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早期金融大王----贾尼尼


        
  经过整整半个世纪的奋斗,阿马迪·贾尼尼终于登上了全美国第一大银行总经理的宝座。他的一生,不仅为加利福尼亚州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同时也对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经济飞跃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是当之无愧的金融巨头。
  贾尼尼的父母亲都是意大利移民,在19世纪的淘金热时期来到美国旧金山。他的父亲路易斯·贾尼尼靠借贷在离圣诺耶(即今天的硅谷所在地)不远的郊外开了个简陋的客栈,后来又把客栈卖掉,在圣诺耶和旧金山湾之间的圣塔克拉盆地买了一块40英亩的土地。在这之前,他们的长子阿马迪·贾尼尼出生在客栈的木屋里。移居后,他的弟弟亚特里奥和乔治相继出世。
  圣塔克拉盆地有着大片的葡萄种植园,葡萄业的竞争相当激烈。路易斯为了避开竞争,种植了杏子树,雇佣了一些意大利移民和墨西哥人。阿马迪在圣母院小学读书,放学以后,他作父亲的帮手。在学校里,他的成绩中等,但算术成绩却总是班上第一名。
  1877年,路易斯因没有答应一个意大利移民1美元的借款,在杏林里被枪杀。那一年,阿马迪才7岁,他的母亲才22岁。这件事给他心灵上烙下终身无法抚平的创伤。
  维吉妮娅是个坚强的女子,她一人既要照料3个孩子,又要管理果园。这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她又嫁给一个经常关心照顾他们母子的马车夫斯卡蒂那。两年后,他们将果园和房子卖掉,搬到圣诺耶镇上居住。直到阿马迪12岁的时候,他们才在旧金山买了房子,在那里经营水果和蔬菜批发,做起了中间商。
  阿马迪与继父的关系很好,每天零点左右,父子俩就起床赶着马车去瓦夫码头,等待货船到来。运果菜的船一靠岸,喧嚣嘈杂的拍卖就开始了。斯卡蒂那一边做生意,一边教阿马迪拍卖用语、喊价和辨别果菜质量的方法。拍卖结束后,他们在瓦夫的早食摊上吃过早饭一阿马迪再生学校上课。
  瓦夫附近有个被称为“贵族之丘”的小山,山上全是高级住宅。阿马迪非常羡慕那些充满罗马情调的建筑,经常幻想将来有一天,自己也拥有那样的住宅。
  小学毕业后,母亲送阿马迪进了一所学制只有6个月的实务学校。毕业后,就在父亲的店里工作。这时,他虽然才15岁,已经长成一副成人的体格,高185厘米,体重77公斤,很像生父路易斯,而且性格爽朗,喜欢干活,从不叫苦。
  在果菜拍卖市场上,阿马迪被同行们称做“斯卡蒂那小开(少爷)”,他做生意头脑灵活,算账快,虽然只有17岁,却已是市场上的行家了。一天,他向继父建议:“听说最近市场上柳橙和葡萄柚很好卖,我打听过,圣阿那的塔斯丁公司品质最好,我们买进来看看,怎么样?”
