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破碎的留学梦


  江笑来自南方农村,勤奋好学,是一家名牌大学物理学院院长王浩东教授的得意门生。这次,学院得到公派去美国留学的名额,王教授便向学校力荐江笑两年后去美国留学。
  这天傍晚,江笑独自一人在宿舍里啃书本,突然接到好友江华波的电话,约他到“聚友饭店”聚聚。
  江华波是江笑老家同村好友,也是初中时同班同学。江华波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闯荡,这次他和同村的王海王新兄弟俩,随一个建筑队来到了本市。
好友相约,江笑毫不犹豫地立即坐车来到聚友饭店。几个多年不见的同村好友相聚,高兴得紧紧拥抱在,接着便有说有笑地开怀畅饮起来。等到大伙喝得面红耳赤,尽兴而归的时,已是深夜。他们酒意浓浓,在穿过附近公园准备到车站去坐车时,忽然发现公园石凳上,坐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在东张西望。
王海喷着酒气骂了一声:“他妈的,又是个夜鹦。”江华波说:“走吧,管她夜鹦白鹦的,关我们什么事,难不成你还有钱玩这个。”
  王海一听这话,脸阴沉下来,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朝四周扫了一眼,然后对江笑等人说:“这里没人,我们干脆将这女的抢了,搞点钱我们再去卡拉OK唱歌消夜去,谁没有胆就他妈是孙子!”
  几个喝得头昏脑热的年轻人被他这么一激,包括江笑在内,谁甘愿当孙子?于是就一齐朝那个女孩走去。那女孩一见,顿时吓得浑身发颤,想叫却叫不出声。不出一分钟,身上的钱和手机都被王海他们洗劫一空。
  得手后,他们没有逃走,而是隐身在一个亭子后面,观看那女孩的反应。
  那女孩不知是吓傻了还是怎的,竟既没喊人,也没赶紧离开,而是坐在地上嘤嘤地哭。
 “这傻妞,居然还不走啊!”王海淫笑着说,“喂,免费‘夜餐’在那里等着,兄弟们,你们有没有兴趣享用啊!”李林对其他几个人示意。
  一听这话,江笑吓得酒醒了大半,他知道王海说的“夜餐”是什么意思。他惊慌地说:“不、不,我们快走吧。”
 王海冷笑一声说:“傻帽一个!你不去我们去。”说罢挥挥手,摇晃着,带着弟弟王新向那个女孩走去。江笑想上前制止,江华波一把拉住他说:“王海这家伙现在变横了,喝多了酒更是什么人都不认的。”
  当王海两兄弟再次站在女孩面前时,那女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逃走,可一看退路已被两人堵死了。正在这时,突然四周出现了一道道强烈的光柱,接着有人怒喝:“住手!”王海兄弟俩见势不妙,准备开溜,但已被公园的保安和手持警棍的警察团团包围,两人当场被擒。很快,准备逃跑的江笑和江华波也被警察逮个正着。
  第二天,得到消息的王教授和江笑的父亲立马赶到了看守所,但被告知不能进去探望。江笑的父亲急得直跳。也难怪,江笑是他们村唯一的名牌大学生,为此他感到光彩、感到骄傲,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儿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王教授也是连连摇头叹息,他想眼下只有请来律师,才能见到江笑。
  律师请来后,他很快便见到了江笑。律师说:“小江,你们学校知道你平时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知道你是一时喝多了酒犯糊涂,才犯下这样的错误。学校领导也表态,念你是个难得的人才,不会取消你的出国机会。但关键是如果你被判了三年,错过了时间,学校也就无能为力了。”
  江笑愧恨地低下头,律师也惋惜地想:年轻人一时放纵,竟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不仅出国无望,而且还将面临着几年的牢狱之灾,唉——
 一时间, 两人相对无语,过了一会,江笑忽然抬起头来,说:“我知道像我这种情况,如果有立功表现的话,可以争取轻判的,而且很有可能减到一年或两年,出去后我还是可以赶上留学。”
 律师疑惑地问:“立功?你用什么立功啊?你有什么发明创造,还是举报别人来立功啊?”“我有情况反映!”江笑喃喃地说,“虽然我说出来,会对不起对我学业有恩的人,但是为了我能留学,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律师一听,忙进一步询问,谁知江笑却始终没说到底要举报什么。
