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陈幸福:想做中国的迪斯尼


  
  以中国的设计,做中国的玩偶,打造中国的品牌——对张啸吟来说,这就是幸福 
  陈幸福是谁? 
  它是一只手工布偶猫。它的设计师,是一个1980年出生的年轻人,他几乎每天都在跟人解释:我不叫陈幸福,我叫张啸吟。事实上,“陈幸福”是一个偶然想到的名字,跟“张富贵”没什么两样,够土够顺,幸福表达一种祝福,而加上个姓氏,使玩偶更人性化一些。 
  2004年,大连轻工业学院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的张啸吟从某著名服装公司企划部辞职,带着简单的行李和1200块钱来到北京,开始了自找的“北漂”生活。他做过地下通道的流浪歌手,在后海酒吧刷过杯子,还曾经去某服装公司跑了三个月的市场。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而打转。这年冬天,他的第一只布偶猫在酒吧诞生。现在看来,这只玩偶的设计并不完美,做工也很粗糙。那时候谁都无法预料,这只布艺玩偶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带来怎样的故事。 
  一次,张啸吟把自己设计的布偶照片发到某设计论坛“显摆”,结果很多网友回帖询问在哪里能买到。意识到有人喜欢这种古怪、非主流的“东东”,张啸吟开始批量地手工制作自己设计的玩具,然后通过邮购方式贩卖。在摸索中“幸福玩具车间”开始系统经营和管理,团队人员从最开始的一个人逐渐增加。2005年8月,张啸吟顶着40度高温挤上一辆没有空调的公共汽车,下车后被突降的暴雨淋得透湿。然而回到家他哼着音乐搓洗被汗水和雨水弄脏的衬衣,心情无比舒畅。他在博客中写道:“现在就是有棒子砸我头上我都很爽!因为这一天,‘陈幸福’正式入户北京了。” 
  一只很中国的玩偶猫 
  张啸吟喜欢猫,在北京的孤独日子,一直有猫陪伴,一起艰苦,一起快乐。所以最初的“陈幸福”就是一只既有中国传统又有世界味道的猫型布艺玩偶。 
  后来,他和伙伴以猫为原型设想出很多系列,包括草图和真实样品,慢慢拥有了一个庞大的玩具家族。在“陈幸福”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各个系列的“陈幸福”,此外还有一系列幸福主题招贴画和派生产品。 
  公司成立后,张啸吟到广州、深圳、上海等地参加一系列的玩具展会,在没有展位的情况下,很多人对“陈幸福”产生浓厚的兴趣。在现场很多人买了“陈幸福”玩偶,撕掉包装袋,抱在身上就走了。令张啸吟惊讶的是,买主有十几岁的少年也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展会过后,张啸吟不仅收获了信心,摸清了玩具市场和发展方向,还萌发了强烈的责任感。“HELLO KITTY”、“加菲猫”、“多拉A梦”等国外知名品牌耳熟能详,但是在中国找不到自己的玩偶品牌。他打消了原先玩偶批发的构想,要凸显设计,把“陈幸福”打造成中国品牌! 