  斯卡蒂那吃了一惊:“天哪,你怎么想起这主意!从旧金山到圣阿那,用6匹马拉的货车得跑两天两夜。傻瓜才会跑那么大老远去买柳橙和葡萄柚。”
  阿马迪说:“但是这值得,圣阿那人口少,这种东西一定很便宜,只要能运到这里来,售价会提高许多,赚头会很大。”
  斯卡蒂那虽认为有道理,但仍觉得没有把握:“那就试试看吧,要是真赚了大钱,我给你买金表。”
  阿马迪果然成功了。继父也兑现了他的许诺,给他买了金表。原本在加州极为罕见的柳橙和葡萄抽后来竟成了加州的特产,这是阿马迪的功劳。
  阿马迪的第二个创举是建立了契约买卖的方式:他不满足于拍卖市场的这种乱哄哄的买卖,要做更大的生意。他征得继父的同意后,独自骑马到萨克拉门多盆地的农家,在农作物未采收之前就与农民订立收购契约。这要付一部分定金,但蔬菜和水果的价格却要比瓦夫码头上便宜得多。他这样做,不仅从贩运商手中夺过了利润,而且,比贩运商们买来的还便宜。农民也很乐意,因为得到了定金,农作物的销路也有了保证,又可以减少乃至避免气候突然变化造成的损失。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虽然阿马迪要承受一定风险,但风险和利润通常是成正比的。年仅19岁的阿马迪因此被人们视为经商的奇才、鬼才。
  在经营这种契约买卖的过程中,阿马迪深感农民的贫苦。尤其是那些来自意大利的移民,他们为了买农具和种子,经常不得不将农田作为担保,向高利贷者借钱,他们称高利贷者为“贷款鲨”。其原因是银行不肯贷款给贫苦的农民。由此,阿马迪萌生了向这些农民提供贷款的念头,他的想法是不收利息,用贷款的形式取得下一季收获的买卖契约。实际上,这便是他最初的“农民银行”的构想雏形。
  22岁的时候,年轻的阿马迪爱上了当地一个富商的女儿克罗琳达,尽管这个女孩子已经有了未婚夫,他仍坚持不懈地给她写情书,送鲜花,决心追求到底。后来,克罗琳达的未婚夫去欧洲留学,这给了阿马迪一个极好的机会,他终于成功了。克罗琳达成了他的妻子。婚后,他们生了两子一女。
  阿马迪的岳父也是个意大利移民,原来在内华达山麓从事淘金,却一无所获,后来经营不动产发了财,拥有约50万元的银行股份和不动产。论财产,他们两家可谓门当户对。阿马迪结婚10年后,也就是在他32岁的时候,岳父去世了。克罗琳达还有许多弟妹,她的母亲忙不过来,就委托阿马迪在今后10年中代管遗产。
  这是阿马迪一生事业的一个转折点,他将自己当时在旧金山已是首屈一指的中间商经营权转卖给他人,转而开始去经营不动产。他的岳父是当地一家叫做哥伦布储蓄暨贷款银行的创始人,这是一家类似信用社的小银行。合伙人叫夫坎西,是淘金热时期来到加州的意大利移民,这人在意大利人中声望最高。凭着岳父留下的股份,阿马迪进入哥伦布银行董事会当了董事。
  哥伦布银行虽然创办得较早,但由于夫坎西的思想和经营方式比较保守,一味地将意大利移民中经营成功的大商人作为放贷对象,这实际上是限制了银行的发展。
  阿马迪来到银行后,很快就得到下属的尊敬和爱戴,但他和夫坎西这位银行的创建者却经常因意见不合发生争执。他们对银行经营方针的看法相去太远。
  阿马迪认为,旧金山一年要增加2000多人口,银行应该积极拓展经营范围,向农村中那些意大利移民放贷,即使是小户贷款对象也不应放过。此外,南加利福尼亚的洛杉矶发展很快,应该将经营的触角伸向南方才是。
  夫坎西从心里根本瞧不起这位新来的董事。他说:“你别老是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尽提些冒险的构想。干我们这一行,只要能坚持原定方针,稳扎稳打地经营就够了。”
  两人的争论无休无止。
