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敢与男人争饭碗:女“蜘蛛人”赚了100万


  
  如果按性别结构将世界一分为二,那么她应该退让到妇女的半边天里寻求发展;如果按社会背景将女性世界再次划分,那么她又该退让到没有背景的人群里等待良机;如果按学历高低还分一次,那么属于她的空间还会进一步缩小…… 
  是一退再退,一让再让,龟缩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苟且偷生;还是勇敢地走出去,主动跟强手竞争,为自己开辟广阔天地?江西洪都铸造厂下岗女工史小琴坚定地选择了后者。她带领一帮同样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下岗姐妹,当上了只有大胆男子才能胜任的“蜘蛛人”!她们和男人一样飞檐走壁,爬墙清洗;她们和男人一样与客户谈判,毫不怯场。史小琴的清洗公司越开越大,现在已成为江西省规模最大、效益最好和反响最好的一家大型实体保洁公司;而她自己,也由一个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的下岗女工,成了身价百万的公司老板。 
  下岗之后就业难,弱女想做“蜘蛛人” 
  1965年1月,史小琴出生在江西省南昌市一个工人家庭。由于从小经常和两个哥哥在一起玩耍,她养成了男孩子的性格。 
  18岁那年,史小琴面临高考。父母见她成绩不错,都想让她报考一所好一点的大学,可她却背着父母参加了技工学校的招生考试,并考上了洪都技工学校。接到录取通知书后,父亲扫兴地对她说:“女孩子当技工不好,不但工作辛苦,而且被人瞧不起,以后找对象都难。你还是别上技校,我们去找找关系,让你读大学吧!”史小琴理直气壮地说:“当技工有什么不好?我偏要当给你看!我以后走上工作岗位,一定会做得很好!”见她死不悔改,母亲也生气地呵斥她:“那是不可能的!女孩子做技工,能有什么出息?”她争辩道:“只要我努力,不可能的也会变成可能的!” 
  1985年,史小琴毕业后,再次顶住父母的压力,在江西洪都铸造厂当了一名修理机器的钳工。由于她是科班出身,所以一到工作岗位,很多同事便开始怀疑她能否在最苦最累的铸造车间呆长。 
  转眼几年过去了,由于厂里的经济效益逐渐滑坡,同厂的女钳工纷纷离开了车间,可史小琴却依旧坚守岗位,和一帮大男人一起修机器。这时,男同事中开始流传一个说法,说那些离开了车间的女钳工都是有本事的,只有史小琴没用;甚至还说她女人干男人的活,是存心拖后腿,让大家拿不到奖金……这一回,史小琴较真了,她勇敢地向男同事挑战,并主动向车间主任申请兼做车工,操作一台小型车床。车间主任好心地劝她:“我知道你争强好胜,想斗败车间里的男工,但是,这可能吗?”史小琴认真告诉他:“我偏不信这个邪!到年终的时候,我让你看看可能还是不可能!” 
  一年下来,史小琴的业绩果然超了大多数男同事,排在了全车间的前列,还获得了厂里“年度先进工作者”的荣誉称号。从此,她敢做敢为的性格在厂里传开了。然而,此时厂里的形势已经不容乐观,史小琴凭借自己的胆识和能干赢得了同事的尊重,却挽回不了工厂的颓势。1995年年初,她下岗了。 
  下岗后,史小琴应聘到一家超市做营业员。她还是像在工厂时那样风风火火,敢说敢做。不料上班没到半年,她却突然被辞退了,理由很简单:年龄大了!顿时,史小琴被气坏了:“我刚满30岁,就有人嫌老了,以后怎么办啊!”她赌气似地对自己说:“既然别人不让我打工,那我就自己当老板去!” 
  史小琴满脑子想的都是商机、创业和发财等问题,可在现实中,她连5000元积蓄都没有。自己创业当老板,谈何容易啊! 
