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疯狂敛财”为四通 段永基“梦断”中关村


  ■当初,段永基决定巨额投资长城电信133网,已有政策风险。这一重大决策失误是中关村股份陷入长达数年财务危机的肇始,并且至今仍难以摆脱
  ■健特后台老板史玉柱和段永基是目前最亲密的战略盟友。如果中关村证券做庄健特生物得到法律确认,那么,段永基作为中关村证券大股东的最高执行人,恐怕难脱干系 
  ■中关村股份仅持有中关村通讯5%的股份,却为其承担了共计30多亿元的贷款担保。 
  市场人士指出,中关村通讯这30多亿的大部分可能被挪作他用了 
  ■段永基深度参与的*ST四通,竟对自己在深商行和深发展的大额资金往来毫不知情,各项必须的记录竟一概缺失。蹊跷的是,后来四通集团不动声色地把属于*ST四通的近2亿欠款还上。这些问题恐怕只有身为四通董事长的段永基能说得明白 
  ■段永基给中关村股份不断制造财务危机,中关村股份至今也未能从中解脱出来。对他的责任还没有追究,怎么能够选择他在维尔京群岛的公司作为受让方呢 
  ■对这个背负着沉重道德包袱或许还背负着相应法律责任的人,难道我们这个资本市场还要欢迎他回来吗 

  1999年8月,中关村最大的国有控股企业———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深市证券简称为“中关村”,代码000931,为避免与“北京市中关村开发区”相混淆,本文以下简称“中关村股份”)以股权置换的方式,借壳原琼民源公司,到深交所挂牌上市。 
  纵观其上市后的6年,即1999年8月至2005年6月段永基一直担任着总经理的这段历史,中关村股份从一家净资产规模达15亿元、现金超过10亿元、具有中国硅谷背景的上市公司,演变成为净资产缩水过半、四年三亏损、债务缠身并险遭退市处理的问题公司。 
  根据该公司公告,截至2005年11月30日,公司本部及控股子公司担保总额还有46.28亿元,其中逾期担保5.82亿元;涉诉担保2.44亿元,而公司的净资产仅为9.13亿元,调整后净资产为-9.07亿元。2005年再度亏损,持续经营困难。而在此期间,中关村股份的流通股市值损失总计高达150亿元之巨。 
  而正是曾把中关村股份“管垮”的段永基,在2005年6月辞去总经理后,于当年12月宣布自己将成为中关村真正的新主人。段个人控股、设在维尔京群岛的一家公司将从北京住总手里接过中关村股份25.01%的股权,成为最大的股东。

  对此,有识之士难免困惑,一个曾给投资者带来噩梦连连的人,有资格成为中关村股份的最大股东并掌握公司的方向吗?对于一个把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搞垮之后,再企图廉价买下、“合法”拥有的人,监管者究竟该向其发出什么信号?这样的事实一旦得到确认,对整个内地资本市场究竟意味着什么?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维持健康的市场秩序如何才能落到实处? 
  让我们回顾一下,担任中关村股份总经理达6年之久的段永基与其管理团队,是如何使这家公司一步步走向深渊的?
  

  于包装的“科技明星” 
  1999年8月,段永基初任中关村股份总经理一职时,原壳公司琼民源的不良资产已经被中关村股份的大股东北京住总以其拥有的地产项目置换出去。原琼民源流通股股东以1∶1的比例,按每股5.78元增发新股,中关村股份获现金10亿多元。经过此次增发后,流通股股东对公司净资产的贡献率达2/3。 
  在中关村股份的股票被炒得翻云覆雨之时,公开资料显示,段永基对外界强调该公司是中国硅谷中关村的象征并拥有中关村无形资产,同时声称中关村拥有四大支柱产业,即电信、生物制药、创业投资和科技园区基础设施建设等当时最热门的概念产业。 
  该股上市首日,股价高开高走,原持有琼民源股票的投资者全部解套。其后各大投资机构蜂拥而至,一路高歌。增发除权后,股价最高达44.80元。增发融资的主承销商———南方证券作为最大主力机构,深度参与炒作。其通过分仓控盘多少不得而知,但炒作该股给其留下巨大的资金黑洞似乎毋庸置疑,这也是其最终被关闭的重要原因。其他参与炒作的机构,从公开资料看,也还有很多。

