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一个民营石油枭雄的发迹与没落


  
  2004年,登上全国民营石油业舞台中心的时候,龚家龙刚满50岁,正可谓是意气风发。他旗下的天发石油是继中石化、中石油之后的第三家成品油批发经营企业,中国唯一拥有成品油经营牌照的民营企业。凭借这一资本,龚于当年12月11日成为国内第一个全国民营油商组织——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的会长。 
  2006年12月15日,石油业商会第二届年会上,龚家龙言语间依然自信十足。但这位末路民营石油大亨的自信不能掩盖这样的事实:其掌握的两家上市公司天发石油(000670,SH)(行情,资讯)和天颐科技(600703,SH)(行情,资讯)都已带上S*ST的帽子,面临退市风险。天发集团更是身负29亿元巨债,曾寄予厚望的长联石油控股公司亦只是一张空壳,并未开展任何实质性业务。
  2006年12月21日,龚家龙走到了人生的拐点。因涉嫌经济犯罪,他于此日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对于龚家龙,一位曾跟随他多年的人士做了这样的评价,"龚家龙能做大企业却不善于做强企业,兼并、上项目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圈钱,却忽视产业的发展,这样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第一桶金
  据一位曾与龚家龙过从甚密的石油业商会前任高层人士回忆,被湖北省公安厅带走以前,龚家龙曾经在多个场合对外表示,"我75亿元的资产,欠20多亿元的债是很正常的事情。"
  "75亿元的资产到底有多少是虚数谁也弄不清,资产评估都是往高了评。但他欠银行的那些贷款肯定全都是真的。"上述人士说。
  龚家龙的债务,从挖到第一桶金开始就一直伴随着他。而龚家龙的发家史,可以追溯到约20年前。
  上世纪80年代末,头脑灵活的龚家龙开始在海南等省市倒运石油液化气。1988年,龚家龙贷款20万元注册成立了湖北省荆州地区生产生活资料产品经销公司,并亲自担任总经理。随后,他收购了两个石油液化气库,接着成立了海南龙海石油液化气公司荆州储运站,在荆州逐渐小有名气。
  而龚家龙真正发家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本报,上世纪90年代初左右,龚家龙通过关系,拿到了三峡工程后勤保障的一个项目,为其建设液化气管道,并提供液化气供给。以此项目为契机,资金不足的龚家龙开始向社会募集资金。当时,龚采用的是社会群体集资贷款的方式。虽然此次集资在几个月后就被当地政府叫停,但他已成功募集到约4.3亿元左右的资金。
  "这些钱龚家龙陆续一直在还,前几年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应该说,当地还是有一批人因此受益的。这次的成功,让龚家龙形成了运作项目概念获取资金的商业思维。"上述人士说。
  "包袱换贷款"
  1992年,在将自己的公司改组为湖北天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龚家龙向社会募集法人股3009万股。同时,他开始筹划公司上市事宜。1996年,天发石油成功上市,募集到资金3亿元左右。在短期内,一共从证券市场上获得超过8亿元资金。
  知情人士表示,拥有天发石油的龚家龙因此成为当地有名的能人,政府希望他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在企业改革的过程中接收一些困难国企的包袱。
  资料显示,天发石油上市后,在当地政府的撮合下,龚家龙接连并购了当地10余家国企。天发集团并购的资产涉及范围颇广,从房地产到农林牧无所不包,荆州造纸厂、荆州市化建总公司、荆州市金属材料总公司、荆州市畜牧良种场等企业都在其列。
  "这些公司大多处境艰难,开支都成问题。龚家龙并购这些企业,接过大量的包袱并非没有条件,他的条件就是获得政府贷款。以前企业欠的贷款他承诺可以慢慢还,但政府必须协调银行给企业发放新的贷款。从数百万到几千万,每家他都拿到了不同额度的""蛋糕""。"
  活力28是天发并购的当地最大规模的企业,也是龚家龙"接包袱换贷款"的典型案例。
  活力28原是当地著名的日化企业,产品一度畅销全国。但由于经营不善,该公司逐渐陷入困境。其品牌虽曾交由德国汉高经营,但并未获得良好效果。2000年前后,该公司在银行的欠款已超过2亿元,累计亏损接近5亿元。
  接手这样一家大型亏损企业本非龚家龙最初的意愿。但同样是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龚家龙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于2001年从荆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局手中接手活力28股权,并随即对其进行重组,将主营业务从日化产品变为菜籽油生产,并更名为天颐科技。
