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从菜农到菜贩 山村走出蔬菜经纪人


  转机是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里到来的,只要努力经营,你也能打开一片自己的天空。

  他从1978年开始卖菜,现在每天能卖五十车蔬菜到全国各大城市,2004年卖菜的纯收入保守估计在30万元左右。
  第一眼看到曾令肖,虽然身着得体,谈吐利索,但还是能看出农民的影子——淳朴。当记者说出自己的感觉时,他很高兴的说,不管我赚了多少钱,我永远都是卖菜的农民。
  曾令肖说,他一年到头在外边跑,北上内蒙、山西、北京,南下广州、桂林,西至四川、重庆,东达上海、常州,都是联系市场、联系蔬菜生产基地,这些年来,经他的手买卖过多少蔬菜,多得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从当初的白手起家到如今成为全国闻名的农产品营销大户,曾令肖这一路,走得并不容易。
  从菜农到菜贩
  1975年,曾令肖从部队复员回到家乡湖南祁阳县龚家坪镇炭棚村,根据当时的政策他被安置在祁阳铁厂工作。祁阳是个小地方,“穷”、“落后”、“封闭”曾经是这里的代名词。1977年,曾令肖离开了铁厂,自己干起了买卖木材的生意,没想到由于对市场不熟悉,一下子把好不容易积蓄的几千块本钱全搭进去了。这次生意虽然亏了,但却为后来的蔬菜生意积累了经验,也让他比别人有了更多的市场的眼光,这对后来曾令肖走上“蔬菜农村经纪人”道路打下了基础。

  那段时间,曾令肖家里的饭桌上常年不见肉腥味,每天都只能吃家里自留地产的蔬菜。幸亏自留地多,种的蔬菜也多。家里的蔬菜吃不完,曾令肖就自己挑着到龚家坪镇上去卖,这应该算他卖菜的最初尝试。
  转机是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里到来的。1978年的一天,曾令肖去祁阳县城的一个亲戚家“走动”,因为亲戚本人要上班没时间,就让曾令肖帮忙到菜市场去买菜。“我发现那里的菜卖的比龚家坪镇要贵上很多,小白菜在这里要3毛,在龚家坪镇才卖两毛钱。”曾令肖很得意的说:“当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把炭棚村的蔬菜贩到县城来卖。”
  曾令肖当天买了菜以后在市场转悠了好一会儿,询问各种菜的价格,都默记在心里。他当天连饭都没吃,回炭棚村挑了一担自留地里的菜——青椒、小白菜、豆角回到祁阳县城,因为价钱便宜,而且蔬菜比别的小贩那里的新鲜,所以,曾令肖的第一次贩菜很成功,他赚到了5块钱,钱虽然不多,却使他豁然开朗看到了一条致富的大道。从此,曾令肖不再种菜,却专门做起了买卖蔬菜的生意。
  通向桂林的“绿色通道”
  90年代以后,农民种菜开始向商品菜方向转变,祁阳农村种菜的人多了,而供应的却都还只是本地市场。祁阳本地盛产的黄花菜、生姜、芋头等农产品市场根本消费不了,而蔬菜又是季节性商品,加上有保鲜要求,于是往往是各家商户为了尽快让蔬菜脱手,都纷纷压价出售,这样就形成了恶性竞争,结果常常是大家“几败俱伤”。 
  在那样的市场环境下,祁阳本地的蔬菜只供应本地市场,包括曾令肖在内的“经纪人”和菜农们的利润基本上为零了。“你想想啊,我在龚家坪收的胡萝卜大概3毛一斤,到祁阳只能卖3毛2,刨去运费和摊位费,还有税收,不算人工都已经亏了。不按那个价卖的话根本没人买。”  面对本地市场饱合的局面,曾令肖开始将目光投向了祁阳以外的长沙、桂林等大市场。 
  “最先有点胆小,租个小车拉了车不容易腐烂的生姜过去。”曾令肖开始还比较谨慎,“事先去菜市场看过的,那里的价格比祁阳要高的多。而且跟菜贩们也谈好了价格,但没出过远门,还是有点怕。”
  曾令肖没想到这一去竟然一炮打响,他们的生姜到当地不到两天就全被菜贩们要光了。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尝到了甜头的曾令肖开始仔细考察长沙和桂林市场,发现黄花菜、芋头、青椒在那里都能打开销路。于是,他赶回祁阳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炭棚村乡亲扩大种植规模,并承诺自己负责安排销路。
  一条从祁阳到桂林到全国各大城市的绿色通道自此开启。
  “订单收购”告别盲目买卖
  城里人对生活越来越挑剔,对蔬菜也是这样,但曾令肖开始并不知道。2002年,他的一车大白菜从四川到了广州,在进场的时候市场管理处却通知他:“蔬菜检验不合格,农药残留物超标。”他的菜被拒绝入场。
  “那时候真的傻眼了。”曾令肖憋着眼泪到处想办法处理这车大白菜,“后来只能低价处理给那些小贩。”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