  其后,随着网络科技股退潮和市场转向低迷,更重要的是中关村股份基本面恶化,负面消息频发,其股价也开始一路下滑,并创下2.25元最低价,只有最高价的5%。目前,该股价格仍徘徊在2.6元左右的低位区,各阶段投资者几乎全都不同程度套牢。那些在2000年上半年,以40元左右价格买入的投资者,手中的股票恐怕已经和废纸区别不大了。当然,大势低迷也是中关村股价不振的原因之一,但毫无疑问,更主要的原因是公司基本面的严重恶化。 
  资本高手何以失手 
  当初,段永基决定巨额投资长城电信133网,设立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已有政策风险。到了2000年下半年,国务院已经决定CDMA网不由民间来军民合建、军民共建,而是转给联通来建,要求中关村股份移交CDMA网。段永基当时拒绝移交反而加大投入。 
  到了2001年11月下旬,国务院决定对CDMA网先移交后清退,要求中关村股份在11月20日零点要全部完成移交,中关村股份照办了。但是令人困惑的是,段永基在把CDMA项目移交后,仍多次为CDMA网违规担保融资。这一重大决策失误和明显的严重违规行为,是中关村股份陷入长达数年的财务危机的肇始,并且至今仍难以摆脱。

  当时的长城133网只在4个城市开通,用户很少,根本无法与GSM网相比,更谈不上什么投资回报。而前期的巨大投入远远超出中关村股份的承受能力。当时,很多投资人不理解这个项目,段永基当时和其后也没有作过合理的解释。 
  以这个项目的名义,段永基分别于2001年6月、2001年12月、2002年3月、2002年6月共4次对广大公众股东隐瞒向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提供总计33.9亿元担保(依次为25.6亿元、5.1亿元、2.7亿元和5000万元)的事实。加之其他款项,目前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给中关村股份造成的财务负担已危及其持续经营能力,成为解决中关村股份问题的死穴。 
  身为中关村总经理的段永基为什么公然违背国务院的决定,不惜以个人和公司诚信为代价,变本加厉豪赌CDMA?其行为实在令人费解。 
  对这样一个“吞钱”的项目,中关村股份的管理层没有详细地向公众投资者如实披露过,而且,也没有就如此严重的债务问题向投资者作出充分合理的解释。更多地是在公开场合的轻描淡写和为自己做无力的辩解。

  中关村股份已成为一个空壳 
  中关村股份的其他主要投资情况怎么样呢?投资8亿元、占60%股权的中关村大厦项目,后来卖给了母公司;生物制药更没获得什么利润;投资2.5亿元、相对控股的中关村证券,自成立以来效益不佳,2005年年度业绩又报巨亏。 
  最近中关村证券再曝做庄健特生物(000416.SZ)丑闻。公开资料显示,中关村证券持有健特生物1000多万股流通股,为最大流通股股东。但据内幕人士称,中关村股份通过关联公司建有巨大的“老鼠仓”,是前期该股股价雪崩的主要原因。 
  这究竟对中关村股份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尚难预料,但有一点是公开的秘密:健特后台老板史玉柱和段永基是目前最亲密的战略盟友。如果中关村证券做庄健特生物得到法律确认,那么,段永基作为中关村证券大股东的最高执行人,恐怕难以完全摆脱干系。
www.163164.cn
  面对如此经营水准,人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关村股份在2002年和2003年连续两年亏损后戴上*ST的帽子,面临退市风险;为什么于2002年在大股东帮助下,为保牌苦苦挣扎,通过关联交易加变卖资产手段才勉强报表扭亏,逃过一劫;又为什么在2005年又重新跌入亏损泥潭了。因资金链的断裂,中关村股份已经将其持有的中关村证券和四环制药等公司的全部股权质押给各大银行。实际上,中关村股份已经是一个“空壳”了。 
  担保黑洞令段永基职业操守蒙羞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商场如战场,我们不能苛求公司经理人的每一项投资决策都准确无误。但是,如果每项投资都不成功,就很值得人们深思,甚至是怀疑了。 
  如果不是段永基先生的能力不足,人们就有理由质疑他作为中关村股份经理人的职业操守。 
  先看看段永基先生的简单经历:1946年出生,汉族,研究生,无党派,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理事长。 
  他在企业的任职,除中关村股份的总经理外,还有四通集团董事长及香港上市公司四通电子(0409.HK)董事长和新浪联席董事长等。因此,以他的阅历而言,其对我国香港、内地以及美国等地证券市场监管规则应是非常熟悉的。事实上,他任职香港上市公司四通电子董事长和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新浪联席董事长期间,也没有被交易所谴责的违规记录。 
  此时,我们有必要再回顾一下两条公告消息: 
  1.2001年9月29日公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存在以下违规事实:2001年6月,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为其参股公司北京中关村通信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向银行借款提供了25.6亿元的担保,占公司净资产的145%。对此事项中关村没有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该行为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对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予以公开谴责。 
  2.2003年12月16日公告: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存在以下违规事实: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关村”)分别于2001年12月29日、2002年3月26日及2002年6月20日为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提供担保5.1亿元、2.7亿元及5000万元。中关村对上述重大担保事项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03年半年度报告才予以披露,严重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4.1、7.4.3条的规定。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12.1条的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对北京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予以公开谴责。 
  如此重大违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尤其是第一次的担保额竟高达公司净资产的145%。事实上,此次担保3个月后即被交易所发现。 
  如果说第一次担保是因经验不足造成的初犯,那么,就在第一次违规遭受谴责的3个月后,中关村股份竟敢置交易所监管法规于不顾,故伎重演,铤而走险,接着又有第二、第三笔,着实令人震惊!这第二、第三笔担保,直到两年后才东窗事发,深交所为此又发了第二则谴责公告。总计违规担保金额超过了当时公司净资产的两倍。 
  尤为让人困惑的是,早在2001年5月,中关村股份将中关村通讯的多数股权转让了出去,手中仅剩下该公司5%的股份。中关村股份先后为这个只参股5%的公司,承担了共计30多亿元的贷款担保用于CDMA项目。但几乎在贷款的同时,中关村通讯联手其他企业,斥资数亿元,收购了重庆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出任重庆国投的总裁翁振杰是2001年段永基招募到麾下的一名资本运作悍将,历任中关村总裁助理、副总裁。联想到中国联通只肯为号称投资近30亿元的广东CDMA项目支付最多不到七八亿元的清退金,市场人士怀疑,中关村通讯的30多亿大部分可能被挪作他用了。 
  投资者或许不理解,段永基在海外公司担任职务时遵规守矩,为什么一旦换成中关村股份总经理的身份,就要屡屡明知故犯、挑战交易所监管权威呢? 
  内地资本市场违法成本低,在此得到印证:对中关村股份第一次重大违规,深交所仅对其进行公开谴责。在接到处罚通知书的3个月之时,中关村股份又开始犯案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对其继续进行的同一违规行为,交易所仍然只是再“公开谴责”了事。这件事的另一面就是,作为职业经理人,违规者缺乏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另外一点也值得我们深思,段永基在中关村股份总经理的位子为什么那么牢固?北京住总是因为请神容易送神难还是另有隐情?1999年,四通集团正处在非常严重的财务危机中,用段永基自己的话来说是好几次想跳楼,可为什么住总要请这位败军之将执掌中关村呢?这自然为以后中关村被掏空埋下隐患。