  后来,夫坎西趁阿马迪陪母亲回意大利探亲的机会,召开股东会议,并在暗中活动,取得了大多数股东的支持,开始排斥阿马迪,把他从重要职位上撤下来。夫坎西还有一个后台,就是威尔斯·华国银行的总经理海尔曼,这人早就想并吞哥伦布银行,他出钱收买了原先支持阿马迪的股东们。这样一来,在董事会上,夫坎西就占有绝对的优势了。
  阿马迪发现形势不对,他干脆辞职而去,决心开设一家属于自己的银行。
  这时,大量外国资本涌入旧金山,造成当地的美资银行与外资银行对峙的局面。但所有这些银行,不是从事投机,就是目光盯着大企业,没有一家想到小本经营的贫苦农民。阿马迪认为,只有把这些农民作为贷款对象,他未来的银行才能有立足之地。
  离开哥伦布银行时,阿马迪带走了这家银行的5名高级职员,后来又邀请了4位当年做中间商时的朋友,连同他自己一共10个人,商定大家合股开办银行。这10名股东中,除了詹姆士·法根是爱尔兰人,其余的都是意大利移民。按照阿马迪的想法,新创办的银行不设大股东,董事每人认100股为限,占总股份的1/33;其余2/3在普通民众中募股,这些人包括鱼贩、菜商、面包店、餐馆、药店、理发店、油漆店、水电行的老板和乡下农民。总的来说,以意大利移民为主要对象。名称就叫意大利银行。
  他的想法的确有些离经叛道,合伙人开始都不太理解,但经他说明道理后,他们懂了,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地扩大银行在民众中的影响,开拓一片新的领域。这正是阿马迪·贾尼尼的超人见解。以后的事实证明,正是由于他的这种经营思路,意大利银行得以从很低的起点上飞快地崛起,最终成为美国第一大银行。
  阿马迪的第一个对手是哥伦布银行,他怀着强烈的报复愿望,发誓一定要打倒夫坎西。哥伦布银行位于哥伦布街和蒙哥马利街交汇处的一座楼里,与一家沙龙共用。阿马迪得知那家沙龙的经营者正准备退休,就去与房主交涉,租下了整座楼。这样一来就逼着哥伦布银行搬迁。夫坎西虽然恨得咬牙,但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搬走。
  刚开始募集股金是很不容易的,正如长期从事银行业的詹姆士·法根所料,北海岸的意大利移民向来是情愿把金币藏在床垫下面,而不愿用来买股票,当银行的股东。经过艰难的努力,好不容易动员了1000个人,这些人一般都只买一两股。股金不够,阿马迪和另外几个发起人增加投入,这才凑足了股份。1904年10月17日,意大利银行正式宣布开业。
  银行首先要吸引存款,为了让妇女们拿出家里多余的钱存到他们的银行里,阿马迪想到一个人。哥伦布银行有一位年轻的业务员,叫佩德里尼,这人不仅俊美潇洒,温文尔雅,头脑也很敏锐,是美国北海岸妇女们心目中的青春偶像。佩德里尼在意大利时也从事银行工作,有相当丰富的实践经验,他是怀着干一番大事业的希望来到美国的,起先在旧金山码头当搬运工,后来在哥伦布银行找到一份工作。阿马迪用两倍于他原来的薪金的高俸,将他挖了过来。
  当时,他的这种做法在董事会里也引起了争执。阿马迪说:“你们知道妇女们信任佩德里尼到了什么程度吗?要使她们从床垫里取出金币来储蓄,只有他能劝动她们。各位如果反对,佩德里尼的薪金由我个人支付好了。”
  后来整整一年,都是阿马迪自掏腰包支付佩德里尼的薪金。佩德里尼也没有辜负阿马迪的厚望,在意大利银行迈向美国商业银行的成长过程中,他的确立下了赫赫功劳。
  旧金山银行界对这个新开办的小银行根本不屑一顾。尽管意大利银行开业后,存款额月月上升,但与哥伦布银行相比,还差一大截。但阿马迪很有信心。在他的银行里,小业主和农民能不用担保获得25美元低额贷款。这是一个很有远见的策略,那些布衣小民要想做点买卖或投资农业生产,往往苦于借不到钱而一筹莫展,阿马迪牢牢地记着父亲就是因为1美元而惨遭横祸的教训。而所有的银行都不肯贷款给这些人,有的人只好借高利贷。阿马迪的做法无疑是扶持了农民和小业主,这些人一旦赚了钱,又会成为意大利银行的忠实储户——一般人都会具有这种感恩心理。阿马迪的远见卓识正是从这里体现出来的。他和佩德里尼经常挨家挨户地走访农民,说服他们将钱存到他的银行里来。
