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生命的华衣


开会的时候,遇到一位老太太,又美丽又丑陋的老太太。
   她气宇轩昂地坐在椅子里,仿佛骄傲高贵的女王。女友说,瞧,核桃皮似的,还打扮得艳如桃花,语气中的蔑视和不屑无遮无拦。
   我还发现老人扶在椅子把手上的左臂不停抖动,从袖口伸出的则是一只干燥树皮样的手。
   但,无法否认,她打扮得极其精致:梳得纹丝不乱的发髻,两只银光闪动的大耳环,朱红色光滑如水的裙子。连指甲都精心修剪过,涂着淡紫色的油彩。我微微笑了笑,算招呼。您? 目光落在她发抖的手臂上。
   涂了口红的嘴咧开,她表情愉悦,虽然丑,却亲善。“我患了帕金森氏综合症,已经两年了,”她更柔和地凝视我,“你觉得我很可怜是不是? ”
   我诚恳地摇头。这样的打扮一定专门有人伺候,决不该属于可怜的人。
   “我很丑是不是,不该这样卖弄? ”
   我无法表态。相貌的丑陋似乎跟装扮的美丽不搭界,但是,假如有一天,我变丑、变老、变得身残体弱,会不会自暴自弃? 她不再解释,浅浅笑,风轻云淡。
   传说蜗牛从前是没有壳的。软绵绵的身体上伸出丑陋的触须,很多动物都对它嗤之以鼻。蜗牛爬到上苍那里去,祈求上苍赐给它一个壳。
   为什么一定要装美丽的壳呢? 虚伪还是自欺欺人?
   蜗牛沉思片刻,郑重回答:为了仅此一次的生命。
   很久以后,我想起那个已经淡忘了容颜的老太太,突然肃然起敬。
   还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的? 为这仅此一次的生命,难道不该活得漂漂亮亮!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