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建筑奇葩蒋丽婉传奇的创业经历


  
 
  1958年到2003年,从创业时的小型机修厂到今天拥有超过20亿港元市值、年销售额达18亿人民币的香港上市公司,成为亚洲注塑机的领军企业之一,震雄集团已经走过了整整45个年头。在这四十五年里,震雄集团在集团主席蒋震博士的带领下,刻意进取、不懈努力,不仅塑造了他个人亮丽的人生,更铸就了一个品牌的注塑机王国。
  蒋丽婉,女,祖籍山东,一九六五年出生于香港的一个传统中国家庭,母亲一直希望有个儿子。家中七个孩子,最小的孩子是唯一的男孩。蒋丽婉排行第六。十四岁赴美留学于纽泽西州Blmr Academy完成高中课程之后,1988年再取得美国Wellesley College卫斯理女子大学(宋庆龄姐妹在美国留学时的高等学府)文学院学士。蒋丽婉自大学毕业后,基于对乃父蒋震博士所经营事业及“工业富民、民富国强”理念的认同,即投入发展家族事业,加入震雄集团旗下震雄机器厂,从营业部主任的基础职位做起,(震雄集团一九九一年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亦曾担任生产科经理达五年之久,对注塑机生产模式及运作十分了解。
  从1988年加入震雄集团开始,蒋丽婉小姐凭着个人的卓越领导才能,1993年,她开始主管集团的市场销售,公司的销售业绩猛增了50%,1999年升至震雄机器厂董事总经理,协助集团主席蒋震博士规划深圳震雄工业园的宏伟蓝图,并协助建立集团研发及生产旗舰的震雄工业园。
  2000年担任震雄工业园(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由于其出色的工作业绩,蒋丽婉女士在2001年被提升为震雄集团副行政总裁,开始全面负责集团国内外市场的整体运作、市场定位和业务推动,2004年4月1日,38岁的蒋女士正式接替其父蒋震先生出任震雄集团行政总裁,从而成为香港上市公司工业股中屈指可数的40岁以下CEO之一。
  震雄新掌舵人蒋丽婉 守业持家靠「输不得」精神
  虽说忙碌很平常,但蒋丽婉的忙碌,却不只是一般营营役役的打工生涯,她是震雄集团「行政总裁」,是香港「机器大王」蒋震的女儿,亦是震雄集团的接班人,接手领军3,000人,掌管市值逾25亿港元的家族王国。
  还有,她结婚10年,有一个极度体贴的丈夫,有一对分别8岁及6岁的儿女,既是人媳,又是人妻、人母。每一个角色,她都需要尽力去演,而且一定要演绎得很好。但蒋丽婉说,她其实并不很在意自己的忙碌,反正早已习惯了,所以,她不会以忙碌作藉口,忙碌更加不是她压力的根由。她最在意的,是自己究竟做得有多好!因为她要面对的是她个人的「挑战」,震雄的业绩、父亲的期望、丈夫的包容、一对儿女的成长、对自己的高要求……无论在任何情况底下,她都要交足水准,不容有失。 
  是挑战,不是压力
  “在别人的眼中,可能是压力,因为我的『身分」又实在颇多!但坦白说,我真的不觉得,与其说压力,那么不如说是挑战,应该比较贴切。而我,从来不怕挑战,亦有胆量克服接踵而来的挑战。”
  只是,不得不承认,她之所以如此「挥洒自如」,除了她天赋聪敏、毅力惊人之外,还在于她有一个名叫蒋震的好父亲、好老板、好老师;以及一个对她百般爱护包容的丈夫、一对乖巧伶俐的儿女。连她自己也这样说:「我很幸运,家人背后的支持,真的很重要,不然的话,我如何天天披上盔甲上战场?
