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张若玫:开始中国女性在美利坚的创业传奇


  
 
  2005年12月15日,星期四。
  北国的严冬已经完全降临,寒风掠过长安街头,将路两旁的银杏树剥脱得干干净净,光秃秃的躯干上已经找不到一片叶子。但此刻坐落在中国最繁华的商业街——王府井大街上的东方广场大厦里,却温暖如春。张若玫的办公室就在E座的16层,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就可以俯瞰整个长安街繁华如织的车流与人流。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冬日的阳光就如一张温暖的丝棉被,将室内的主人裹在一片温馨的世界里。
  “我是一个有中国情结的人。”说话的时候,她带着一种很自然的笑意,这种表情好像不是在接受采访,而是在作一次倾心交谈。
  这位祖籍浙江绍兴的女子,自小台湾长大。在台湾交大毕业后,只身来到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一个中国女性在美利坚的创业传奇。
  幸运女孩
  “其实,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张若玫说。她一再把自己创造的传奇经历当作一种人生幸运。从公开的资料中了解到:当她在普渡大学寒窗苦读时,她很幸运的得到了校方150美元的奖学金,正是这150美元使得这个来自中国台湾的女孩不用像其它留学生一样去兼职。或许张的血液里流动着祖先遗传下来的某种勤奋基因,这种良好的习惯使得张很快在普渡大学脱颖而出,而且她的努力再一次得到了校方的肯定,仅仅6个月之后,校方决定将张的奖学金由150美元上涨到250美元,靠这笔奖学金张若玫读完了博士,直至毕业。
  走出普渡大学的校门,幸运之神再次光顾了这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女孩。
  因为成绩优秀,毕业后不久她就接到了贝尔实验室的邀请。作为全球顶尖的实验室之一,张深知“贝尔”的份量,在这里她得到了将理论应用于实践的机会。也许是天生聪颖、也许是天道酬勤,总之,张在这里是如鱼得水,并将这种应用发挥到了极致。一个女性发明家很自然地在这个男性主宰的机构里成为风云人物。
  据说,张是走进该实验室的第一位女性电脑研究员。
  凭着出色的聪颖与勤奋,张开发出了高稳定度多工传输协议,这项技术对当时的数据传输带来了突破性的革命——它能同时给多个用户传输数据,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
  凭此,张获得了专利权,梦想的大门终于朝她打开了。
  冒险
  张若玫是一个具有典型东方特质的女人,娇小的身材,圆润而极富表情的脸,目光机警而敏锐,有一种洞察秋毫的犀利,判断准确而行动坚决。在她讲话的时候,偶尔也会微笑一次,但是当她的微笑将整个融洽的气氛带向高潮时,她又立马恢复了严肃。一种领导者的威严再一次呈现在你的面前,这种迅速而快捷的角色转换有时会让没有心理准备的人猝不及防。
  “人有时要敢于冒险。”张若玫指的是当年她从贝尔实验室里走出来,作为一个取得了多项技术发明的科学家,放弃在这个领域里所取得的成就与地位,从一个纯粹的科研机构走向市场化公司,这需要极大的勇气,至少在当时是一个冒险。“我的朋友都认为我在玩游戏,但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张若玫来到的是当时在硅谷并不太出名的SUN公司,至于为什么选择SUN公司,张若玫没有说明原因。但是,事实证明张若玫的选择是正确的。她在SUN的同事中有一位后来被称之为JAVA之父的James Gosling,正是由于有这样一大批优秀人才的加盟,SUN很快在硅谷里有如它的名字——太阳(SUN)一样蒸蒸日上。在这里,张看到了将实验室技术转化为市场需求后的巨大前景,这种前景让张若玫更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和价值所在。
  张若玫加入SUN两年后的1986年3月,Sun公司成功地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夜暴富是很多人的梦想,但硅谷却每一天每一刻都在上演现代版的芝麻开门的故事。作为一个未来行业的领军人物,张若玫在这里得到了她从实验室走向市场化的第一次洗礼。张认为这是上苍对她勤奋耕耘的一种馈赠,而且是一种无价的馈赠。
  现在的任务是:离开SUN,搭建一个更大的舞台,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