  专业人士认为,针对如此恶劣的违规行为,深交所应该建议中国证监会把段永基列为市场禁入者,永久性地不得担任任何上市公司和从事证券业务机构的高级管理人员。我们知道,在海外,如此严重的违规行为,上市公司的主要负责人肯定要被严惩;由此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亦可通过法律手段获得赔偿。

  让我们再看看段在他的“另一颗星”———*ST四通中的更恶劣的表现:段永基执掌的四通集团1998年5月成为华立高科(后更名为四通高科,深市证券代码000409)第一大股东。其中段永基1998年5月至2000年3月任该公司的董事长,2001年7月至2002年5月任董事。 
  当时该公司股票借重组题材爆炒,但四通集团对公司没有任何实质性重组动作,反而在该股权经过几次质押融资之后,于2001年11月退出四通高科。此后,该公司连续3年亏损,带*ST被暂停上市。 
  下面是*ST四通的一则公告:2004年6月17日,中国证监会深圳稽查局给公司下达了立案调查通知书,通知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据本立案调查需提供资料清单显示: 
  一、公司2000年7月向深圳商业银行上步支行贷款人民币500万元; 
  二、公司2000年9月、10月、11月签发了由深圳市商业银行桂园支行承兑的人民币90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 
  三、公司2002年7月签发了由深圳发展银行科技支行承兑的人民币2亿元银行承兑汇票; 
  四、公司2002年8月签发了由深圳发展银行科技支行贷款人民币40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 
  以上事项公司档案及财务资料中均无记录。经向深圳市商业银行查询,因公司在深圳市商业银行账户已注销,公司未能获取历史开户情况及相关贷款资料。经核实,现公司在深圳商业银行已无任何负债。 
  根据深圳发展银行科技支行提供的公司历史对账单显示:2000年10月26日,公司在深圳发展银行科技支行开户,截至2003年12月21日,公司拖欠深圳发展银行科技支行贷款本息人民币183620556.46元。经与深圳发展银行核实,该欠款均由四通集团公司承担连带还款保证责任。2004年4月20日,由四通集团关联公司偿还公司欠深圳发展银行科技支行本息合计人民币187077760.00元。至此,公司在深圳发展银行无任何负债。 
  以上事项公司董事会档案及公司财务资料中均无记录,无法确认是否履行必要的审批和决策程序,也未经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这则公告发人深省,*ST四通对以其名义在深商行和深发行发生的如此大额资金往来,竟然毫不知情,各项必需的记录竟一概缺失,怪不得证监会要立案侦察。更蹊跷的是,后来四通集团不动声色地把属于*ST四通的近2亿欠款还上。人们有理由怀疑,这可能是几笔见不得人的交易。不然,四通集团为什么要冒名*ST四通借款,在事情败露后,又主动还上*ST四通名下的欠款呢? 
  另外,我们应该提醒读者的是,这4笔业务发生时,段永基均不在公司任职;尤其是后面2笔业务发生时,四通集团已经完全退出了*ST四通,段永基有没有介入这2笔业务?他是如何介入的? 
  这些问题恐怕只有身为四通董事长的段永基能说得明白,不知道他在接受中国证监会深圳稽查局调查时是怎样作出解释的。

