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苦大姐”苦尽甘来的创业故事


  今年69岁的肖玉芳声音清亮,面色红润,走路、办事都给人一种精力使不完的感觉。她的包里一年四季都少不了许多小包的苦丁茶,不单单为自己喝,也推荐给朋友或刚认识的人喝。大庭广众面前说起苦丁茶的好处,她总是滔滔不绝,有说不完的话。因此有人说:这个老太婆厉害,走到哪里,就说到哪里,真是个活广告。
  走近肖玉芳你就会知道,她后半生的事业是和苦丁茶分不开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苦丁茶,就不可能有作为海南椰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肖玉芳的精彩乐章。 
  疾病缠身结缘苦丁茶
  肖玉芳1938年出生在马来西亚一个爱国华侨家庭,1954年随父母回国定居于海南兴隆华侨农场,1959年从海南邮电学校毕业后,先后辗转于陵水县物资局、乐东县工业局、通什自治州计委等单位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初,肖玉芳从海南省一家国企退休。她患有严重的心血管病,无法工作。
  1993年,正当海南经济如火如荼的时候,肖玉芳却躺在海南省人民医院康复中心,每天注射一种澳大利亚进口的新药,50元一针,头和手都打肿了,但效果不明显。一天,一个在香港的老朋友遇上肖玉芳的女儿郑丽娟,便问她妈妈干什么去了,听说肖玉芳在医院,心血管病很重,这位朋友介绍说听说海南有一种苦丁茶,能降血脂、降血压,不少人都买着喝。在香港、广州卖得很贵,女儿在广州跑了3天,没有买到,最后在一位老人的指点下,在广州市中山五路特种茶门市部,花了4000元,买了两斤回来。像是得了救命稻草一样。想起当初的情景,肖玉芳笑着说。
  她迫不及待地坚持每天饮用,没想到半年后,病情明显好转。连医生都感到惊奇。丈夫15岁就抽烟,患有严重的慢性支气管炎,见妻子的病好了,也开始试着每天饮用苦丁茶,没想到一段时间之后,他慢性支气管炎也好了。从此,肖玉芳一家人把苦丁茶奉为仙药。
  苦丁茶独特的功效,让肖玉芳看到了难得的商机。她想: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人开发呢?当时正值海南房地产最热的时候,小儿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经理。于是她建议小儿子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开发出来。儿子公司的老板去调查了一番,发现干苦丁茶是一项长期投资项目,一时赚不了大钱,说:只有你们这些能吃大苦耐大劳的人才能搞这个投资。说罢,便再也没有了兴趣。
  这么好的东西,我们自己来搞吧。于是,她和丈夫鼓动两个退下来的老干部,准备在海南省澄迈县万昌村开始他们的苦丁茶开发之旅。
  困难重重合伙人知难而退
  开发苦丁茶,首先要解决种子问题。肖玉芳就和专家一起深入五指山区,引用那里的野生古树的种源,并且同时进行可行性研究。
  1993年,苦丁茶开发被列入海南计划厅两高一优高新技术项目,农业厅立了项,在县里解决了土地。当时的省财政厅长看他们热情这么高,便说争取从世界银行筹集资金来帮助他们。谁知肖玉芳求了爷爷拜了奶奶,结果世界银行的钱并没有拿到。没有办法,只有自己解决资金了。
  当时非常困难,就差没有跪下来求人了。肖玉芳回忆说,当时非公经济的发展环境没有现在这么好,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后来爱人郑成锦也退下来了,跟她一起干。
  走近肖玉芳你就会知道,她后半生的事业是和苦丁茶分不开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苦丁茶,就不可能有作为海南椰仙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肖玉芳的精彩乐章。 
  疾病缠身结缘苦丁茶
