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温暖的手套


         在沈阳上大学时,我曾认识一个外系女生,叫阿瑶,来自吉林。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她的宿舍。当时她正坐在床上专心致志地织手套,普通的毛线,淡紫的颜色,她织得极慢,一针一针,仿佛那针有千斤重。而那只手套,刚刚织到分手指的位置,可以看出是一只左手的手套。
  第二次去阿瑶的宿舍,已经是在两周之后,她仍坐在床上织手套,还是淡紫的毛线,还是那只左手的,五个指头刚刚织出了一点。我笑着说:“你的速度也太慢了!真是精雕细琢!”她抬头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后来,我和阿瑶渐渐熟悉,去她宿舍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每次见到她,都是在织那只左手的手套,仿佛永远也织不完一般。终于有一天,我看见她织的手套并不是原来的那只,因为这只手套刚刚织到手指分叉的位置,还是左手的,和原来的那个一模一样。我问:“你不是又拆掉重织的吧?”她说:“才不是!”然后,她从床下拿出一个小衣箱,打开来,里面全是手套,有20只左右,都是淡紫色的。原来她织了这么多,其实是织得太快,以致让我觉得她总是在织那一只。
  我仔细地翻看着那些手套,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再一看,吃惊地发现,那些手套竟然都只有左手的那只!我惊讶地问:“阿瑶,怎么只有左手的?”她淡淡地说:“这些手套都是给我爸爸织的,他只有一只左手。”一时之间,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怔怔地看着那些手套。
  当阿瑶织够了30只时,我陪她去邮局给她爸爸寄这些手套。路上,她告诉我,她爸爸是为了救她才失去右手的。那时,阿瑶才10岁,她爸爸在县城里的纸箱厂工作。有一个周日,她去爸爸的厂子玩儿,纸箱厂的生产车间不休周日,她便在车间里看着各种机器设备的工作过程,觉得十分有趣。其实生产车间是不准随便进入的,她是偷偷溜进去的,由于她个子小,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看来看去,觉得还是爸爸操作的切纸机最好玩儿,那么厚的一撂纸壳,切刀落下来,便齐刷刷地被切开了。这是一种老式的切纸机,并不是封闭的,可以看见闪亮的刀口。她越看越觉有趣,很长的纸壳从流水线上传过来,便被切成一段一段的。她越靠越近,抬起头来看那锋利的刀口,手却不知不觉地按在了纸壳上。这时她爸爸转过头来,正看见这一幕,惊骇之下已来不及停下机器,他冲过去,左手拽住她的衣服,而切刀正飞速落下,她的手还按在纸上!爸爸情急之下,用右手向上一挡切刀,左手向后猛拉。她被拉开了,而切刀落下,爸爸的右手被切断了。
  我听得惊心动魄,阿瑶也淌下泪来,她说:“我家本就贫困,爸爸却因此失去了工作,还成了残疾。后来,伤好之后,他便去砖厂干活,往小推车上装砖坯。砖坯又沉又硬,把他的手磨得不知脱了多少层皮。发的手套太薄,用不了几天就磨破了。我上初中起,便天天给他织手套,这样,他的手就会暖些,少被磨破些。”
  我的心一片濡湿,忽然明白,阿瑶爸爸那举手一挡,心中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危险,而阿瑶,这些年来一针针又把多少对爸爸的疼和爱织进那一只只的手套之中。我知道,许多年来这是让我感动最深的时刻。看着那些只有左手的手套,忽然就体会到了他们父女间那份深深的爱。是的,有了这样的爱,就算生活再艰难黯淡,生命也是温暖的!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