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糖罐的秘密


         上高中时,学校坐落在清江边上的一个小村子里。宁静的村落三面临水,四季风景如画,如同古人笔下的世外桃源。但也极其偏僻闭塞,周围疏疏落落全是民居,连买一根针也非要上10里外的小镇不可。
  这可苦了我们这群高三的可怜虫们。读书实在太耗心智了,以致整天唯一的感觉就是饿,连睡梦中都满足各种各样令人垂涎的好吃的东西。不知是谁冰雪聪明,带来一罐糖来,是那种黄亮如金、细软如沙的黄砂糖。
  于是,寝室里便流行罐装的黄砂糖。12个糖罐,恰似我们12个女孩子,亲亲热热地排成一排。临睡前,美滋滋地喝上一杯热腾腾的糖水,月儿便甜甜地照进梦乡。
  
  唯独秦霜是不大喝糖水的。因此她那个青瓷陶罐里的糖比起我们的总是又多又满。每晚,当我们一边啜着糖水,一边叽叽喳喳地品头论足,或嘀嘀咕咕地发着牢骚,或嘻嘻哈哈地相互取笑时,秦霜总是在灯下读着她那本似乎永远也读不完的小说。问她为什么不喝,她说:“坏牙齿!”
  后来有人跟我咬耳朵,说秦霜的糖罐根本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她自幼父母双亡,跟着年迈的外婆一起过活,学费都交不齐,哪还有闲钱买糖吃?她那—罐糖,吃了再没添的,又怕人瞧不起,就胡说什么坏牙齿的鬼话!我听了只觉心头一紧,说不出的悲凉。
  一次下课间操,口渴了,我匆匆忙忙回寝室找水喝。经过寝室门前的花坛时,不经意地向寝室的窗户一瞥,却见秦霜正狼吞虎咽地吃什么东西,不由一惊。细细看,竟是在吃糖呢!她挨次从每个糖罐里舀上一大勺,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
  我看得目瞪口呆。可不知怎的,慢慢地,所有的惊讶、愤怒、鄙夷,渐渐散去,两行温热的泪却无声无息的淌下来,滴落在那暗香袭人的花丛中。我悄悄地离开了那扇窗户,贼一样的潜回教室。
  晚饭后,待寝室人走得—个不剩,我一跃而起,飞快地闩上门,拉上窗帘,一把抱起我的糖罐,先给另外的几个逐一补上一大勺糖,然后,将剩下的通通倒进那个青瓷糖罐。又从箱子里抽出一袋糖,倒入自己的空罐儿。胆战心惊地忙完这—切,我狂跳不止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前不久,我收到了一封寄自深圳的来信,信是这样写的——
  “晓琴:
  
  你一定还记得那个糖罐儿吧,那是我外婆的嫁妆,据说还是宫廷里的东西。现在,居然有人愿出50000元买它呢!我舍不得出手,因为你倒进去的糖,远远不止这个数儿。”
  那个偷糖吃的女孩儿,她其实觉察到了花丛中的那双眼睛——那双世界上最纯最美的眼睛。因为它的注视,那个差点成为偷儿的女孩,在后来充满苦难的岁月里,却再也不敢妄动过的—回。
  不用说,这封信是我多年的挚友一一己任深圳的一家电脑公司执行总经理的秦霜寄米的。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