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东南汽车董事长凌玉章:罗马不是一天建成


  凌玉章,1945年出生于上海市奉贤县。1993年任福建省机械工业厅党组成员、副厅长;1994年任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同时兼任东南汽车公司董事长;现为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东南(福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柳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来讲,十年是一杯可以细酌慢饮的酒,回味总是绵长;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十年却是那盏照亮来路的灯,让 
  记忆清晰而明亮。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凌玉章的东南汽车也不是。
  2004年12月25日,东南汽车全国经销商大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召开,身为上海人的凌玉章在家乡检阅了自己强大的销售队伍。浦东凛冽的寒风并没有冻结凌玉章心中回忆往事的激情,距离他接受福建省政府安排,重新打造福建汽车工业之日算起,十年过去了。
  “杨柳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来讲,十年是一杯可以细酌慢饮的酒,回味总是绵长;对于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十年却是那盏照亮来路的灯,让记忆清晰而明亮。
  创业:艰难的开始
  20世纪90年代,福建省汽车工业公司由于多年的经济滑坡以及诸多方面的原因,处于倒闭的生死关头。福建汽车如要振兴,惟一的出路就是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广泛招商引资。令人忧虑的是,当时的福汽是在没有多少本钱的情况下寻找“婆家”的。 
  1994年,原福建省机械厅副厅长凌玉章临危受命,出任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董事长。谈到这个细节,凌玉章笑言自己是被“逼上梁山”的,虽然内心不愿意接受这个职务,但服从组织安排让他无路可退。十年后的今天看来,凌玉章没有辜负这个艰巨的使命。
  从上任那一天起,时年49岁的凌董就不得不面对“找婆家”这个最大的难题。十年之后,在追溯这段往事时,凌玉章笑着对记者说:“当时,为了找到合适的婆家,我们先后谈了不下十几个‘对象’,就像饥不择食那样,仅与日本一家汽车公司的谈判就先后拿出了15套方案,最终还是没有谈成。” 
  由于当时福建汽车工业的薄弱,使得国内的几大汽车厂家都认为凌玉章做汽车“没戏”。在一汽大众参观学习的时候,当谈到筹划中与台湾裕隆的合作模式时,一汽大众的总经理耿绍杰说了一句话让凌玉章感动了十年的话:“造(车)的路子对,有成功的可能”。带着耿绍杰的这句话和五个顾问,凌玉章回到福建开始了与台湾中华汽车的合作。也许是借了耿绍杰的“吉言”,从此,凌玉章走上了成功的大路。
  人生果敢的舍弃往往是基于对过去和现状的失望或者不安,需要的勇气大过现实的压力;而对未来的选择,除去命运的垂青,还有对目标的明确与执著,以及超乎常人的判断。通过近一年的时间的调查和论证,凌玉章心里已经很清楚福建汽车工业的症结以及走出困局的方向。因此,选择与台湾汽车界有“铁娘子”之称的吴舜文的合作,创建东南汽车,正是凌玉章看中了台湾中华汽车造“十万辆”车的经验和海峡两岸便利的通商条件。“福建汽车需要这样的起步!”凌玉章对十年前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仍然有着坚毅的语气。
  成长:曲折中前进
  1995年11月23日,由台湾最大的汽车企业——裕隆企业集团所属的中华汽车公司与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公司福州汽车厂合资组建而成的东南汽车公司经国家批准正式成立。凌玉章出任公司董事长,公司注册资本6030万美元,总投资9982万美元,闽台双方各占50%股份,主要生产“东南得利卡”和“东南富利卡”两大系列7-11座的轻型客车产品,是海峡两岸规模最大的合资汽车企业。
  东南汽车公司在创立的同时,还先后吸引了35家台湾中华汽车公司的配套零部件企业跨海来到占地2900多亩、总投资2.7亿美元的东南汽车城周边安家落户,从而呈现出“众星拱月、航母编队”的强劲发展态势。
