国却不能完全适用。留住人才,用人本地化很关键。国人有时只相信自己人,收购了美国公司后就裁掉他们的CEO, 派自己的人去管理,其实这对公司的发展是很不利的。“其实我倒可以给这些人一些建议 ,让他们先去犹太人的公司打打工,体会一下。”我们禁不住为这个“坏”建议笑了起来。
  半生在美国的打拼,令毛区健丽感触最深的是,海外华人是一家。她以前在香港的时候,对中国大陆了解甚少;但到了美国,便觉得黄皮肤黑眼睛的人格外亲热。上世纪80年代,很少有外国人来中国,更谈不上了解中国。偶尔有海外媒体报道中国,也是宣传些负面的东西。毛区健丽相信那些报道是片面的、不完全的。作为炎黄子孙,在毛区健丽的身上,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1992年,毛区健丽离开安达信,并在美国纽约、加州和日本东京同时创立会计师事务所。同一年,她逆流而上,开始把美国资金引向中国市场,并结识了一大批有远见卓识的中国企业家。中西两种文化的熏陶和早年良好的教育,使毛区健丽对中美两国的生意场都有很强的理解力和控制力。尽管在当时开放程度不高的中国她面临着重重困难,但顽强的意志和对国人的信心,使她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开拓而终有所成。 经商的路上也有失败的教训。上世纪90年代后期,网络泡沫充斥着华尔街的金融市场,大批风险基金进入了中国。乐于尝试一切新鲜事物的毛区健丽也不甘落后,走马出任红极一时的8848 网站CFO(首席财务官),6个月内融资达5000万美元,并在短时间完成了公司的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轻而易举的成功,鼓励她为“概念股”们不惜血本大量投入。然而泡沫毕竟是泡沫,无法承受时间的考验, “网络新经济”的寒冬很快来临。这一次创业过程中的疯狂黄金梦,也让毛区健丽败得很惨。“现在看来,这次失败也很有意义。”毛区健丽如是评价。正是通过这次失败,她深刻地认识到了扎扎实实地运营企业的重要性。“做人、做事、做企业,都要扎实。”她说,“千万不要把公司的成功与否与股票挂钩。企业的经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对经营者耐力的考验。”沉默片刻,她又补充道:“我喜欢‘顽固’的人。人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事,不要随波逐流。”就像华尔街的人开始流行穿短裤,露出了美腿,如果你的腿不美也要穿短裤,就不合适了——毛区健丽似乎很善于用比喻。 
  经过慎重思考,毛区健丽开始更加踏踏实实地做事,并于2002年起开始扎根中国,在北京和香港正式注册成立亚盛投资有限公司,亲任总裁。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