  那些天,史小琴的心情特别坏,丈夫张任飞劝她:“万一找不到事做,当不了老板,就在家里当'全职太太'由我养着!”虽然丈夫的话是出自真心,但是她听来却非常刺耳:我又不是废人,凭什么要你养着?! 
  一天,史小琴坐在家里,想着创业的事就烦,便手拿电视遥控器频频调台。突然,她眼睛一亮,目光紧盯着中央二台的画面——电视里,三五个男人被绳子吊着,在高空清洗玻璃幕墙。原来,这是一个就业栏目,正在介绍深圳“蜘蛛人(楼面清洗工)”的故事。史小琴顿时来了灵感,心想:“南昌还没有'蜘蛛人',我为什么不开一家楼面清洗公司呢?” 
  丈夫被她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说:“那是男人干的活,你一个弱女子怎么做得了呢?”她反问道:“谁规定女人不能从事楼面清洗工作?弱女子怎么了,我偏要做一名'蜘蛛人',干出一番成绩给你看看!”知妻莫若夫,丈夫对史小琴的脾气再熟悉不过了。既然她想做,那就只有顺着她,支持她。于是,他开始帮妻子到处借钱,为开办清洁公司做准备。而史小琴自己,则腾出时间在南昌的大街小巷转悠,抬头查看楼面,考察市场。最后,她得出的结论是:这块市场太大了! 
  1996年10月,史小琴拿着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3万多元钱,在青云谱区政府办公楼租了两间房子,请了一男一女两名员工,买了一张桌子,三把凳子,几块抹布,并在私下里进行了一番确保人身安全的特殊训练。就这样,史小琴的“洁佳”清洗公司风风火火地开张了! 
  创业之初真辛苦,开张半年无生意 
  创业之初,史小琴为了能拉到第一笔业务,每天骑着一辆破自行车,穿梭在南昌的大街小巷,找各大楼宇联系清洗楼面事宜。那段时间,她听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洗什么洗呀?我们还从来没听说过楼面还要清洗,你去找别的地方吧,我们不做这个式子(南昌方言:不要这个面子的意思)!”少部分人还很不客气地轰她走。 史小琴的两个员工在外面跑业务,也受到了同样的冷遇——每天信心百倍地出门,回来却是两手空空。 
  一天,史小琴来到一家气派的公司,对经理说:“贵公司的墙面有点脏,我是洁佳公司的,专门清洗楼面。你们是否要清洗?”说完,她递上资料,没想到这位看上去很有修养的经理翻了翻资料后,竟说:“你们这样的骗子公司我见多了,走走走!”史小琴正要解释,那个经理吼道:“你再不走,我让我们的保安治治你!”她强忍着屈辱的泪水,走出了那幢大楼。 
  回到家里,史小琴扑倒在床上,哭得一塌糊涂。这时,丈夫走过来,递给她一张字条:“生活就像一面镜子,你对它哭它就哭,你对它笑它就笑;生活就像一片肥沃的土壤,你播撒的是希望,它收获的就是丰收;你播撒的是抱怨,它收获的就是荒芜。”在她心情最坏,最需要支持的时候,爱情给了她力量!第二天,她擦干眼泪,又投入到了新的工作中…… 
  然而,在南昌这个比较守旧的城市,要突然改变人家的观念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眨眼之间,她的清洁公司开了半年多,可是一笔业务都没有接到,借来的3万元钱也被用得精光。是继续做下去,还是立即收手?史小琴不得不认真考虑了。此时,丈夫张任飞比她更着急,但他又怕伤害了妻子的自尊,便用委婉的口气对她说:“为了开这个公司,我们家已经赔了3万元钱,我看就停了它吧。”史小琴听丈夫这么一说,不服输的劲头又来了,她坚定地说:“人家在深圳能成功,我为什么就不能在南昌成功呢?不行,我一定要继续把公司开下去!” 
