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生死岂止一霎间


当我在北京首都机场登机时,突然接到朋友的来电,说美国和伊拉克开仗了,让我务必小心。我将手机关掉,笑了,伊拉克还没有能力将导弹发射到纽约吧。
 到达纽约后,夜里,我随大伙乘上了一架能载二百多人的阿根廷大空客飞往布市。由于其间有十二个小时的航程,飞机上天后,大部分乘客都睡了,我则翻阅着随身携带的南极资料打发时光。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突然窗外的一阵亮光将机舱映得亮若白昼,我还以为遇到了传闻中的飞碟。转身向窗外一看,正对着我的机翼喷射出一股骇人的火光,机身仿佛打摆子似的猛烈颤抖起来。
 我吓呆了,第一个反应:老天爷,真的被伊拉克导弹击中了!被恐怖攫住的大脑霎时一片空白,只是绝望地等待机身爆炸的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然而,没有。机舱的大部分乘客都被惊醒,惊魂不定地涌到窗口观察仍在喷火冒烟的机翼。空姐跑来了,机长也来了,人们死死盯着他们的脸,试图看出个生死究竟。机乘人员铁青着脸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很快广播告知因引擎故障飞机要返航。为了避免降落时发生爆炸,要放出大量的油料,于是,我又看见一条白色的巨龙从机翼下喷出来,在万米高空触目惊心地扑向大地。机舱被同样巨大的不安笼罩着,有些人开始祈祷苍天。
 坐在我身边的是某跨国公司驻江西的总经理,也是这次考察的赞助商之一,他对飞机上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晓,睡得很沉。我铁着心将他摇醒,听到我说的情况,他还以为我在恶作剧。当他明白事态的严重性,显然很不轻松。我的另一边坐着一位台湾老人,七十多岁,周游世界的经历在台湾颇为知名。此时的他将花白的头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息,我也轻轻地推了推他,老人将眼睛微微睁开:“我都知道了。”我奇怪,“你怎么这么镇静? ”他将眼睛再次合上:“除了镇静还能做什么呢? !www.163164.com
 如果说他周游列国并未让我另眼相看的话,此时的表现令我钦佩之极。受他的感染,我也渐渐平静下来。
 罗岚呢?我突然想起另一位女同行,发现她睡得十分香甜,不知是梦见了企鹅还是梦见了母亲,嘴角竟露出笑容。她和我是同一座城市的记者,临行前她的母亲特意到我家来,叮嘱我路上关照她的女儿。而眼下恐怕上帝也无能为力了。我叹了叹气,默默地注视了罗岚一会儿,决定不惊扰她,如果真有意外发生,就让她在梦中远去,至少不会感受难挨的恐惧。
 接下来的几十分钟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当飞机返回子夜中的纽约机场时,机场如临大敌,警车、救护车、消防车闪烁如霓虹,那是我在劫机电影中才能见到的镜头。
 飞机迫降成功,机舱大放光明,仿佛一部大片结束。九死一生,乘客们霎时站起来互相拥抱,庆幸的掌声和欢呼声几乎掀翻舱顶。我的眼睛湿润了。这时,从登机开始一直酣睡的同团记者赵宏松睁开双眼,和大伙一起拼命地鼓掌,他纳闷地问同座:“阿根廷这么快就到了? ”大家告诉他又回到了纽约,他更加糊涂了。大家好奇地问他为何会鼓掌? 他不好意思地说看见乘客们都在鼓掌,他担心有失礼节于是也跟着鼓掌。罗岚当然醒了,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一个劲儿地埋怨为何不喊醒她:“我失去了一次多么难得的生命体验啊!”受了此次惊吓的我倒是认真地拜托各位:飞行中再出现类似意外,千万千万别喊醒我!www.163164.com
 事隔三年,当全世界的人都在欣喜地迎接2000年新年到来的时候,阿根廷的这架客机在航行中再次出现引擎故障,这一次,三百五十多名乘客没能逃离厄运,不幸全部遇难。
 看到报道的那一刻。我潸然泪下。他们面临空难的态度已成为永远之谜,但无论是坦然还是恐惧,都不能成为上天收走他们的理由!于是心痛至今……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