  "在接手活力28时,龚家龙新获贷款9000多万元。前前后后,天颐科技从银行拿到的贷款共超过9亿元。"一位天发集团前任高层说。"但这些钱大部分全都用来补以前的窟窿了。每年天发集团职工的基本工资就超过1个亿,全靠龚家龙新拿到的贷款解决,银行为其买单。"
  产业虚实
  "应该说,龚家龙抓项目的能力是很强的。他选择的菜籽油项目使得天颐科技成为国家龙头企业,并顺利的从股市募集到3亿元左右的资金。"一位天颐科技前高层透露。"但龚家龙的心思没有放在产业发展上,他认为产业见效慢,难度大,不及资本市场获利大。"
  在完成多次并购后,规模迅速增大的天发集团所涉及的产业已颇为驳杂。龚家龙随后在产业上对天发集团重新进行了划分,分为石化、农业、造纸三大板块,分别以天发股份、天荣集团公司、帅伦集团公司为主,旗下子公司多达10家。
  但由于受并购造成的债务包袱所累,天发收购的老企业大多没有竞争力,都等待输血,作为集团支柱公司之一的天颐科技的经营情况因此十分紧张。除了至今还存在的原活力28员工买断、机器老化等问题外,该公司新上的菜籽油项目因资金问题而未能得到发展,从2005年12月中旬起停产。
  天颐科技在披露2005年年报前后曾爆出财务造假:该公司在2001年至2004年年度财务报告中存在虚增收入和虚增利润行为,调整后的2003年、2004年的净利润均为负数,2005年也为巨额亏损。与财务造假并行的还有母公司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2005年,天发集团利用向上市公司出让土地使用权和拆借等方式,侵占天颐科技的巨额资金的行为被查出。
  "荆州菜籽油的品质在世界上也是一流的。当时天颐宣称菜籽油年产能达到100万吨,实际上也有20万到30万吨的规模。但天颐根本就没有流动资金,连向签约农民履行收购协议都无法做到,正常生产更无从谈起。"一位天颐科技前高层说。
  这位人士还表示,当时所有的银行都不敢再贷款给天发,但因为涉及到6万多农民的生活问题,国务院曾由专门批示银行予以支持。当时天颐曾拟定方案,计划贷款15亿元收购100万吨菜籽油。国家开发银行首批2亿元贷款本已计划下发,但因后来荆州市国资委与龚家龙的股权之争而搁浅。
  "龚家龙也未在市场开发上投入足够的资源,经销商经常换了一拨又一拨,市场根本就没有做起来。由于采取赊销方式,数千万应收账款根本就无法收回。"上述人士补充说。
  另外,知情人士还透露,上市后,天发集团开始快速建设加油站。1998年之后,天发对外宣称已建立了100多座加油站。但就连天发自己的员工也弄不清这些加油站的虚实。
  "一个加油站就值近千万,他要真有100多座加油站,还债还会那么紧张吗?"一位石油业商会前副会长对此嗤之以鼻。"联营加盟的加油站能算作自己的资产吗?"
  "商务部2004年前后给天发的4万吨进口配额,也被龚家龙转手卖掉。"上述知情人士还说。
  长联问题是龚家龙力图拓展石化产业的一步重要棋子,但却也是一处败笔。
  石油业商会的发起人之一向记者透露,一次办公会上拟定了每家出资1亿元组建长联的计划,当时在场的有100多家会员单位代表。但有代表询问天发准备何时出资时,龚却未回答,最终仅有14家单位出资,资金总共也只有700万元,"并且很快就不知去向。"
  "牌照没有,资金也没有,你能指望长联做什么?"这位发起人说。
  另一位石油业商会前任副会长则表示,龚起初成立长联的动机就不纯,企图利用长联解围天发,再考虑发展的事情。
  管理硬伤
  龚家龙被抓的消息在民营油商的圈子里已经广泛传播开来。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多位和龚打过交道的人士都谈到了一点,善抓项目而不善管理,是龚家龙的一处硬伤。
  这位人士说,"不管是在天发集团,还是在长联或者是石油业商会,他都是用效率最低的办法来管理,全都是""一言堂""。任何方面,无论是用钱还是用人,都要由他来决策和定板。这种方式在创业初期还可以,在发展壮大了的企业里根本行不通。"
  "他的很多决策,都是在最后的那一刻做出的,听取的也是最后一位建议者出的主意。这样的决策能科学吗?"上述人士说。"此外,因为公司涉及到挪用资金问题,他还实行人盯人管理,对任何人都不予信赖。龚总惯常的做法是让总经理盯着董事长,让常务副总盯着总经理,再让财务盯着常务副总,所有的人都向他汇报。有能力有思想的人干不了事情,全都陷在人事斗争的漩涡里了。"
  上述天颐科技前高层还表示,在天发集团内部,人浮于事的现象十分严重。
  在天发的问题暴露的还不是很明显的前几年,荆州市凡是开支困难的企业纷纷要求被天发收购,这些企业的职工更是想尽办法托关系进天发。很快,随着多次企业兼并,天发集团的员工总数激增至近2万人。
  "其中,光小车司机就进来100多人,而整个天发集团的小车也才10多台而已,很多人说白了就是白养着。"这位人士说。"去年天发的财务问题已经比较紧张了,龚总曾计划裁掉一半的司机,并对他们明言""养不起你们了""。"
  一位石油业商会前高层也表示,任人唯亲的现象在商会内部十分严重。第一届秘书处9位工作人员中有7位来自荆州,荆州方言成为了商会的工作语言。"这让前来办事的会员对商会的印象颇为不好。"
  但他的建议并未得到龚家龙的采纳,其本人最后也被迫离开。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