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艰难创业五万元搞出国际水平


  艰难创业一天只吃两顿饭
  今年45岁的朱寿会是浙江仙居人,他读的是位于徐州的汽车管理学校。毕业后他来到南京军区司令部,1982年被部队送到南京大学化学系进修3年,学材料科学。
  朱寿会在汽车管理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到防静电的知识,南大的学习强化了他对“静电防护有很大前途”的认识。“静电对电子产品会有很大伤害,特别是应用大规模集成电路对静电非常敏感。国内很多电子工厂生产的电子仪表稳定性不好,很大程度上就是静电防护做得不够,因为静电伤害往往造成数据漂移、稳定性差。”
  在部队呆了11年之后,朱寿会带了不足万元退伍转业费回到了家乡台州。“台州的塑料制品工业一向发达,我这个时候开始琢磨怎样去研制、试样静电防护产品。那个时候推广防静电产品很难,当时连熊猫电视机这样的大厂都没有静电防护设备。我把转业费全部放在产品的研制上,又向一个朋友借了5万块开始创业。当时为了省钱,每天只吃两顿饭;台州的冬天阴冷,租的半间民房里只有一床军用薄被,冻得发抖;父母年纪大了,见我整天埋头在工厂里干活,30多了也没个对象,老是在耳边长吁短叹……那时真的觉得山穷水尽了。”
  遇到“伯乐”贝尔成了大客户
  第一批产品出来后,朱寿会带着它上了北京,参加一个行业展览会。结果在展会上遇到了3个“伯乐”:电子部新材料办公室主任、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和北京塑料研究所总工。3位一见他的“导电功能性高分子材料”制成的静电防护产品就挪不开步子。“他们当时太惊讶了:‘七五’计划中这一任务,那么多的大企业都没辙,怎么浙江的一个乡镇企业居然已经研制出来了?之后我们成了好朋友,直到今天,清华微电子所的所长还跟我保持着联系。”
  当下,电子部新材料办公室的人给当时的省电子工业总公司去了电话;清华微电子所所长则亲自给在浙江省电子工业总公司的同学写信,说你们那里有一家厂研制出了防静电产品,非常好。结果浙江省电子工业总公司马上派了人到台州,“帮我们做鉴定,当时说我们达到或超过了国外先进水平,实际上应该说那时还只是接近国际水平,”朱寿会笑着说,“产品当时马上被列入浙江省新产品试制计划,第二年又被列入国家级新产品试制计划‘火炬计划’。虽然受到了政府的肯定,但是这时工厂还没有客户。”
  1991年朱寿会创办了国内第一家生产静电防护产品的公司——临海市江南防静电公司,也是在这一年他带着产品到上海参加展览会,这次的沪上之行成为他事业的转折点。当时国内最大的电讯公司“上海贝尔”的外籍总经理在会场看到这一产品后,马上派厂里的技术人员到临海工厂考察。“他们上午到临海看了厂房,觉得不可思议,整个厂房也就是30平方米,还是租的,挤得混乱不堪。到我办公室一看,也是与人合用的。按理这样的生产条件他们根本不予考虑,但是他们把产品拿回上海检测后,又发现质量不错。”
  朱寿会的静电防护产品是国内第一家,当时同样的一个周转箱在比利时要卖到150美元,还不算运费和关税,而且需要提前3个月订货。而朱寿会这里呢,货是随叫随到,价钱只有480元。“我当时也是信口开河,现在这样的箱子价格已经降到了180元。”
  从1991年开始,朱寿会成为上海贝尔的供货商,一年的供货额约在三四百万元。“这些年开始,贝尔的订货量慢慢下去了,华为的订货则上来了。其实华为还是1992年在上海贝尔受到启发,才开始从我这里订货,慢慢地从三四十万到七八十万再到三四百万,最多的时候华为每年用于静电防护的订货额高达一两千万元。”如今,中兴、开发科技、联想、西门子、诺基亚等也都成了朱寿会的大客户。
  倾心深圳落户高新科技园
  1995年之后,朱寿会开始攻关一个叫“导电复合板”的防静电地板产品,以解决电子厂防静电地面二次污染的难题。“1999年终于成功了,我带了这个技术到深圳参加首届高交会。结果组委会对这个产品很感兴趣,当时罗湖、宝安、浦东等地都提出去他们那里投资创业,结果南山区科技局的一位干部在带我看地的时候,我问他们,这边是不是你们管的。没想到他们回答道,不是,这片地区是我们的服务区。就是‘服务’这两个字使我下决心选择在高新科技园北区落户,并在这里成立了深圳市金汇球高科技公司。”
  落户高新科技园北区后,朱寿会在厂房、设备、研发等上面投资近5000万元。“导电功能性高分子材料这个行当专业性很强,面比较窄,规模做不大。我从1982年认识这个产品,1990年出产品,到今天已经有15年,现在我们这方面的专利已经有近30个,还承担了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863)计划‘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先进包装材料’重大项目;每年的产值也做到了六七千万元,但是产品基本到顶,而且目前市场也比较无序。”
  朱寿会想寻找一条专业化基础上的多元化发展之路。“我听一个企管顾问演讲时说,眼光独到很重要。到深圳后,我觉得应该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寻求发展。”