  文学士转战工业界
  蒋丽婉说话的速度很快、很清晰,很有斩钉截铁的感觉,这大概也反映出她做人处事,爽快、果断。只是,任凭她如何硬朗,父亲始终是她最敬重的人,所以尽管她多么希望继续留在美国修读法律,但父亲的一番话,却把她「驯服」下来,叫她最终也无法坚持。“我本来是在美国卫斯理女子大学修读物理的,因为数理科一直是我的强项,但读了两年,我发觉读文学很有诗情画意,跟父亲交代几句,便去转系。毕业后,我还没打算回来,更『心思思』想继续读下去,当时,我很想读法律。她说。”
  “可惜这一次,父亲说不好,他哄我先回港工作一年,看看自己兴趣和能力,才考虑日后的去向。谁知一做就十几年了!”还以为她的志愿是律师,所以遗憾做不成律师,没想到她说:“我最想入金融界。”
  1988年8月1日,是蒋丽婉正式踏入震雄上班的第一天。但「太子女」没有特别优待,上班第一天,她准时地到营业部报到,职位是营业主任。“由那天开始,我天天穿戴整齐,挽着装满文件与产品目录的公事袋,四出见客与『Cold Call』,雨淋日晒,都几辛苦!”
  幸而,蒋丽婉是「太子女」,但不是弱不禁风,她自言体力上没问题,因为在美国读书的时候,都『捱惯』了。“我年年都做Summer Job,补习老师、餐厅侍应、工厂女工,每一份工,都是认认真真地做,从不会闹着玩。”
  钱很难赚啊
  也许是幼承庭训,也许是性格使然,蒋丽婉的认真、坚持、以及永不言败的精神,使得她凡事不但尽力而为,而且还要做到最好,这是压力,也是推动力。所以,她做营业主任的时候,她便要求自己不只「交数」,还要高过「交数」要求,博取额外奖金。她承认,这是因为她是「蒋震的女儿」,她输不得。 
  当然,作为蒋家六小姐,从来不愁衣食,蒋丽婉输不得的,不会是钱,而是「争气」。但她说,「争气」之外,还是有得着的。“我虽不是白手起家,但我确实是由低做起,『捱过』又『跌过』,给我的启发很大。原来,『钱』真是很难赚啊,财富是没可能唾手可得的,没有知识,不愿努力,都是徒然。”
  蒋丽婉自言生性乐观,EQ很高,从小又爱数理科目,加上小时候,已经习惯在铜铜铁铁的环境中长大,对于机械不但不感到陌生,反而很有亲切感。所以,从她踏进震雄上班的那天开始,她早已准备就绪,乐意接受任何挑战,哪怕是要她付出很多、很多时间与精神。
  “震雄是爸爸一手建立的企业王国,已经四十六年了,拥有很稳固的根基,作为第二代,是不是单单『守业』便足够﹖我觉得不是。我很希望震雄再有另一个高峰、另一个46年,起码公司业绩能够保持一个稳定的增长速度,企业版图得以逐渐扩展。但问题是,在扩展的路上,不能操之过急,始终要顾虑很多因素。守业从来都是很难的了!”
  不过,她同意,全球化的趋势,大大改变了整个营商模式,因为资讯发达,凡事都要讲求速度,所以震雄的客户层早已延伸至杜拜、印度,以至南美、北美。“有危有机,全球化是震雄的一个机遇,我们一定会加快步伐,抓紧这个机会。知道吗﹖中国已成为全球塑胶产品加工及生产的世界工厂,对注塑机的需求庞大,可见中国市场可以带来多大的收入。去年,中国市场的营业额便足足占集团总收入的66%。”
  她说:“没错,爸爸对我的要求很严格,但这是可以理解的。我是他的女儿,震雄是他的心血,而控股股东则是慈善机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没可能给自己松懈的藉口,既是责任感,也是使命感使然。现在,我每一天都是『整装待发』,有时,为了一个重要会议,便得要立即动身,往返两岸三地之间。”
  蒋丽婉自言有幸早早便加入震雄,接触过不同的部门,例如在营业部做「Sales」、在生产部做管理等,虽然足足「捱」了十六个年头,但可以跟着父亲、姊姊学做生意,却是她毕生受用的训练,特别是父亲。“爸爸给我很大的启发,可以说,我今日做人做事,能够『锲而不捨』、『不认输』,都是从他的身上学到的。”
  不过,她亦同时明白,她与父亲始终不一样。“起码男女有别,他是创业者,我是守业的第二代;他说话时,很有权威性,但我不会,亦不可能像他一样的气派。所以,跟下属说话的时候,我是以徵询性的、研讨性的态度,开明地广纳意见。因为我不会具有创业者的魅力!”
