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40岁创业 让他度过了最艰难时期


  
  如今的雅虎中国到底如何,已经完全与王怀南无关了。他现在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新公司的培育上——“babytree”,这是王怀南与易趣创始人邵亦波正在推出的一个全新的网站
  2005年的冬天,在王怀南的记忆中格外深刻。那时候,这位后来的“谷歌之父”刚刚经历了一场职业生涯中前所未有的震荡——被迫离开雅虎中国的一拍网,签约新东家Google出任亚太区市场总监。
  时间闪回到2005年8月,雅虎中国被阿里巴巴全面并购,一拍网自然也被收入囊中。然而,就在这次收购宣布的几星期之前,王怀南才刚刚上任一拍网总经理一职。为此,他卖掉了住在西雅图的房子、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回到了阔别16年的中国。
  “我没有想离开雅虎(中国)去Google,是雅虎把我们出卖了。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我没有办法高高兴兴地留下来。”2007年1月12日,已经离开Google并开始自己创业的王怀南提起那次“离开”,依然难以平静,“我觉得我当初的决定(离开雅虎中国)是对的,你看看一年之后的雅虎中国,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当然,如今的雅虎中国到底如何,已经完全与王怀南无关了。他现在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新公司的培育上——“babytree”,这是王怀南与易趣创始人邵亦波正在推出的一个全新的网站。
  在当日接受完《中国新时代》的采访后,王怀南还热情地邀请记者参观了他的新公司。“你今天看到的这家小公司,也许5年后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在去往“babytree”的路上,王怀南兴奋地对记者说。
  最艰难的时期
  在一间20平米左右的房间内,10来个年轻人各自井然有序地忙碌着。他们的平均年龄不到30岁。
  “我招的人里面首先就是技术人才,这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特色。”王怀南说,互联网最大的消耗就是人才,它不像传统企业,需要厂房等硬件设施。互联网行业就需要“机器+人”,而且机器是越来越便宜,人才是越来越难获取。
  在这个行业打拼多年,王怀南感叹:“互联网行业其实是一个不容易迅速成功只容易迅速失败的地方。Google算是‘迅速’成功了,但是也做了7年的时间。”
  正值不惑之年的王怀南对事、对人已经看得很清。比如在互联网这个“圈子”中,各色人物具有,但与他志同道合的并不多,“有5、6个朋友能算是知己的,亦波算是其中一个。” 

  王怀南说,他和邵亦波的合作首先基于对中国有高度的使命认知——希望在这个混乱但却是迅速发展的行业中创造出自己的价值。因此,“合作只是早晚的事情。”
  “我和亦波不同的是,他研究生一毕业,就自己创业了。我研究生毕业的时候,觉得自己还需要学点东西。等于是别人在创业的时候,我在一些大公司里练习。别人创业成功了,我也在大公司里演练得很好了。最后,我们是殊途同归。中国需要两种经验都有的人。”
  在王怀南看来:“每个人的使命不一样,我的使命就是在现在开始创业。”
  除了风投的投资,王怀南和邵亦波也分别拿出了自己的一部分钱来做这家新公司。“这个事情的关键在于,你自己拿出钱来做和你自己没有出钱来做,对公司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们从第一天做这家公司的时候就说好了,不管我们需要不需要自己的钱,都要拿自己的钱投入到这家公司中。我们每花公司的一分钱,就都会想想。不该花的钱不会乱花,而该花的钱会迅速地把它花掉。”
  二人的分工十分明确,由王怀南来负责具体运营。王是公司的董事长和CEO,邵是公司董事。“我需要参考他意见的地方其实非常确切,我需要知道一个公司在现在这个阶段该如何去运作。因为我本人没有做过一家从零到二、三十人的公司,我以前加入的公司都很大。”王怀南说。
  在大部分时间里,邵亦波依然会在美国。“babytree”并不是邵目前惟一做的事情,当然,人在国外对他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时看到并学习那些新的模式。
  “对于我来说,最艰难的时期是现在。我想在这个时刻,尤其是接下来的一年,他对我的指导作用会最大。”王怀南知道,他这一次的困难在于如何开始。
  给父母辟一方“净土”
  王怀南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在北京,今年刚刚1岁,大儿子今年6岁。邵亦波也有两个孩子,年龄都与王怀南的孩子相仿。
  “他有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比我更幸运一些。”王怀南笑着说,王的两个都是男孩。
  正是从孩子身上,他们发现了一个问题,而就是这个问题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商机,他们的新公司也由此而生。 
  2005年,当王怀南带着妻子回国时,他们首先感受到的是生活上的巨大差异——人与人之间极度缺乏交流——在他们所住的一幢33层的大楼里,每天只有下班后或周末时能够碰到他们的邻居们。而带着孩子的家长们也只有这点时间可以交流,孩子们也只能在一层的大厅里一起玩上那么一会儿。