律师出了看守所,跟王教授和江笑的父亲转述了江笑刚才的那番话。江笑的父亲听了眼放光彩,而王教授听了,脸色突然大变,马上借口有事,心神不宁地走了。
王教授听了律师转述江笑的话,为什么会神色大变呢?因为那话出动了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原来学校的公派出国名额,分给王教授的物理学院的有两个,一个他给了江笑,另一个给了一个女生。女生的父亲是本地有名的大款,和王教授私交甚好。那天,女生的父亲为女儿争取出国名额,到王教授的办公室缠着王教授不走,最后他掏出了个鼓鼓的大牛皮信封塞给了王教授,王推却不了,只得收下。可是,这一幕恰巧被来办公室的江笑撞见。
王教授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收了这烫手的二十万元,有很长一段时间整天都 忐忑不安,甚至多次夜里梦见自己被检察院传讯,最后声败名裂。可担心了好多天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才安心下来。现在,听律师转述了江笑的话,他顿时惊得魂飞魄散,感觉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了。
  江笑的父亲虽然是个穷苦的农民,但他非常精明,他从王教授的神态举止,居然判断出儿子说的“会对不起对我学业有恩的人”,指的可能就是王教授。也许是救子心切,他心里骂道:“这混蛋小子,原来他说要举报的是他的老师王教授啊!昨天怎么不跟律师说呢?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帮着别人隐瞒犯罪行为!”
  江笑的父亲决定明天去找律师,一定得让他督促江笑向警方尽快检举王教授,争取立功,获得轻判,实现他的留学梦。
  第二天一早,江笑的父亲买径直向律师事务所走去。在街上,他听到王教授因为受贿卖出国名额被公安机关拘留的消息,顿时心花怒放。
 他找到律师,兴冲冲地来到看守所,首先找到了昨天一直招呼他的警官,问:“听说昨天跟我一起来的王教授,被公安机关拘留了,那我儿子江笑举报他老师受贿有功,是不是可以少判一年啊?”
  可警官说:“是的,王浩东是出事了。不过听说,不是你家江笑举报的,是王浩天自己去自首的。”
  江笑的父亲一听懵了,接着破口大骂:“这龟儿子,白白丢了立功机会,气死老子了!”
当律师再次见到江笑,说起王教授的事时,江笑愣了,他说他根本不知道王教授受贿的事情。
律师困惑地问:“你不知道?那你昨天说要立功,你立什么功啊?你还知道什么事情啊,你说啊!”
江笑轻松一笑,说:“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反映。”江笑居然笑得很轻松。
 律师急道:“还笑!年轻人,你也太不懂事了。你知不知道,听你爸说,你的同犯王海兄弟的母亲,听说两个儿子出了这样丢人的事情,当晚就喝农药死了。还有,一直借钱给你们家,供你读书的华波他妈听说华波被抓也急病了。全村人都在骂你们!你娘羞得连门都不敢出了,你爸也愁得老了很多!”
  听了律师这番话,江笑脸上的笑容一下没了,他羞愧地低下了头。
  律师顿了顿说:“好了,先不说你们村里的事情了。你有什么要向警察反映的,你就说吧,争取立功,不耽误你留学的事情。”
  没想到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有事情反映的江笑,愣了一会儿,说:“没什么,没什么,是我一时急了乱说的。”
  律师望着江笑,说:“年轻人,你不说,我也帮不了你的忙了。”说罢,一声长叹,离开了看守所。
  不久,法院宣判此案,江笑真的被判了三年。两年后,当学校其他人准备赴美国留学时,江笑正在农场劳动改造。那些天,他总是在想那天在公园被捕的一幕幕,甚至想:如果不是我同情那可怜的女孩,暗中打电话报警,我是不是不会被抓呢?如果我后来告诉公安机关是我打的报警电话,立个功,只需坐一两年牢,我是不是现在也可以在学校准备着留学的事情呢?
  最后江笑叹了口气:可如果村里的人知道那晚是我报的警,那么我那可怜的父亲母亲怎么在村里做人呢?又让华波家人怎么想呢?
   叹完气,江笑便挥动铁锨挖着树坑,埋进了树苗,也埋进了他破碎的留学梦。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