  无为乃有为 展现CEO魅力
  蒋震先生曾经说过,他的教儿方法是「无为而治」。蒋丽婉是孻女,但伴在父亲身边的日子最长,除了赴美求学那几年,她几乎天天都与父亲见面,由家中到公司,再由公司返回家,即使今天,她已为人妻、人母,她还是与父亲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因此,对于父亲的「无为而治」,感受至深。
  但她却似乎有点不置可否。“让我想想怎样说……没错,父亲是不会对我们下命令的,但他会对我们说很多道理,灌输正确的人生观与道德观,是一系列的规矩,是一种『有为』的引导。同时,他自己又会『身教』,特别是做他『下属』的时候,眼看着他对问题努力寻根、对事物宏观分析、对困难锲而不捨的精神,我们便知道,我们应该怎样走自己的路。”她说。
  在父亲的影响下,如今身为行政总裁的她,亦很自然地复制了这套管治方法,尽管她明白,这其实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但她相信「无为乃有为」,亦不是没可能的。“你可以视之为一个循环,由明确的方向开始,首先,你要让身边的人明白甚么是正确的,引导他们知道你的要求,然后在那条正确的路上自己走。”
  蒋丽婉说:“每个人都要知道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所谓『见贤思齐,见不贤思过』,我常常以此作为我做人处事的座右铭。试想想,我作为CEO,如果只懂发号施令,却不懂得自我反思,不懂得因才而用,发掘人才、培育人才,我将如何带领企业前进﹖”怪不得她特地找了一位内地书法家挥笔题下「见贤思齐」四个大字,镶嵌在牌匾,挂在她位于大埔的办公室内。
  玉不琢 不成器
  对于父亲的教诲,蒋丽婉是很记得的,即如父亲告诉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到了今天,她还铭感于心。因为她知道自己在震雄16年来的努力,终于得到父亲认同、客户赞赏、同事支持,踏上「行政总裁」之路,很大的原因都在于父亲给她在思维上的启发。
  
  展望将来,她自言一定会慎言慎行,带领震雄稳健地扩展,力求每年的营业额能够保持双位数字的增长,她说:震雄已经是工业股中的蓝筹股,我不想一些胡乱收购的动作,震雄需要健康发展,这才是我们要走的路。
  蒋丽婉女士在这家由其父蒋震先生一手创办注塑机企业的市场部门、制造部门和财务部门工作共计达十余年,在生产管理,行销及市场推广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作为震雄创办人蒋震先生的女儿,从小的家庭教育对蒋丽婉女士今天所取得的成就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对于父亲蒋震先生捐出时值30多亿港币的所有股份成立蒋震工业慈善基金,她又是如何的?而身为女性,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她如何安排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程赴香港大埔工业村震雄集团总部对蒋丽婉女士进行了采访。
  记者:踏入震雄工业区,我就被井井有条的厂房布局、精细的工序分工、整洁的工作现场所吸引,由此可见震雄很重视企业的管理。作为高级管理者,请您谈一下震雄的管理特色。
  蒋丽婉女士:一家企业的名字能够在行业中屹立多年并不容易,不能只单靠做好产品而忽略其他因素,企业管理尤其重要,完善的管理也正是产品品质的有利保障。要管理一家拥有超过数千员工的企业,首先大家必须共同拥有一致的理念。无论任何行业,客户都是最重要的,企业管理也应当是从客户的角度出发。所以震雄一直把蒋震博士说的“客户所要的,就是我们要做的”作为座右铭,不断完善企业的各项管理,努力为客户提供物超所值的满意产品。
  要达到这一目标,内部成本控制、生产效率及整体监控最为紧要。为此,震雄整个厂房及子公司均安装了一套企业资源管理系统,已求做到各地区联网,令采购指南、生产指数及订单或出单指数均在计算机上一目了然,避免了各厂房出现沟通上的混乱及错误。 
  企业管理的另一方面还包括企业文化的管理,如何培养团队精神是管理企业文化的要点。震雄为员工提供公平的人才竞争条件,为员工提供各方面的技能、素质培训,平等的岗位提升机遇以及公正的价值评估,让全体员工领悟有竞争才有进步、有进步才有发展的道理。同时,为员工建立一个社群,筹办各种集体活动来巩固员工与公司的关系,增强集体的凝聚力。
  记者:震雄经过45年的发展,现已成为国际知名的注塑机品牌。在中国整体工业制造业水平落后的情况下,震雄取得如此的成绩靠的是什么?
