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金箔让他5千元创业年销售上千万(一)


  
 
  “黄金一词源于梵语,意为照耀;在拉丁文中,金箔的含义是曙光。” 
  38岁的郭华超平静地介绍着金箔。作为深圳金箔创始人,10年前,他带着5000元南下深圳,第一年就挣了50万。当他的事业发展得如日中天时,一次投资失误让他几乎输掉了全部。眼下他自称“卧薪尝胆”,“带着5000元又上了岸”,悄然开始“二次创业”,虽然离曾经的辉煌还有着很长的路,但金箔已经让郭华超再次看到了曙光。 
  4月14日,对郭华超意义深远。十年前的这一天,郭华超在深圳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经历红火,也饱尝落魄,郭华超眼下又有着十年前的感觉。“我这辈子就和金箔结缘了。”这位华箔行的老板信心十足,矢志成为深圳最响亮的“金箔传人”。 
  闯深圳5000元起步 
  做业务爬37层高楼 
  “来深圳的时候,我买的是站票。”时隔十年,郭华超清楚记得自己的南下之旅。 
  “我带来16个人,在白石洲租了套民房当作坊。”那套160平方米的农民房花去了郭华超2200元的月租,而他那时身上只不过带了5000元。 
  “那时候,我没打过工,没来过深圳,没有任何关系可以依靠,而且也从未有过任何投资经历。”但他还是带着号称“中华一绝”的金箔手艺来到深圳。 
  郭华超将自己的人生分成了三段。18岁以前,郭华超还只是安徽砀山的一个农家少年,18岁参军到了南京,他的一手好文章博得了“军营一支笔”的称号,转业时顺利成南京的“城里人”。先是当一名基层秘书,而后又成为一名电视台的记者,郭华超正是在记者生涯里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金箔。 
  金箔据传是炼丹的产物,而前身是东晋国都建康的南京也由此被视为金箔的发源地,而南京金箔集团为全球同行之首,占据世界市场份额的30%。郭华超当时就是和南京金箔集团签订5年协议,租下了该集团在珠三角地区的经营权。 
  “睡大地铺,抽特美思;喝二锅头,吃花生米。”郭华超这样描述当年的生活场景,但描述更生动的则是如何闯市场:出门跑单坐大中巴(只因省钱不打的),客户联系靠BP机(当时没钱买手机),肩挎重量级公文包(公文包就是办公室),客户考察公司只能看工地(工厂同时还是宿舍)。更令郭华超难忘的是,有居民投诉在生活区搞生产,结果派出所将老板连员工一起关了一夜。此外,郭华超在深圳的第一笔业务也是“白劳”:8000元的开门订单因为轻信他人被兼职业务员卷走了。 
  但是郭华超挺下来了。年底一结算,大家居然完成了百余万元的业绩,盈利竟有50万。郭华超回忆时总忘不了那一幕:为了拿下“新闻大厦”的业务,他登门不下40次,还带着两根蜡烛、一瓶矿泉水,在没有护栏和灯光的情况下,一个人从一楼摸到37层顶楼测量工地尺寸。 
  年销售额过千万 
  贴金能人美名传 
  很快,郭华超就被称为“贴金能人”。这和金箔手艺有关,薄若蝉翼的金箔通过特制胶水,可以让招牌、室内外装饰装潢等顿然生辉,郭华超由此在室内外装饰行业扬了名。 
  站在地王大厦门前,郭华超环顾四周时总有一种自豪感:发展银行、招商银行、深圳证交所、深圳书城、金丰城、联合广尝深圳供电局等等大楼,无一不用上了自己制作的金招牌,而五洲宾馆、彭年酒店等高档酒店也用上了自己的贴金工艺。更令郭华超引以为自豪的是,在香港、澳门回归祖国这两个历史事件中,深圳市政府赠送的礼品的贴金工序都是自己负责的。 
  “这段时间,我买了房和车。”掘到“第一桶金”的郭华超不断推出得意之作,比如《人民日报》、《团结报》创刊50周年的纪念收藏性金箔报,同时郭华超的公司还成为海尔、华为、康佳、中兴、大亚湾核电站等企业的指定礼品供应商,郭华超在业内的名气越来越响。这一时期,“华箔行”贴金工艺品占据珠三角同类产品份额的一半,而家具贴金更是达到了70%以上。 
  郭华超在五年协议期间的营业额年年翻番,公司四次搬家,规模也随之越来越大。2000年协议期满后,郭华超开始自立门户、自树品牌。企业在鼎盛时期,华箔行拥有香港、广州、梅州、南京和北京五家全资子公司,在深圳市的15家大型商场设有专柜,在国内拥有36家区域代理商。有了华箔行这个品牌,郭华超还着眼海外,在莫斯科、多伦多和阿联酋都设立了贸易网点。“第一个五年,我是引进别人的品牌,借鸡生蛋;第二个五年,我开始输出自己的品牌。”当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郭华超踌躇满志。 
  “到2001年,华箔行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了千万元。那时候,我唯一的念头就是想玩大的。”回想当年,郭华超对自己的评价是“自信心爆棚”。“我是完全白手起家,这也令我的个人英雄主义开始膨胀。”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