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开一家时新的花卉门诊


          眼下,鲜花消费已经成为人们日常消费的一部分,绿色植物对于装饰家居更是必不可少。除了自己购买,遇上节庆假日,走亲访友时,一盆鲜活的盆景花卉也是颇受市民青睐的送礼佳品。然而,由于没有养护知识、养花不得法,申城每年被扔进垃圾箱的花有上百万盆。业内人士指出:如此巨大的市场需求将为投资创业者提供广阔的舞台,投资者不妨独辟蹊径到“病”花丛中去发掘财富。



  50万养花人7成不懂花


  怎样养护娇嫩的盆景花卉却让人大伤脑筋。叶片发黄的君子兰、树蔸烂掉的铁树、光秃秃的文竹……虽然人们在多年花卉植物的“绿色”消费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已掌握了一些养护知识,但更多市民仍是喜欢养花而不会养花。


  几个月前的一个休息日,谭小姐闲逛花市时,偶然间看到了一种名为“开心果”的绿色小植物,它的根部是一个一分为二的长圆形绿色小球,主杆从其中间长出,大约六七厘米,顶端有几片小绿叶,整株“开心果”栽在一个比小盒酸奶塑料杯还小的花盆里。“开心果”价格不贵,10元一株,样子着实讨人喜欢,而且听花店老板说非常好养活,隔几天浇些水就行,谭小姐当即买了3盆。一盆留家里添点绿色自然气息,一盆带去办公室放在电脑旁,一来好看二来能减少点辐射,还有一盆送给男友,让他睹物思人。


  此后,谭小姐和男友一直按花店老板所说的“隔几天浇些水”的方法,悉心呵护3盆“开心果”,可几周后“开心果”显出了病态,原先饱满的球形根部逐渐开始干瘪起皱,叶子也慢慢枯萎凋落,完全没了当初的可爱。对此,不谙花道的谭小姐真是束手无策,去那花店求助,老板也支支吾吾、语焉不详,道不出原委。不久,“开心果”便都先后夭折了。虽然经济损失不大,也就30元,但谭小姐还是觉得很遗憾。


  而马先生家那盆好友赠送的价值上万的极品兰花害了病,由于无处就医,寻不到植物医生,最终丢进垃圾箱造成的损失就不可谓不惨重了。


  据了解,本市目前的养花大军约有50万人,而其中缺乏植物养护基本知识的大约占到七成左右。这些养花人非常需要类似给小猫小狗看病的宠物医院那样专治花草病症的植物医院。


  植物医院仍是空白


  需求如此之大,而目前的市场情况又如何呢?


  尽管现在不少街道社区组织了有经验的养花人指导小区居民,这样的非专业志愿者队伍约有30支左右,但是由于数量的局限和专业知识的欠缺,有些问题仍难以解决。


  而沪上能为养花人提供专业服务的正规植物医院却只有寥寥几家,除了绿化局园林杂志社的咨询电话和近日开通的网上花卉诊所,能提供现场指导、开设门店的植物医院仅淮海西路上新颖花卉市场内的邬志星园艺工作室一家。所以,以目前的情况看,植物医院在市场上几乎仍是空白。


  10个月门诊量逾6千


  邬志星园艺工作室自去年6月开办以来,10个多月的门诊量已超过了6千人,电话咨询者也达到三四千人。据该工作室的“植物医生”邬志星先生介绍,入春以来,前来就诊的“植物病人”数量更是骤增,周末最多时一天的挂号量多达200多,更有养花人甚至专门“打的”将很重的盆花搬来看病,忙过了这一阵,梅雨季的门诊量预计更是只多不少。


  记者从邬志星园艺工作室了解到,近来除了上门挂号求诊一些诸如叶子发黄、花开少了、防治病虫害、如何翻盆等属于基础知识的病症,为一些大型植物,如巴西木、发财树等要求医生“出诊”提供上门服务的也不少,病重者甚至要动“手术”。邬志星说,目前买花者的养护知识,一般都由卖者附带传授,而现在上海具有一定规模的花店、花亭有5000多家,算上一些小花摊共有8000多家,但其中不少花店小老板自己也不懂花,更别说对症下药了,懂经些的知道点基本常识,而有些则根本是纯粹做花生意的“花盲”,所以很多人买回花卉或盆景后,由于没有基本的知识,护理不当,最终往往只能看着它凋零。


  技术、价格问题需探索


  一方面是大量的需求,另一方面是空白的市场,嗅觉敏锐者似乎已经闻到了植物医院这项新兴产业暗藏的商机。


  除了一般创业都需要的投入资金,开办植物医院对技术投入也有一定的要求。自己不是业内专家,如何创办植物医院呢?———对于有兴趣的投资者来说,没有专业背景可能是他们最大的顾虑。


  邬志星园艺工作室的实例告诉我们,聘请专家、引进技术,同样可以开办植物医院。邬志星原是上海植物园的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植物、园艺科技科普工作,在行业内是公认的资深专家。去年6月开办的邬志星园艺工作室由新颖花卉公司与他联手合作,一方提供资金、场地,一方技术支持。园艺工作室以专家邬志星之名命名,慕名者自然纷至沓来。


  邬志星说,对于创业投资者而言,专家资源应该说是有限的,但若换个角度看,取得技术的渠道也将是多样的。他和一些同行可以开办系统的培训课程,传授自己的业务、技术,或者建议有关部门开设植物医院的创业项目,形成连锁加盟的形式,为投资创业者在开业前提供培训或经营时直接提供专业技术。


  由于现有的实践操作者很少,所以植物医院经营中的许多实际问题还有待摸索。


  除了技术问题,邬志星还谈到了如何制定收费价格。他说,由于行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因此植物医院的收费没有一个成熟的定价,除去那些极其名贵的花草植物和一些爱花如子的养花人,前来“看病就医”的多数是普通植物和一般的消费者,举例来看,二三十元的一盆花,如果看病也要收二三十元,很多消费者就难以接受这样的价格,他们情愿花这些钱重新再去买一盆。所以,经营者一方面要考虑收回成本赢利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得关注消费者的对于价格的接受程度。


  拓宽业务降低风险


  邬志星说,开办植物医院是一项薄利的生意,所以唯有上门求诊的数量得到保证,生意才能稳妥做大。他建议,开办植物医院选址最好是在现有的较为成熟的花卉市场内或者是可以为居民提供便捷服务的社区附近。这些地段能够吸引一批消费者,形成一定的客户群。而开办的规模则可以根据投资者自身实力以及周边环境等因素来决定。


  此外,拓宽业务范围也能增加赢利的渠道,降低薄利的经营风险。仅植物医院看病的业务,可以接收前来就诊者,也可以提供上门服务,方便于一些不易搬动的大型或者珍贵植物。此外,邬志星园艺工作室也接受过住院“病人”,通过植物医院一段时间的养护,待花草恢复健康后再交回主人手里,这项服务颇受欢迎,同样还可为养花人出远门时提供寄存服务。


  另有业内人士建议,如果条件允许,还可附带一些园艺工具、鲜花盆景或是园艺饰品的出售,这其中也有一定的利润。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