  蒋丽婉女士:震雄精益求精的精神,以及发展这跨世纪品牌的理念,贯彻全公司上下的员工,故能达到理想的业绩成果。集团主席蒋震博士曾说过“震雄集团的发展中心是不断推出高科技、高增值的新产品,开拓新市场、增强销售网络及服务水平,改善生产技术,提升生产力及生产效益。”震雄十分重视新技术的研发,每年在研发上都会投入大量的资金。正是这些新技术、新产品不断为震雄注入新的活力和竞争力。 
  早在1959年震雄人就研发生产出香港第一台双色吹瓶机,令同行为之瞩目;20世纪60年代,震雄首创螺丝直射注塑机,奠定了在注塑机行业的领导地位;2000年,震雄人将亚洲第一个包括模具、注塑机及机械手的PET瓶坯注塑配套系统全面推向市场,成为震雄的技术标志之一;2001年震雄推出全电式注塑机,以崭新的技术平台及卓越的电子控制技术,成为亚洲市场的先驱者;2001年9月,与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合作研发推出精密超高速注塑机,是日本以外首家达到每秒600mm至1000mm射出速度的亚洲国家。2002年推出全球首创的圆形模板设计,这项突破性发明已获中国专利;2003年推出全系列大型注塑机,锁模力由600吨至1600吨,为客户提供了更强的市场竞争优势。
  为全面开拓中国市场,2001年震雄集团耗巨资在深圳龙岗工业区建立了面积56万平方米的震雄工业园,并同时进行TQM的奠基,包括QIT(专家改善小组)、QCC(团结圈)、5S及提案改善等。鼓励全体员工参与并学习团队运作,提高员工对公司的向心力和对品质的责任感,从而在震雄工业园内实现TQM的真谛,通过持续改善,已经呈现了“T字出头变成十,品质追求真善美”的好势头,成为了震雄集团的生产及产品研发的旗舰。
  震雄集团是中国国内唯一一家保证24小时,一年365天可应客户要求提供不间断售后服务的注塑机厂家。办事处和服务点遍布全国,在任何地方,总有一家在客户附近,时刻准备着为用户提供快捷、优质的全程无忧服务,这亦反映了集团的核心理念:产品要“精益求精”,服务态度是“客人所要的,就是我们要做的”。
  对于任何项目,震雄集团经过周密市场调研之后,就会全力以赴。无论有任何困难,都将“锲而不舍”,直到成功。如本年度震雄集团经过长期奋斗推出独家发明的“圆形模板设计”,为全球首创,特点是应力平均分散,不但保护模具免受损坏,延长模板寿命,更推出10年模板免费包用。并且这项发明已经获得中国专利(专利号:ZL01257876.2),全球专利亦正在申请中。
  记者:震雄采取纵向整合的业务策略,集产品研发、零部件加工、机器装配、销前售后服务于一体。在目前配件市场相对比较活跃的今天,震雄的这种经营模式的是否会得不偿失?
  蒋丽婉女士:震雄的这种纵向整合的经营模式,也是震雄的特色之一。这种模式的优势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有利于产品品质的自我控制。震雄为客户提供一流品质的注塑机,一流的整机品质离不开一流品质的配件。震雄从零部件开始就严把质量关,不放过任何质量隐患,最大程度地避免了由于配件质量问题引发的整机质量问题,保证了为客户提供物超所值的产品。为了实现产品质量的高要求,震雄将建立全亚洲最大的一条球墨铸铁生产线,采用高品质的原材料,为了提高产能不惜花费巨资购买全自动焊接生产线,以提高生产速度和质量,从根本上来保证产品的高品质。其二是有利于产品周期的自我调控。零配件因为集团内供给,就不会出现因配件无法准时到位而引起的整机交货日期的推延,这是使企业保持高度信誉的重要环节。纵向整合的经营模式,的确不会给公司带来很高的利润,但这是对我们注塑机品质负责,对客户负责的经营模式,震雄还会继续并不断完善这种模式。 
  记者:震雄已经走过了45个年头,展望未来,秉承“精益求精”的宗旨,您愿意做一个大胆的预测吗——那就是,震雄有没有做“百年老店”的志向?