  阿马迪立下重誓,一定要击溃夫坎西。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他经常用自己的钱悄悄购买哥伦布银行的股票,他相信总有一天能彻底打倒对手。
  1906年4月18日上午,旧金山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大地震。地震来得非常突然,当时行驶在旧金山海湾的船都像被巨鲸从下面猛地托起,抛向空中;陆地上更是山崩地裂,距旧金山北面200英里的俄勒冈州界大片森林被夷为平地,温泉喷向空中,建筑物成片地坍塌;道路裂开了大口,路上车辆横七竖八,空气中弥漫着建筑物倒塌扬起的灰沙,到处是燃烧的大火……像刚刚结束了一场战争。
  阿马迪当时在离旧金山南面约17公里的圣玛提欧镇新建的住宅里,因为地震中心在北方,这里损失并不大。闻讯后,他步行5个多小时赶到旧金山,看见了一副惨不忍睹的景象:空中笼罩着黑烟,地面许多建筑已经成了废墟。在那些瓦砾堆上,失去家园的人们痛哭着,茫然若失。
  蒙哥马利街那一带情况似乎好一些。意大利银行还平安无事。阿马迪赶到那里时,佩德里尼和两位出纳在那里,还准备正常营业。8万美元现金装在一个帆布袋里,就放在地下。阿马迪在路上就听说有些地方已经发生抢劫,他命令佩德里尼立刻带着现金转移;他拿着一支旧式卡宾枪保护,穿过浓烟弥漫的火场,向南飞奔。
  他们来到斯卡蒂那商行,借了辆运蔬菜的货车,把钱、打字机以及所有文件都藏在蔬菜和水果下面,运送到阿马迪的岳母家。
  两天后,阿马迪和他的下属重新来到蒙哥马利街,这时,意大利银行的那座楼已经被蔓延过来的大火烧成灰烬。后来的统计表明:整个城市有2.8万户人家房屋被烧毁,25万人流离失所。
  失去家园的人们奔走于医院和尸体收容所之间,到处探寻亲人的下落。
  州政府发布了银行封锁令,地下金库的建筑受到损伤,处于动弹不得的状态。而损失惨重的商人们更是心急如焚,重建家园需要贷款,他们强烈呼吁银行赶快开门营业。但没有一家银行敢这么做。
  在这种情况下,阿马迪·贾尼尼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银行露天开业,地点就在他弟弟亚特里奥行医的诊所门口。这个诊所侥幸没有被烧,整天挤满了伤员。在佩德里尼和两个出纳的协助下,搬来两个酒桶,上面横放块门板,他们就在路边开始营业了。手头仅有8万美元现金,闻讯前来贷款的却络绎不绝,阿马迪虽不能满足他们的全部需要,却多少能帮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那些存折在火灾中被烧掉的人,可以从他这里取得信用贷款;持有其它银行存折的,也同样可以到这里来贷款;即使是什么凭证都没有的,只要有个正当职业,能拿出信用证明,阿马迪也一视同仁地借钱给他。
  意大利银行露天开业的消息传开后,出乎意料的是,来存款的人竟比贷款的人还多。鉴于火灾的教训,人们发现,钱放在床垫下面或衣柜里不如存到阿马迪的银行里可靠。还有一个连锁反应是,从此以后,意大利银行顾客的范围大大地扩大了,许多非意大利籍的移民也把钱存到他这里来。这意味着意大利银行的信誉和影响已非昔日可比。阿马迪因祸得福,财运亨通,到这一年年底,他的银行存款总额已超过130万美元;而贷款总额则达到140万美元。股东们分到5%的红利。此后,阿马迪又实行大银行资产的措施,使资产总额达到200万美元。旧金山大地震对意大利银行来说是一个转折点,由此它成为独当一面的商业银行。