  “我们有第一个小孩的时候住在美国的西海岸。那里每家都有自己独立的房子,邻居彼此间的关系都很融洽。整个社区的系统十分完善,孩子们有在一起玩耍的地方,母亲也有相互交流的地方。”王怀南感叹,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反而使得现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较冷漠。
  就在王怀南的妻子怀第二个孩子时,独自在家的她却发现自己不能在网络上找到需要的信息——这是一个被忽视的巨大人群。
  “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有一个盲点,他们大部分人都太年轻了。一个刚毕业的理工科的学生,是想不到为母亲这个人群服务的。他们即使能想到,也只是如何能卖点东西给她们。”
  尽管中国的网站有无数,但是缺少一块专为父母辟出的“天地”。“也就是说,我们的互联网没有健康地解决家长的问题。再进一步说,没有解决母亲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个小小的网站,希望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第一步。”尽管目前也能找到一些类似定位的网站,但王怀南认为,那些网站做得还远远不行——不好用、也不够用。
  根据他们的亲身经验,母亲们需要的是一个温馨的、可以信赖的平台。“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块‘净土’,可以让中国的父母得到充分的信息,进行愉快的交流。”
  由于王怀南和邵亦波此前均从事过电子商务,业内人士纷纷预测,他们做的一定还是电子商务。王怀南的回答很简单:“不然。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不要再炒作那些概念,要做一些给某个实际人群实实在在有用的东西。我们的人群定义的很清楚:母亲。”
  乍看来,“babytree”真的是一棵很小的“苗”。但它的背后,却包含着一个巨大的人群。每年,中国有大约2000万左右的新生婴儿诞生。而这些家长中,如果有20%的人上网,一个孩子从0到12岁之间,这些父母都需要在网络上进行交流、从中获取信息。统计下来,这个人群的数字到底会有多大?
  难以想象。 
  40岁的创业优势
  新公司雏形已定,可“babytree”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们暂时没想。”一阵爽朗的笑声过后,王怀南解释说,“暂时没想,这一定会让风投很恼火。风投总讲要看business model。这分两种情况,有一类东西是找不到商业模式的,像Web2.0,有一种东西是我没想过商业模式,但是一定能找到的。当遇到第二种情况时,你可以暂时不去想。我觉得我们属于第二种情况。”
  实际上,王怀南已经很有把握了。“父母出于对孩子的爱,有时候买东西是不计成本的。所以我说,这个钱肯定是可以赚到的,商业模式也肯定是有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以慢慢地告诉自己,先不要去想,你多想了这个,就少想了很多别的。”
  40岁才开始创业的王怀南认为自己是一个“很稳、但并不缺乏热血”的人。
  创业是一个“吓死胆小”的事情——王怀南说,一旦创业,你就会发现,事无巨细,一切就都要靠自己了。尤其在中国,大部分人已经习惯了从小到大一切都被别人安排得妥妥当当,“但是我到了这个岁数,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我自己有谱儿了。如果是15年前要我自己创业,我可能会有那种惧怕的感觉。”
  王怀南现在的一项功课就是“补课”。他曾对周鸿祎说,“如果说你的能力是从0到300人的运作,我的能力就是从300到3000人的运作。我现在只想补一补从‘0’到‘300’的课。”他坚信,自己的这个课可能要比周鸿祎从“300到3000”的课要好补一些。
  在雅虎(美国)担任搜索与市场业务部高级营销总监时,王怀南曾管理300多个美国人。在他看来,众口难调,这种管理的繁琐和复杂,往往是一个创业者很少能有耐心做的了的。
  现在,王怀南身边有一个“助手”,就是他的妻子。为了两个孩子,王怀南的妻子不得不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在他们刚结婚时,王怀南就跟妻子有约在先,一个人离职,另一个人就自动离职跟着去。
  “在前半段是她换工作,我跟着她走了2、3个地方,因为她比我早毕业。后半段是她跟着我走。”王怀南说,妻子是一个顶尖的计算机工程师,无论到哪儿都很容易找到工作。
  但是这一次成了例外。“我太太最近想出来工作,我劝她慢慢来,也不能一下子就做全职工作。”王怀南说,有小孩,一方面会有很多的快乐,但另一方面也会是一种拖累,会拖累到你把职业都毁掉。
  现在王怀南经常会让妻子帮着看一下他们的新“产品”,并且征询她的意见:“这个功能你会用吗?这个功能好用吗?”
  如今,王怀南已经将家安在了北京,“我需要我们全家都告诉自己,我们就是北京的居民。这点是必须做到的,否则你的感觉、思维方式、你所关注的点都会和北京人乃至中国人不一样。”
  目前,王怀南的大儿子已经开始在一所普通的北京小学上一年级了。“他的英文已经都快要忘掉了,我也觉得没什么。”王怀南说,小孩的适应力是最强的。如今,他家老大的中文已经说得很好了,只是字还写不好,但“已经完全是一个中国小孩了,”王怀南颇为满意地说。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