  蒋丽婉女士:塑料是21世纪重要的原材料之一,中国及世界塑料业的发展前景是广阔的。震雄人一定会抓住这一契机,以百倍的信心继续投身注塑机王国的建设、发展。我很自信的是,随着2003年10月,震雄工业园二期工程的全面完成并投入生产,震雄集团的业绩将在2007年前再翻一番。震雄人对震雄有信心,请客户对震雄有信心,也请震雄地股民朋友们对震雄有信心!
  
  记者:你现在可能是香港上市的工业股当中最年轻的女性CEO,你有何感受?
  蒋丽婉女士:我是吗?那我的压力很大了。(笑)我觉得作为一个CEO一定要瞻前顾后,瞻前是指你要看到前面的方向、未来的发展、公司的定位、公司的策略、产品和管理模式等很多东西,比如你希望将来你的公司发展成怎样一种类型。顾后就是说你不能只宏观地安排未来五年或十年的策略,而应该既要看到企业的历史,又要看到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
  此外,我觉得CEO有个很大的责任是挑选人才,挑选人才很重要,一个企业有不同的岗位,安排正确的人到正确的岗位上才是CEO的最大挑战。你一定要了解现在的情况,不脱离现在的形势,这样才能作出一些真正有利于企业发展的决定,或者补救方法。所以作为CEO, 瞻前顾后两方面都要具备。
  记者:作为公司的CEO,您对震雄的情况必然是了如指掌的,您认为震雄最大的优势在哪里?
  蒋丽婉女士:生产率和产品的生产周期,特别是现在的大型系列省电注塑机,而从产品特性来看,生产周期时间短和省电这两样都是我们最强的。我们开发的大型机使我们成为第一家在大陆开发出大型省电系列注塑机的公司,我们的大型省电系列机的锁模力范围从600吨到3000多吨都有。
  当然生产周期短是很重要的,我举个例子,有个客户曾替我们作过比较,他们用我们的1100吨机器和另一个公司的机器同时生产一种产品,然后将这两个品牌的一分钟的耗电量及生产量作一个比较,我们每一个产品的耗电是0.65度,而对方是0.73度。我们系列产品虽然一分钟内总用电量比别人多,但我们的生产周期比别人快,我们的机器一分钟能生产90件,而别人是75件,生产周期快25%。但耗电量只增了10%。综合分析看,我们每件产品比别人省电11%,生产力大25%,这是相当多的。
  记者:你们在开发大型系列省电注塑机以及提高产能方面产要下了哪些功夫?
  蒋丽婉女士:我们的注塑机全系列都将会是省电系列,省电机型中最小的锁模力是55吨,大型省电机最大的现在已经做到2000吨,将来会做到3200吨。谈到提高产能,今年我们投资了很多项目,在顺德我们斥资2.1亿元收购了震德公司其余49%的股份,使其成为我们的全资公司,在宁波我们投资两个亿建设新厂,另外位于深圳的B区工程项目总投资超过3亿元人民币,它包括一个大型加工车间、两个大型装配车间和一条全亚洲最大的、每月可生产超过5000吨的球墨铸铁生产线。
  记者:你们为何选择引进球墨铸铁生产线,而不选择直接购买成品?听说你们机器上很多零件都是自己生产的。
  蒋丽婉女士:我们自己生产球墨铸铁有几个好处,第一:自己做的东西有品质保证,我们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原料,就象煲汤一样,不会有被供货商掺用次料的风险;第二:因为球墨铸铁现在供不应求,甚至在我们公司内部也是这样,所以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我们选择自己生产。
  记者:您今天的成功离不开家庭教育对你的影响,你父亲会不会从小带你去工厂培养你对机器的兴趣?
  蒋丽婉女士:父亲没有刻意要培养我们对机器的兴趣,但是在我们很小的时候他让我们到工厂做暑期工,让我们清点零件,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看看赚钱是很辛苦的一回事,不要认为钱来得很容易。
  在我们小时侯,父亲就培养我们几个孩子要独立,不能有依赖性,要有胆量去处理事情,第二就是让我们做暑期工,让我们明白赚钱是辛苦的。我们当时和一般暑期工拿的钱是一样多,没有任何区别。
  记者:当年父亲对你的培养对你将来有无影响呢?