  大地震一年后,旧金山的城市建设逐渐恢复。阿马迪和妻子克罗琳达乘坐横贯美国大陆的铁路火车,到东部去旅行。主要是想去纽约考察那里的金融中心——华尔街。他在那里拜访了意裔的各界人士。到旅行结束时,他有一种预感:美国将要发生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
  回去以后,他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防范措施,其中包括尽一切可能储存金币,付款全部用纸币。他知道,一旦出现经济危机,银行如果没有足够的黄金储备,就非垮台不可。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个月以后,英格兰银行宣布提高重贴现率。其原因是,英国金融界对美国投资过剩,开始采取紧缩政策。此后不久,纽约的大银行被地方银行络绎不绝的提款要求弄得焦头烂额。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势不可当地发生了。
  经济危机的消息像瘟疫一样迅速传播开来,造成人心恐慌,储户纷纷提取存款,形成雪崩之势,一发而不可收拾。首先是纽约华尔街的一批银行宣布倒闭;紧接着芝加哥、新奥尔良和西部各地也出现同样的情况。俄勒冈、华盛顿、内华达等州陆续宣布了关闭银行的命令。加州的情况虽然没有其它地方那么严重,银行公会也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但因大气候影响,形势也难免岌岌可危。
  一天,阿马迪的二弟乔治跑来告诉他:“库罗卡银行发生挤兑了!”
  阿马迪闻讯大吃一惊。库罗卡银行与阿马迪关系是比较好的,这倒不是主要原因,重要的是,他知道,只要有一家银行发生挤兑,势必会影响其它银行,不迅速制止这股风,大家都要完蛋。
  他带佩德里尼赶到库罗卡银行,只见那里人群像疯了一样大叫大嚷,银行却大门紧闭。阿马迪拼命地挤进人群,站到高处去,对着激动、嘈杂的人群大声喊道:“请保持镇静,听我说一句!”
  人们当然是认识他的,渐渐安静下来。
  “诸位,旧金山和纽约、芝加哥不一样,这里银行不像华尔街,他们是搞投机事业的,我们不搞投机。请大家务必相信我的话,如果你们真的要用钱,请到意大利银行来,用库罗卡银行的存折一样可以领到钱。”说完这番话,阿马迪已经声嘶力竭了。
  在大地震时,阿马迪的“酒桶银行”几乎无人不知,基于对他的信任,人群开始渐渐地散开。他这番话产生了作用。事后库罗卡银行总经理亲自登门拜谢。对阿马迪·贾尼尼来说,他这举动带有很大的冒险成分,但他成功了,不但拯救了摩罗卡银行,也使他自己免于这场风暴的冲击。
  在这场经济危机中,阿马迪发现,旧金山只有一家银行没有受到影响,这就是加拿大银行。这家银行是加拿大温哥华一家银行在此设立的分行。阿马迪想:为什么它在如此强烈的经济风暴面前能屹然挺立,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为了搞清楚其中的原因,他特地去了加拿大东部考察。
  他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加拿大银行在全国设有分行,分行形成一张网,从全国各地吸收存款汇集到总行,这样,银行就具有很大的机动支配能力。这和美国的金融体系大不一样。在美国,地方银行都把黄金集中到华尔街的大银行。华尔街一旦出现危机,各地银行也必然失去了保障。
  阿马迪恍然大悟:一定要有自己的分行网!