  开阔视野潜心研发无毒胶水
  他再一次进入了一个少为人知的行业:做胶水——天然植物胶合剂。“其实,胶水也属于高分子,只不过我做的是植物高分子,与化学高分子有区别。因此可以说行业跨得不大。选择做胶水,一是因为市场启发,现在市场上很多贴有环保标志的胶水毒性成分超标,由于累积效应,就是符合国家标准的产品也会导致家庭装修环境污染超标,何况还有很多产品不达标。目前家装中的甲醛和苯的污染已成社会公害,必须要有真正的环保产品来取代化学胶。二也跟武汉大学教授的指点、指导有关。”于是他创办了绿蛙生物科技公司,专门研发、生产天然无毒植物胶。
  进入家装行业,对朱寿会来说或许是个偶然。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父亲就是一个油漆工,早年朱寿会甚至跟着父亲刷过一年半载的油漆。“当时就觉得很臭,也不知道有什么危害,只是觉得头晕晕的。化学的东西,怎么弄里面总有有毒成分,只有从天然植物中,才能达到真正的无毒,至于效果,就需要我们攻关。很多事情都是先有想法,才有技术,这中间的距离就是攻关。”
  朱寿会的办公室里到处都是瓶瓶罐罐,俨然实验室。他说,高技术产品有3个要素:合适的材料、科学的配方加先进的工艺。迄今为止,朱寿会已经在天然植物胶合剂的研发和试制上先后投入了300多万元。“今年3月样品出来,我们就送去深圳市检测中心和国家化学建材检测中心检测,经过3个月严格检测,6月27日拿到国家化学建材检测中心检测报告。目前我们的产品做到了环保——实际检测无毒,完全不含甲醛、甲苯、苯和二甲苯;强度上也超过国家标准,现在公司已经申请了3个专利。前段我们参加广州家装建材展大受追捧,展后至今还有很多客户来公司洽谈代理经销。”
  转战医药进军艾滋病治疗领域
  朱寿会的名片印着不少头衔:中国电子包装协会理事、中国防静电装备协会理事、广东浙江商会副会长、南山区民营商会副会长,还是深圳市金汇球(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还有一个头衔值得一提:深圳市武大金球中药现代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药物是一个很大的行业,中药的现代化也跟分子结构有关,朱寿会仍然认为自己着力研究开发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艾可治”离本业不远。“中药中有很多成分,为什么药效慢,我一直在琢磨,会不会是有些成分的效果在相互抵消……武汉大学医学院病毒所在艾滋病中药治疗上的研究已经进行了十几年,但由于资金的原因进展缓慢。从2002年开始,我们公司予以经费和理念的支持,3年陆续投入近千万元,拓宽研发思路,目前取得了可喜的成就,这个月开始申报临床,但至少还要投入七八百万元。”
  艾滋病目前的抑制药鸡尾酒疗法至少需要9000美元/年,朱寿会说将来“艾可治”的价格只是它的1/3,大约在2.5万元左右。中国目前艾滋病患者官方的数字是50万,实际可能已近1000万,联合国官方公布的世界患者人数则为4700万,即便将来治疗费用降低到一年1万元的程度,1000万人一年也是1000个亿。目前朱寿会们已经完成了将中药里的有效成分提炼出来的过程,“完成单体提炼,就像西药一样,这是世界唯一;而且这一味药,国家医管局是将它作为保健品使用的,毒性非常低。”朱寿全得意地说,“另外,我们的药能起到治疗作用,现在世界上只有抑制的药。至少三大领先,说实话我们连诺贝尔医学奖都想过了。”
  国内关注艾滋病治疗的专家桂希恩教授去年12月听说此事曾专程来到深圳,对这一药物寄予厚望,认为它的无毒性至少解决了一个少年患者的治疗问题。桂教授还建议将针剂改为片剂,以方便患者使用。“如果能够走绿色通道的话,最多3个月,艾可治就能成为新药。”
  记者印象
  行事低调的“静电防护大王”
  认识朱寿会是个极偶然的机会。和几乎所有的浙籍企业家一样,初见之下的朱也是平淡无奇:没有豪言壮语,甚至有意无意地将姿态放得很低;虽然五六年前在高新产业园北区买下的厂区占地足有4万多平方米,厂房面积也有2万多,但是看起来他没有多花一分钱用在办公楼的装修上,楼道的简陋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深圳公司办公室。甚至于,工厂大楼的原主——一家饮料公司的名称印记犹在。
  不过,和几乎所有的浙籍企业家一样,长谈之下的朱寿会实际上是个敢想而又有扎实行动的人,聪敏、肯吃苦、善于抓住机会而且不知疲倦地向往着做大自己的事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或许只有当你身临其境,看到出身农家、学历不过大专的朱寿会在离家乡千里之外的深圳一手打造出一个“静电防护王国”时,你才不会对这个行事低调的人说出“我们连诺贝尔医学奖都想过”这样的话感到吃惊。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