  没有文化底蕴的产品不可能做的久远。要做中国品牌必须要加入中国元素。意识到这一点,张啸吟将“花棉布”、“红五星”、“纯红色”等中国元素融入设计,而“陈幸福”的海报、LOGO和插画故事都极具中国特色。 
  提及中国玩具以前总说大熊猫,而在张啸吟看来,所谓的中国元素不是一成不变的,既要融入国外流行元素,又要让大家认同:这是中国的猫玩偶,是中国的设计。 
  下定决心走品牌路线的张啸吟将“陈幸福”的售价从一只50元左右,提高到180元左右。这让一些喜欢“陈幸福”的买主难以接受。“180元只能买一个HELLO KITTY的钥匙链,‘陈幸福’的价格只能算是中低档。”张啸吟坦言,这是一个调整适应的过程,“陈幸福”的目标受众是有一定设计感觉的小资人群。 
  张啸吟将“陈幸福”定义为幸福的载体,是具有设计感觉的玩偶,是供摆放的软雕塑,是传达情谊的礼品。面对市场上出现的盗版“陈幸福”,张啸吟从最初的气愤、无奈,渐渐平和下来。真正想通过“陈幸福”传情达意的人不会选择盗版的。而不断更新的设计速度,使张啸吟和伙伴们对抗盗版的底气越来越足。 
  从设计师到商人 
  听见别人说,“不知道‘陈幸福’还敢做玩具?”这是最让张啸吟得意的事儿。回想创业初期,他一个人经常拎着两大袋子布猫主动找玩具店代理,有时无功而返,拎回去的袋子觉得更沉,市场就是这么一点点靠走路说话打开的。现在,已经开始变成代理店主动来找他了。 
  “被别人承认的感觉很好,我知道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但这样的生活也是有代价的。 
  每天有太多的杂事需要打理——代理,接受采访,参加活动,计算成本,甚至打官司??这离核心的设计工作越来越远,他已经没有精力亲手制作布猫了,大部分制作上的事情在由日渐壮大的团队代劳。 
  采访中,他一再向记者介绍“陈幸福”玩具设计团队:张啸吟和阿路负责制作样品、生产、市场推广,郑恬负责网站建设,党月(玩具设计师)和李丹(插画设计师)负责平面和造型设计,还有其他几位兼职设计师。大家分工很明确,互相欣赏,彼此鼓励。买设备、进面料,忙忙碌碌也开开心心。“我一个人的话,不可能坚持到今天。” 
  该不该批量化生产?这个问题曾让张啸吟非常为难。作为设计师,当然希望设计出最具个性的“惟一”的玩偶,很多朋友喜欢“陈幸福”也是认定它的独一无二。然而作为经营者,一只一只地做,如何生存呢? 
  现在“陈幸福”除了猫型玩偶,还有红心兔子系列等。“今年兔子的销量更好。”张啸吟的心情有点复杂。他承认身为设计师和经营者,很多时候,设计不得不向市场“妥协”。从最初看起来神秘诡异的猫,到可爱的兔子和即将推出的熊系列、猪系列,从设计到面料,到包装,添加了大量的商业元素。“可能会越来越没个性,但为了迎合市场,早晚得走到这一步。”明年“陈幸福”还打算推出系列服饰和动漫产品。 
  梦想照进现实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玩具制造业飞速发展。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玩具第一生产大国,有8000多家企业从事玩具制造,从业人员超过300万,占全球玩具市场份额的75%。但是,玩具制造仅靠制造成本低廉、赚取少量加工费是远远不够的,自行设计开发和科技创新,是中国玩具制造业的大势所趋。玩具设计师作为玩具行业的灵魂人物,在玩具的外来加工到品牌的制作发展都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据中国玩具协会会长石晓光分析:“现在(玩具设计师)大概一共有两万多人,(玩具行业)有200多万从业人员,按照先进国家的比例,应该达到20%,按我们现在的规模应该有40万人,(玩具设计师)缺口特别特别的大。” 
  张啸吟和不少从玩具厂出来的设计师接触过,很多人没有美术功底,拿不出设计图,充其量是个“板师”。而一些真正科班毕业的玩具设计师更喜欢冠以“平面设计”和“图形设计”的头衔,在他们眼里,玩具设计这个领域太过狭窄。 
  造成行业发展矛盾的原因在于,业内模仿复制的风气。国内的生产厂家,包括一些品牌玩具公司,宁愿代理一些国外品牌和翻版外单加工,帮国外品牌抢中国市场同时也赚取可怜的加工费用,甚至回抛一些残次品给国内。因为就算厂家出钱请设计师来设计,照样会有别的厂家跟着模仿,而且成本更低,竞争力更大。国内的设计师在通过规模生产的渠道创造时,就只能选择手工作坊和网络营销模式。虽然这样也不能避免厂家批量生产的压力,但至少有了自己创造的产品。因此,学服装设计的张啸吟在玩具领域如鱼得水是偶然,也是必然。 
  张啸吟觉得好的设计一定得让更多的人接受并喜欢,喜欢的人多了才能生存下去是“硬道理”。一个小品牌在成长中遇到的所有困难“陈幸福”都会遇到,但他们一直在坚持。“那么多人看着呢,停不下来了! 要把‘陈幸福’做成中国最好的玩具品牌,就像迪士尼一样。” 
  现在,张啸吟渴望从琐碎的经营事务中脱身出来,继续自己的设计,他不断地告诫自己:即使你不再作设计的工作,也不要丧失你自己的创造能力,不然的话,你就失去了动力和价值。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