  1997年国庆节后的一天,史小琴到叠山路寻找大楼清洗业务时,发现一家银行的招牌灰头土脸,心想:这么脏了,真该洗洗了。既然自己拉不到清洗楼面的大业务,就做个小的,洗招牌吧!于是,她找到银行负责人王主任,拿出自己的资料,说明来意。看得出来,王主任对招牌也有清洗的意思,但他怀疑史小琴的能力:招牌离地面10多米高,她一个女人上去洗,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史小琴急了,解释道:“洗招牌的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其他同事。我们公司的员工都经过了特殊训练,安全方面您就甭担心了。如果洗不干净,我们一分钱也不要。”王主任问:“包洗干净多少钱?”史小琴见有希望了,便高兴地说:“500元!” 王主任听说才这么一点钱,便笑了笑,答应让她试试看。 
  史小琴对这第一笔业务非常慎重,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她还亲自到市场上去购买清洁剂。当时,有人围上来悄悄地向她推销产品:“老板,我这个便宜,买瓶回去试试吧?”她一问价钱,果然便宜得很,不到市场价的一半,便打探其中的奥秘。原来,这些清洗效果看起来不错的便宜清洗剂都是有毒的,加工方便,当然便宜了。尽管洁佳公司开张后一直没拉到生意,公司需要节俭各方面的开支,但她明白做生意要讲究诚信,千万不能为了蝇头小利而去害人。于是,她断然拒绝了这种产品,而是到正规厂家买了符合国家标准的产品。结果,光洗涤剂,她就花了300元。
  
  第一次出手,他们清洗的手段是原始的,史小琴和那个女员工爬着长楼梯上上下下,男员工则在地上负责安全。她们先清除招牌周围的大片垃圾,接着用抹布擦拭灰尘,再用清洁剂涂抹,然后用钢丝球打磨,最后用清水洗尘。一遍不行,就来两遍,两遍效果还不到位,就加大清洁剂的剂量……虽然这个招牌总共才六个大字,但是由于间隔远,史小琴带着两个员工忙乎了两天,才圆满地完成清洗任务。史小琴的这种敬业精神深深地打动了王主任。一完工,他马上付钱,还直夸他们洗得干净! 
  这笔只收了500元报酬的业务,史小琴光本钱就花了将近400元,除掉成本,还没赚到100元。但是,她很有成就感,因为她终于凭自己的本事,把“第一把梳子”卖给了“和尚”!她坚信,有了第一笔业务,就一定会有第二笔,第三笔……公司一定会红火起来! 
  果然,不到一个星期,王主任打来电话说:“我们支行行长看到我们的招牌洗得那么干净,准备把支行的招牌也清洗一下。此时,史小琴深深体会到了诚信的价值,因为它给自己带了商机。于是,在清洗该支行的招牌时,已有“蜘蛛人”经验的她让员工爬到上面去,每隔半小时给招牌涂抹一定量的清洁剂,第二天再用钢丝球和抹布等打磨,这样做不但效果好,而且省了不少人力和物力……
  
  敢向和尚卖梳子,敢叫不能变可能 
  通过这两笔业务,史小琴把洁佳公司的名声做开了。但清洗业务不可能仅仅停留在招牌上,还得开辟新的市场。为了把业务做大,史小琴果断地改变策略,分出一部分精力来做楼宇的内部保洁——这又像是在向和尚卖梳子,因为南昌人只知道打扫卫生请勤杂工就行了,根本没谁想过室内保洁之类的活要推给专门的公司做。 史小琴花大力气说服了自己公司所在地青云大厦(青云谱区政府办公大楼)的物业管理人员,告诉他们专业保洁的优越性:1、即时保洁,更干净;2、公司承诺,更安全,更放心;3、专业公司,更便宜……经过几番游说,青云大厦物业公司的老总终于被说服了,双方签下了一年的合同。 
  1997年11月,史小琴见自己的洁佳公司逐渐走上正轨,又招聘了40名同样为生计犯愁的下岗女工。然后,她组织大家统一培训,统一穿工作服,规范各方面的管理。渐渐地,洁佳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了。 