  其实,美国的银行史上,也曾有过分行网,但因南北战争,那些分行网都已支离破碎,难成一体。而地方银行都具有浓厚的排它性和地方垄断色彩。
  经济危机过去后,意大利银行于1908年在原先的地址上盖了一座高达九层的大厦。这是一座使得旧金山金融界瞠目的雄伟建筑,外观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内部采用钢筋水泥结构,不仅可以防火,还可以防地震。外墙用意大利花岗岩,内墙和地面用大理石铺贴,豪华壮观。地下金库有5000个保险箱,金库大门是青铜制的,非常坚固。
  随后,阿马迪开始了一次伟大的行动:逐步收购、兼并一些经营不善的地方银行。第一个被兼并的是阿马迪的故乡圣诺耶的一家高利贷银行。尽管美国的法律禁止单一银行取得其它同业银行的股份,但法律是有漏洞的,他只要买下除了为首的那个家族之外的小股,总股份超过半数,吸收合并就是合法的。而像这种经营不善的银行,小股东正巴不得出让股份。因此,阿马迪的收购十分顺利。
  1910年,阿马迪又收购了旧金山银行和旧金山机械银行,他将这两个银行合并为意大利银行市场街分行。此后不久,又成功地收购了圣玛提欧银行。至此,他已初步建立了他的分行体系。但是,这还远远没有达到他的目的,阿马迪的梦想是在全美国以至全世界设立分行。在到欧洲旅行归来的途中,他向克罗琳达透露了这个想法:“我要先在加州扩大意大利银行的分行网,要像蜘蛛网一样。然后,再伸展到纽约、美国、全世界。”
  克罗琳达对丈夫的雄心壮志感到有些害怕。
  1913年,阿马迪来到洛杉矶,以个人的身份买下了即将破产的派克银行,改名为意大利银行洛杉矶第一分行。当他正打算继续买下另一家即将破产的联合银行时,却遭到当地一些银行的反对。当地报纸打出了“打击意大利的侵略”这样的标题。阿马迪采取了反击行动,他在次日的报纸上打出了整页广告:“贫穷的意大利借钱给贫穷的小市民和劳工。意大利是贫穷人之友。”
  当时意大利的确是个贫穷的国家,移居海外的人多达87万。
  此后,他又接连打出好几个整页广告:“买自己的房子吧!租房子等于把钱丢进水沟里。请到五号街希尔道的派克银行来,6%的低息,谁都能贷到买房子的钱!”“洛杉矶银行只借钱给拥有大资本的建筑业者。五号街希尔道的派克银行是百姓银行,专借住宅贷款给小市民及劳工朋友们!”
  直到现在,美国广告界仍保持着这种挑明竞争对手并予以攻击的习惯。阿马迪的广告向洛杉矶金融界发起了正面挑战,也正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市民反应非常强烈。派克银行门口前来贷款者排起了长队,其中有穿着脏牛仔服的白人、墨西哥劳工、亚洲移民、中小企业家、小商店老板等。
  阿马迪·贾尼尼又赢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20年,美国出现了经济衰退的前兆。除了加州银行的破产率为4%以外,全国银行破产率已高达19%之多。阿马迪·贾尼尼在威尔逊总统财政政策的保护下,在加州大力推行分行制度,当时,意大利银行的分行数量达到24家,总资产达9300万美元。在加州,意大利银行的存款额居第四位,而它的分行数量则居全美国第一位。
  第二年,阿马迪回意大利旅行,在那里买下一家拥有分行网的银行,这意味着,他向着他的梦想又迈出了一步。
  1927年,阿马迪开始进攻华尔街,这时,已成立控股公司的意大利银行企业,总资产已达2.17亿美元。他先后收购了属于华尔街的布鲁林克商业交换银行和华尔街中级投资公司——安索尼·歇色商行。之后,又收购了旧金山的自由银行和洛杉矶的商业银行。这一举动大大地震动了华尔街和旧金山。
  华尔街发出警报:“阿马迪·贾尼尼把势力范围扩展到整个大陆!”
  之后,又经过一番苦斗,阿马迪战胜了华尔街最大的金融巨头摩根财团。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加州成了美国军工业的重地,特别是造船业空前发达。阿马迪的美国商业银行在这次大战中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到大战结束时,美国商业银行的存款额达到5亿美元,超过了纽约曼哈顿银行,登上全美第一的宝座。
  1949年6月,阿马迪·贾尼尼因心脏麻痹,在圣马提欧的私人住宅里与世长辞。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