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做主


         我和青青,是同一个美容美发班的同学。毕业后,我们选择了看上去很相似,但其实截然不同的工作。
  青青专门给新娘子化妆做头发,这份工作很适合她。一来她喜欢人多热闹的地方;二来她爱说爱笑,帮新娘子化妆做头发,虽说是赚了人家的钱,但活泼会说话的她,给原本就喜庆的场合更添了几分姿彩,非常受欢迎。
  而我,则应聘了殡仪馆化妆师的工作,替去另一个世界的人们,在人世间做最后的梳妆打扮。这份工作,同样也很适合我,因为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同已经没有呼吸没有生命的人同处一室,难免有点害怕,但这份工作收入高,适合家境贫寒的我。而且做了一段时间后,觉得也没什么好怕的,这些人,已经不会思想,不会说话,有时候,反而更加安全,更叫人放心。
  起先青青对我很是生气,她原本指望我们两个好朋友携手打天下,最好全城的新娘子都慕名而来,求我们俩化妆打扮才好呢。我跟她说,虽然大家是情同手足的好朋友,但人各有志,而且我家境不好,需要帮补家用,这份收入高且非常稳定的工作,是再适合我不过的了。
  青青到底是青青,听了我的解释后,很快就释然了。我休息,她也没有婚礼可忙的时候,我们就聚在一起喝茶。
  她总是举着我的双手,赞叹道:“多漂亮的手啊,如果是游走在鲜活、美丽的新娘子的脸上,那才叫相得益彰、相映生辉呢。”我照例不做声,慢慢地品茶,任由她唧唧喳喳说个没完。她说,我听,是我们俩多么惬意、多么闲适的美好时光啊。
  或者,她大大咧咧地摆弄着我的脸:“寒寒,你的脸真精致漂亮,以后你结婚了,得让我来帮你化妆,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但我有信心让你成为全城最美丽的新娘子!记住,你的脸,我做主啊!哈哈哈……”
  她孩子气地用手使劲地在我的脸上捏几下才放开。
  我还是一声不吭,任由她在我的脸上又掐又捏。那时候性格内向的我还没有男朋友。但毫无疑问,如果我结婚了,我的脸,当然由青青做主。
  我跟她同学了两年,很清楚她年纪虽小,手艺却不简单,也知道因为勤奋细心,因为人缘颇佳,她的生意越来越红火,才几年工夫,已经做了老板,手下雇了十多个人。
  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天长地久地过下去……
  有一天早上,我刚上班不久,突然就送来了一个车祸身亡的女孩。当白布单慢慢揭开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全身的血仿佛一下子涌到头上,我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我发了疯似的找到她,扑在她身上,号啕大哭。
  是青青!她除了一条胳膊断了,流了少量的血,其他部位几乎没有任何外伤,但五脏六腑却被严重毁坏,在车祸现场就已经香消玉殒了,没有送医院,而直接送来了这里。
  我流了很多很多的泪水,但终于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想,我不能这么无休无止地哭下去,我得为青青做点什么。我请示了经理,他看我情绪已经稍稍稳定,又再三询问我是否能胜任,终于同意由我来为青青化妆。
  我的泪,一滴一滴,无声地从脸颊淌落。我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拭去泪,不敢让任何一滴落在青青的脸上,怕惊扰了她安详美丽的睡眠和慢慢飘离尘世的灵魂。我仔仔细细地帮青青化了一个清淡美丽的妆,又一根一根把她那一头飘逸柔韧的长发梳理好,整整齐齐地盘在头顶。我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不是怕青青不满意,是怕我自己不满意。
  “你的脸,我做主,哈哈哈……”那清脆的、精灵般的声音倏忽间在耳边响起。
  “青青!”我悚然一惊,不,不是青青,青青她再也不能说话了呀,那不过是恍惚的我,凭空生出的幻听……
  青青啊,在意想不到的巨大变故来临之前,人是多么渺小卑微啊,谁能逆转,谁能做主呢?也许只有命运的那只手吧……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