  1998年初,史小琴终于拉到了工商银行一幢12层高楼的楼面清洗工作。随后,她带领五个胆大的女工吊在半空,刷洗墙面。南昌第一次出现了“蜘蛛人”,立即引来大量市民围观。由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史小琴和那几名女员工都累得腰酸背疼,还惹得许多人说闲话:“这些女人真是要钱不要命,居然敢爬那么高。要是跌下来,那该怎么办呀!”史小琴对此一笑了之。其实,做“蜘蛛人”并不像人们想像得那么恐怖,只要胆子大,安全措施做到位了,谁都可以尝试。但“女蜘蛛人”的出现,还是成为了南昌街头的热门话题。接下来,史小琴将楼面清洗业务从金融单位做起,逐渐拓展到了其它行业。 
  1999年,南昌市创建国家文明卫生城市给史小琴带来了创业的第一个高峰,许多知名单位和企业都请她清洗楼面。创建活动结束后,史小琴除了将所有欠款全部还清之外,还积累了一笔发展资金。 
  不料,正当史小琴准备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时,南昌一夜之间冒出了几十家清洗楼面的公司。这些公司竟相压价,抢占市场,与洁佳公司展开“火拼”。这样一来,史小琴不但拉不到新的客户,反而连原来的有些老客户也被挖走了。她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急得睡不着觉。为了帮助妻子,张任飞毅然辞职,去调查其它清洗公司的价格怎么会那么便宜。没过多久,答案出来了:原来大多数公司大量使用剧毒清洗剂——工业氢氟酸。由于它对人体和建筑物会产生巨大的伤害, 所以价格每公斤只有4元左右,相当于正规环保清洗剂的十分之一。用这样的清洗剂洗楼面,价格不低才怪呢? 
  在剧毒和环保之间,史小琴选择了环保。她认为,做生意不能没有良心,而且,环保是当今世界的潮流,是公司的特色!于是,她给客户郑重承诺:如果发现公司使用非环保清洁剂,公司将承担法律责任。与此同时,由于南昌清洗行业的混乱状态引起了新华社记者的关注,以及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随后,南昌市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规范了这一行业。 
  2000年4月,史小琴来到北京,向全球最大的清洁公司意大利特丽洁(中国)公司学习环保、效果和质量等方面的先进理念,并取得了该公司产品的江西总代理权。之后,她又与美国“洁士”公司合作,成为其在江西的总经销商…… 
  2001年,南昌市创建花园城市,楼面清洗业务猛增。史小琴以环保而闻名,赢得了更多的客户。她的公司规模再次扩大,资产迅速超过70万元。此外,史小琴进一步突出了“娘子军”的特色,招聘了200多名下岗女工,组成了江西乃至全国规模最大的女子专业保洁队伍,成为了著名的“蜘蛛女皇”。 
  2002年10月,由于史小琴解决了几百名下岗女工的再就业问题,共创造了100多万利润,获得了江西省“巾帼先进个人”和“再就业先进个人”等光荣称号,全国妇联副主席沈淑济和国家劳动部劳动司张司长等专程考察了她创办的洁佳公司,对她的创业精神给予了高度赞扬。 
  2003年4月3日,中央电视台第二套《劳动·就业》播放了以《竞争拼搏每一天》为题的电视专题片,报道了史小琴从下岗女工到江西“蜘蛛女皇”的打拼经历。当年,史小琴从中央二台看到深圳“蜘蛛人”清洗高楼的画面,才萌生做“蜘蛛人”的念头。如今,她自己走进电视,以自己的经历告诉更多的下岗朋友:创业不能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能觉得不可能就不去做,一定要勇敢地走出去,开辟更加广阔的天空;只要你具备了挑战强者的勇气,只要你不轻言放弃,你就一定能把不可能变为可能,迎来胜利的曙光!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