  段永基疯狂敛财做什么
  无论是中关村股份一笔笔的巨额担保还是利用*ST四通的名义进行多项大额贷款,时间均集中在2000年7月到2002年8月的两年间,而且是悄悄进行的。 
  那么,段永基利用两家上市公司敛来的那么多钱做什么呢? 
  或者我们可以从段永基的一次公开演讲(2003年2月14日至17日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三届年会)中看出一些端倪。“到了1997年的时候四通是被动转型,因为四通遇到财务危机。中关村企业被骗的机会是最多的,你们虽然叫我老江湖,但是我被骗的钱数和次数可能比你们在座各位都多。”“好多同事说段总情绪不正常,老说跳楼,但是我想正是做了MBO,四通人把这个做成了一个事业。我们这几年真是艰难困苦。我们去年(指2002年)基本上摆脱了严重的财务危机。” 
  跳楼都想过了,还害怕什么交易所谴责甚至坐牢吗?被骗的次数多了,也许就从中学会了骗人?利用两家上市公司骗来那么多钱,自然四通集团2002年也就摆脱了严重的财务危机。四通集团搞MBO花了多少钱?这笔资金的直接或间接来源在哪里?如果是用中关村股份的部分钱还了四通集团的债或者是做了MBO,那么也就怪不得中关村股份的财务问题那么难解决了。 
  另外,中国证监会1999年12月6日对四通高科及原华立高科进行公开处罚,提及该公司1998年中报虚假披露资产、损益、募集资金用途和隐瞒公司资产抵押情况等问题,当时身为该公司董事长的段永基按理说应该是个知情人,恐怕也难辞其咎。 
  2004年3月1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还曾给中关村股份下达了立案调查通知书,对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但时至今日,仍无结果。人们尚不知道,中关村股份究竟有多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身为主要责任人的段永基是否应当受到惩罚? 
  段永基要杀回马枪 
  现在,熟谙国内资本市场规则的段永基真的要来收购中关村了!根据协议,北京住总将其持有的全部中关村国有法人股权2.7亿股全部转让出去。实际控制人为段永基,专为本次收购而设立的海源控股受让其中的25.01%,另一公司海德实业则受让15%。 
  这笔交易受到有识之士的质疑。虽然,中关村股份已经成了北京住总乃至北京市国资委的一大块不良资产和麻烦制造者,急于抛掉这块“烫手山芋”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其转让价格远低于净资产价格,明显违反了国资管理的相关规定,其中由住总集团预留承担转让标的股份的股权分置改革成本的说明更是匪夷所思,没有法律依据。 
  另外,把段永基的维尔京群岛公司作为受让对象十分不妥:段永基曾给中关村股份制造不断的财务危机,并且中关村股份至今也未能从中解脱出来。对他的责任还没有予以追究,怎么能够选择他在维尔京群岛的公司作为受让方呢?即使段永基没有刻意制造中关村股份的财务危机,但从他过去的经历看,他也不是个解决财务危机的高手。 
  把中关村股份交给这样的人,显然不是对全体流通股东尤其是中小投资者负责的态度。 
  还有一点,上述两家收购公司海源控股和海德实业之间的关系可疑,尽管其公开声称两者“在股东构成和高管任职上未发现存在关联关系”。但据内幕人士称,注册在重庆的海德与重庆国投有关,而重庆国投曾经被中关村通讯控股,中关村股份曾为后者提供30多亿担保。也就是说,两家公司一个在段永基的控制之下,一个曾经大大受益于段永基的30多亿元巨资担保。如果两家公司确有关联,则有可能是通过这两家公司受让股权,刻意隐瞒其行动一致人的身份,绕开要约收购。 
  人们呼吁,无论从维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还是为中关村股份员工的未来着想,还有为首都国企和整个中国硅谷的形象着想,相关部门在批准此项交易时都应三思而后行,高度慎重。 
  人们建议立即着手调查段永基在中关村股份任职期间造成国有资产损失的个人和管理团队责任;调查相关公司巨额资金可疑往来的背后,是否涉及其他违反证券监管和经济犯罪的活动。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