  
  蒋丽婉女士:我觉得暑期工这件事是对我人生观的培养,让我学会了如何去看一件事。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要害怕,我父亲本身作为我们的一个楷模,他的精神也会影响到我们,让我们看到他的处事态度,所以虽然暑期工很辛苦,但却使我终身受益。
  记者:1990年你父亲将他的全部股份捐出成立蒋震工业慈善基金,你和你的弟弟、姐妹是如何看这件事的? 
  蒋丽婉女士:没有什么,我们很小就在美国读书,知道美国人很崇尚这种方式。比如巴菲特和他太太捐出超过百亿美金成立基金,还有洛克菲勒、诺贝尔等等很多人都有类似的做法。其实在外国人当中有这样一种传统:父母供子女读书,等子女大了最多提供点帮助,但每个人都是要为这个社会做些事情的,所以最后还是要让子女自己去打拼。因而我们从小就能接受这个概念。当他一谈到要捐钱,我们都同意,因为这些钱不管怎样都是属于他的,应该由他决定如何支配。
  记者: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教育经历吗?
  蒋丽婉女士:我曾在美国韦斯利女子大学念英国文学,宋氏三姐妹、冰心曾就读于那间大学。毕业后我本来想继续读法律博士,但我父亲建议我先到震雄做一年,再看看到时候是否还真想做律师,没想到我一做就做下来了,并且回到香港又很快适应下来,于是就没有再转行了。
  记者:作为一个母亲,你是如何分配你的工作时间和家庭时间的?
  蒋丽婉女士:我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除非是很必要的情况,周末我一般都会陪他们的。因为平时很多公务,除了内部开会以外还有其它商务活动,时间基本上都用完了,所以周末我尽量不应酬。有时我们会去礼拜堂,或者和他们爬爬山,吃吃东西,到了晚上我们回家吃饭,而他们就和几个表兄弟一块玩和聊天。
  记者:在回到家之后你是否能做到不去想公司的事情呢?
  蒋丽婉女士:有一半时间可以做到,有一半时间做不到。除非有一个很大的项目,一直在周旋,考虑如何处理,有时甚至做梦也会梦到。而如果是隔天有个很大的项目要处理,我是可以做到的,比如周末就不会去想,但平时就不行,会做梦都在开会。

  自2001年蒋丽婉担任集团副行政总裁以来,集团业绩表现良好,总营业额由00/01年度之12.4亿港元增加至04/05年度之18.6亿港元,公司股价亦由2001年每股1.25港元攀升至现时每股超过3.8港元。
  震雄集团的发展实有赖于蒋震博士的悉心领导和蒋丽婉的积极推动,集团发展至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注塑机生产商之一。
  蒋丽婉对于企业管理有一套完整的思想理念,秉承蒋震博士精益求精的精神,持续推广为企业文化的建立,培养企业的团队精神。为了提升企业形象,加强企业竞争力,蒋丽婉大胆革新,通过不断整合公司资源,为了提高员工的能力以配合公司的发展,精心制定完善的考评制度,配合相应的激励机制,加强对员工的培训,为员工建立了一个社群,另一方面又筹办各种集体活动来巩固员工与公司的关系,开展了各种文体活动;同时提供吸引的薪酬和福利,进行良好的人力资源管理。
  
  在蒋丽婉的积极推动下,产品研发亦取得卓越的成果,为集团开启了重大的商机。期间成功开发了全电式注塑机、捷霸MKIV系列、捷霸C系列、大型省电注塑机。而“CHEN-PET”二段式瓶坯注塑系统以及iChen震雄注塑车间联网系统更开创了亚洲的先河。震雄集团之业务拓展至控个大中华地区,在海外的业绩亦不断上升。
  震雄集团生产中心自落户深圳以来,集团连续5年获得双位数字的增长。2005年10月,在国际权威杂志“福布斯Forbes”上公布的200最佳亚洲企业中,震雄集团是亚洲唯一一家获此殊荣的机械制造企业。
  此外,蒋丽婉在国内及香港亦有担任多项社会服务公职。在个人荣誉方面,蒋丽婉于2004年获颁发“香港青年工业家奖”;继于2005年获颁发“杰出女企业家大奖”。

  “香港青年工业家奖”始于1988年由香港工业总会创办,藉以公开表彰香港制造业中有杰出成就的青年工业家,而“杰出女企业家大奖2005”更是颁予当年在企业管理表现最杰出的女性。担任上述两项评审的委员会成员均来自政府官员、社会知名人士及学界名宿。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