  肖玉芳1938年出生在马来西亚一个爱国华侨家庭,1954年随父母回国定居于海南兴隆华侨农场,1959年从海南邮电学校毕业后,先后辗转于陵水县物资局、乐东县工业局、通什自治州计委等单位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初,肖玉芳从海南省一家国企退休。她患有严重的心血管病,无法工作。
  1993年,正当海南经济如火如荼的时候,肖玉芳却躺在海南省人民医院康复中心,每天注射一种澳大利亚进口的新药,50元一针,头和手都打肿了,但效果不明显。一天,一个在香港的老朋友遇上肖玉芳的女儿郑丽娟,便问她妈妈干什么去了,听说肖玉芳在医院,心血管病很重,这位朋友介绍说听说海南有一种苦丁茶,能降血脂、降血压,不少人都买着喝。在香港、广州卖得很贵,女儿在广州跑了3天,没有买到,最后在一位老人的指点下,在广州市中山五路特种茶门市部,花了4000元,买了两斤回来。像是得了救命稻草一样。想起当初的情景,肖玉芳笑着说。
  她迫不及待地坚持每天饮用,没想到半年后,病情明显好转。连医生都感到惊奇。丈夫15岁就抽烟,患有严重的慢性支气管炎,见妻子的病好了,也开始试着每天饮用苦丁茶,没想到一段时间之后,他慢性支气管炎也好了。从此,肖玉芳一家人把苦丁茶奉为仙药。
  苦丁茶独特的功效,让肖玉芳看到了难得的商机。她想: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人开发呢?当时正值海南房地产最热的时候,小儿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经理。于是她建议小儿子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开发出来。儿子公司的老板去调查了一番,发现干苦丁茶是一项长期投资项目,一时赚不了大钱,说:只有你们这些能吃大苦耐大劳的人才能搞这个投资。说罢,便再也没有了兴趣。
  这么好的东西,我们自己来搞吧。于是,她和丈夫鼓动两个退下来的老干部,准备在海南省澄迈县万昌村开始他们的苦丁茶开发之旅。
  困难重重合伙人知难而退
  开发苦丁茶,首先要解决种子问题。肖玉芳就和专家一起深入五指山区,引用那里的野生古树的种源,并且同时进行可行性研究。
  1993年,苦丁茶开发被列入海南计划厅两高一优高新技术项目,农业厅立了项,在县里解决了土地。当时的省财政厅长看他们热情这么高,便说争取从世界银行筹集资金来帮助他们。谁知肖玉芳求了爷爷拜了奶奶,结果世界银行的钱并没有拿到。没有办法,只有自己解决资金了。
  当时非常困难,就差没有跪下来求人了。肖玉芳回忆说,当时非公经济的发展环境没有现在这么好,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后来爱人郑成锦也退下来了,跟她一起干。
  可令她沮丧的是,假冒苦丁茶不仅未见减少,反而如雨后春笋,越来越多。 
  假冒伪劣太厉害了!我们椰仙公司的茶场种植面积占海南茶场种植总面积的95%以上,而我们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却只有20%左右。尽管我们椰仙已经声明不卖散茶,但是还是有商户卖假冒的椰仙散装茶,而有些牌子的苦丁茶打着海南特产的招牌,卖的却是邻省出产的茶叶,甚至还堂而皇之地摆上了高档酒店和超市的货架。
  刚开始打假时我雄心万丈,认为邪不压正,最终胜利肯定属于我们,但后来我才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市场上卖得大多是苦丁茶冬青,很多人搞的是大叶冬青,同科不同种。她说,几年前只有我们一家在生产苦丁茶,现在却有几十家都说自己在生产苦丁茶。
  肖玉芳感到气愤和无奈。她呼吁海南省加大整顿苦丁茶市场力度,让假冒伪劣无处藏身。
  为了跳出假冒伪劣的围剿,肖玉芳的椰仙公司于去年注册了苦大姐商标。苦大姐让人自然而然地想到肖玉芳,想到由她带动的整个海南苦丁茶产业。她的下一步计划是进军苦丁茶生物制药和饮料开发。公司已经斥资数百万元收购了一家工厂,将对苦丁茶进行生物制药方面的开发。目前市场各种特色饮料层出不穷,而且也很受消费者喜爱,但苦丁茶饮料方面还是空白。肖玉芳说。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