  凌玉章感慨道,福汽与台湾裕隆之所以能够合作成功,还得益于同胞之情。他总结说:″两家能够走到一起,不仅源于许多共同点,发展水平十分接近,还得益于彼此较之同欧、美、日的合作更容易产生共鸣。再一个原因是,双方各具的优势互补。裕隆拥有较为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福汽拥有丰富的人力资源、成本低以及腹地纵深的市场优势。另外,东南汽车的车型也十分贴近中国市场的普遍需求。
  做大做强汽车产业是福建实现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梦想,而今看起来,这梦想的轮廓在凌玉章的运筹帷幄下似乎越来越清晰了。
  2003年,福建汽车工业集团汽车产量突破10万辆,全年完成工业总产值169.9亿元,实现了连续七年快速成长。“汽车行业已成为福建国民经济最有活力的主导产业”。即使在遭遇到车市低谷的2004年,以东南汽车为龙头的福建汽车也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菱帅”、“菱绅”系列产品已经完成了由二线车型向一线车型的顺利过渡。
  还有一个令福建汽车工业信心大增的利好是,在全国汽车项目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2003年福建汽车工业集团不仅顺利与戴姆勒.克莱斯勒(奔驰公司)达成合资合作,而且双方各占50%股份的戴.克轻型车(中国)有限公司合作项目也于2003年11月29日获得了国家批准。另外,被称作福建汽车工业“心脏”的华擎发动机项目也在去年7月29日获得国家立项批准,目前已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
  令人意外的是,凌玉章对数字表现出来的成绩保持着相当冷静的态度。
  “东南汽车这十年几乎是九死一生啊!”长舒一口气的凌玉章似乎要通过这句话一扫十年来压在心中的郁闷。
  曾经轰动一时的厦汽股权重组掀起的波澜无疑使福建汽车业资源的整合走上了一条曲折的道路。由于福建汽车工业集团和厦门国投两大股东之间在厦汽资源配置问题上产生分歧,使得有关方面曾经寄以厚望的福厦汽车重组未见成效。2004年年初,这场纷争终于以福汽集团让出厦汽的管理权而划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而这无疑是凌玉章最痛心的事情之一了。实际上,不管是东南汽车还是厦汽,共同遭遇的难题均在于技术开发能力薄弱、专业人才匮乏,同时缺少雄厚的资金实力。因此,在凌玉章的战略思想中,“省内联合”首当其冲。但在实际的运作中,凌玉章向前的每一步都显得曲折而艰辛。
  同样轰动业界的福汽与戴姆勒.克莱斯勒(奔驰公司)的合作虽然尘埃落地,但凌玉章心知肚明这四年时间里谈判过程中的艰难。以他的话来讲就是:需要足够的智慧和耐心。
  未来:核心竞争力
  从49岁到59岁,凌玉章用自己十年的光阴为福建汽车工业打下了良好的发展基础。应该说,东南汽车赶上了非常好的时机,项目在“九五”汽车项目收紧前获批,又赶上了“十五”期间国内汽车的高速发展期,但现在的东南汽车还不能说真正有实力,说白了就是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凌玉章为福建汽车工业设计了三大战略计划:通过“省内联合”把福建的汽车工业的基础再扎实一步;以“两岸合作”深化前十年的合作深度,把技术开发向内地转移,实现人才的本地化的管理模式,同时全方位的配套化程度继续深入下去;再有就是“国际合作”的进一步加强。与戴姆勒.克莱斯勒(奔驰公司)的合作只是国际合作的第一步,接下来的合作也是一个国际大公司但凌玉章笑着卖了个“关子”,只是说合作方对谈判项目兴趣非常大,2004年2月已经专门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
  在福建形成规模化的汽车产业集群和完整的汽车产业链是凌玉章下一个十年的目标。他认为只有在规模化的基础上才能形成自主品牌开发的能力,而这是他这一代汽车人必须要做的。“就像十年前的那次起步一样。只有两条腿走路才能打造福建汽车的核心竞争力,按照现有的发展态势,2006年,以东南汽车为龙头的福建汽车将有大的爆发。”凌玉章自信的笑谈中让人看到福建汽车工业又一个丰富而精彩的十年。
  2005年度中国车坛 “人物”成就奖评选
  记录2005车坛精英,点亮中国车市灿烂星空,成就中国汽车王者梦想。
  从2005年第一期开始,《车时代周刊》将隆重推出人物.对话栏目,该栏目的人物将入围《车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成就奖的候选名单,《车时代周刊》,将在《2005年经典别册》公布最终获奖结果。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