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女缝纫工闯广州40天赚40万


  
 
  陈新利初闯广州被骗,靠仅剩的6000元买布料制成衣服,再卖衣买布,滚动出一段商界传奇。
  【人物档案】
  陈新利,女,44岁,原重庆服装公司衬衫厂职工,1986年被外派伊拉克,1989年下海成为服装个体户,1993年到广州创办新利可迪服饰有限公司。目前担任广东省重庆商会副会长。上世纪90年代,600多位重庆商人曾齐聚广州白马等专业服装市场,产销量一度占到广州市场的三分之一,在国内服装界影响巨大。 
  5月10日傍晚,酷热后的广州经历了一场并不多见的暴雨,雷电轰鸣,城区许多地方拉闸停电。陈新利在接受采访间隙,还不断地处理着新款服装设计、工厂晚上能否开工以及发工资等事务。 
  重庆人曾在广州服装市场叱咤风云,后来被浙江、福建人冲击,今年大量韩国人又杀入广州。陈新利和一大批重庆服装老板势必迎来新一轮残酷的竞争。 

  从伊拉克归来就辞职
  陈新利1962年出生在江北一个普通的服装工人家庭。1980年高中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了父亲所在的衬衫厂,成为一名缝纫工,一个月40多元的工资。 
  1986年,陈新利所在的衬衫厂得到一批外派伊拉克的劳务输出指标。当年底,陈新利被派往伊拉克。
  当时的伊拉克正处于两伊战争后期,导弹在工厂不远的地方爆炸,窗户玻璃被震得直响。“但并不觉得害怕,因为厂区挂有中国国旗,一般比较安全。不过,每天要工作12小时,比较辛苦”。 
  1988年,陈新利回国。“两年大概挣了五六万元人民币”。 
  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国有企业职工陆续下海,为了稳妥,大都采用停薪留职的方式,如果外面干不好,还可以回厂里,而陈新利则在1989年以自动离职的方式彻底砸掉了自己的铁饭碗。
  背20万现金闯广州
  当时从伊拉克回国后,赚的美元都必须在政府指定的商场消费掉。陈新利就用这笔钱买了彩电、冰箱、录音机等“八大件”。下海创业的第一笔启动资金,就是她卖彩电得到的4000元。
  陈新利用这4000元在观音桥租了一间门店做服装零售,生意很火,很快就与人合作开了一间有十几台机器的小型服装加工厂。
  从1992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新华路服装老板南下广东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1993年9月,陈新利与一个女同伴“背了20万元现金,坐飞机到了广州”。 
  这是陈新利第一次到广州,她甚至不知道服装市场在哪里,走在路上也提心吊胆。第二天陈新利花了20元,请人带路到服装厂林立的棠溪,开始租厂房,当天就看中一间。 
  她们租下厂房,装修车间,买机器,找铺面,又从重庆把工人带过去,服装厂很快筹备完毕。
 
  仅40天就赚了40多万
  “没想到我们在广州租的第一个铺面就被骗了。”陈新利说,商铺是她们从其他人手里花重金转租的,商铺老板知道后,坚决要求收回,而转租人此时已携款溜了。 
  这笔损失,再加上其他各项开支,等陈新利准备开工时,打开保险柜,才发现带去的20万只剩下6000元,仅够1天的面料钱。 
  陈新利没想太多,当天下午就进了6000元的面料,做成衣服后第二天到市场上去卖,效果非常理想。卖衣服的钱又拿去进面料,连夜加工成衣服,就这样滚动,当陈新利第一次盘存时,居然发现40天赚了40多万。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重庆服装商人在广东飞速发展。1997年高峰时,在广州白马等几个主要服装批发市场,渝商超过600家,产销量一度占到广州市场的三分之一。 
  陈新利说,目前绝大多数服装老板的企业资产都在数百万元以上,不少人已住进了价值上千万元的别墅。目前陈新利是广东省重庆商会副会长。
  渝商薄利抢了广州本地人生意 
  记者:是什么造就了广州服装市场上的“重庆板块”? 
  陈新利:在上世纪90年代,广州服装在国内市场占绝对优势。广州接近港澳,国际流行款式翻新快,再加上原辅材料多、市场辐射广,买一个样板,晚上组织工人制成衣服,第二天肯定能卖出去。 
  最初,广州人把利润看得很重,要一两倍,甚至四五倍才卖,而重庆人只要有七八成的利润就肯卖,因此广州本地服装商人被冲击得厉害。 
  记者:重庆人目前在广州的服装生意怎么样?
  陈新利:从1997年开始,浙江商人、福建商人冲击广州市场,同时,渝商的弱点显现出来,比如家族式企业管理薄弱等,有些老板有钱后不思发展,10年前开“大奔”的,有的如今还在四处借债。有些服装老板生意失败了,有些改行了,目前在白马等市场,渝商估计还有100多家。今年以来,韩国人大量杀入广州,他们的手法比中国商人更高明,因此我们的压力更大。
  广东重庆商会3.2亿启动服装城
  去年11月10日,广东省重庆商会与渝北两路工业园签署服装城投资项目,广东重庆商会将在重庆服装城购地320亩,投资3.2亿元。据悉,此项目由40多家会员共同出资兴建。
  在广东从事服装制造的一企业老板曾告诉记者,广州服装加工工人平均工资1500元/月左右,而重庆只要800—1000元/月;其次是商业店铺租金,以广州白马市场为例,单个档口年租金在60万元以上,而朝天门同类档口只需5万—6万元;三是厂房租金,一个面积在600—700平方米大小的厂房,在广州一般要花10多万元,而在重庆只需3万—4万元。除了经营成本外,珠江三角洲地区出现的民工荒,也是重庆服装老板想回迁生产基地的重要原因.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