  如果说从台湾新竹交通大学毕业来到美利坚,张若玫的选择是为了追求心中的梦想。那放弃贝尔实验室的工作来到SUN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冒险了。现在,张若玫又要开始新的赌注,一次更大的赌注。
  挫折
  在还有一半股权没有拿到手的情况下,这个冒险女人再一次匆忙地踏上了未知的旅途。“有时,人不能把什么都设计好了才上路。”
  的确如此,如果开创一种没有任何风险的事业,那么,这种事业一定毫无价值。人生如此,事业亦如此。
  时光流转到了1986年,张若玫来到了Teknekron公司——这是她的丈夫以及另外两个朋友在华尔街开创的一家软件公司。公司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为华尔街的金融公司提供技术咨询。一直以技术研究见长的张若玫,此刻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她必须独自面向客户,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张在Teknekron公司得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帮助华尔街的目标客户解决信息传递方面的工作。
  当时的华尔街大亨们采用的是路透社接入系统,采用的是硬件接入,这就需要人工在信息显示屏前不断地切换各种频道——一种既劳时又费工的工作,这在今天看来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原始工作方式。但是,就是这种“原始方式”却操控着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与贸易。
  张若玫决心用自己的智慧解决这一问题。
  最好的方式就是用系统软件的方式来替代人工切换。其实,这是一个很现实的想法,这样做不仅降低了运行成本,更重要的是节省了时间。
  当张若玫把这个想法告诉高盛公司时,高盛认为可行,并鼓励张继续进行下去。但最后高盛公司不知何故拒绝了与张合作,至今张也未能明白为何高盛在最后关头拒绝了张若玫的新设想,第一次合作失利对张的打击非常大。“有一种很无助的感觉。”
  但是,张很快就从失利的阴影中恢复过来。张的这种既拿得起、又放得下的超然心态成为了日后她攻城掠地、所向披靡的秘密武器。在与丈夫经过一个无眠之夜后,夫妻二人决定重振旗鼓,共同面对不可知的未来。
  第一桶金
  “他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是一个很好的合作者,他既是朋友,也是爱人。”一个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女性,一个美利坚民族的后代,这样一对异国情侣,共同的创新精神以及对成功的渴望决定了他们不轻言放弃。
  出击,此刻成了唯一的出路。
  就在张一筹莫展的时候,处在困境中的她认识了富达基金公司(FidelITy Mutual Fund)的代表。这是一家正处在上升时期的高成长公司,在资金充裕的时候,富达基金手里运作的资金近千亿美元,此刻的富达基金也在为自己的系统交易平台不能适应大规模的资金运作而大伤脑筋。
  共同的需求决定了双方历史性的握手。
  人生往往有一些这样或那样的渡口,最困难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取得突破的关键时刻。如果不是当初高盛拒绝了张,也许今天最多也就是华尔街多了一套很流畅的软件交易平台。而不会有一个美国顶尖的企业家的崛起。
  尽管,富达的管理层很认同张若玫的想法,但要真正的采购张的软件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张若玫来说,这是她的第一个客户,也是她迈向成功的第一块基石;对于富达基金来说,它将要用一套前人从未用过的软件来改善自己的工作状况,这对于富达基金来说多少有了一点冒险的成份。但是,美利坚民族就是一个冒险的民族,与张若玫的大胆创新简直一拍即合,大有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势。
  大约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张若玫将人生中的第一个目标客户——富达基金拿下。
  这六个月对于张若玫日后的职业生涯产生了何种影响或许连她自已当时都没有意识到。尽管第一单所赚得的钱只有50万美元,与日后张若玫所拥有的巨大财富无法相比,但是,这毕竟是张若玫在“投资交易工作站(Trader Workstation)”掘得的第一桶金。
  下一步
  有了开始,接下来的路就好走多了。
  这也许就是成功人士与非成功人士的区别吧。大多数成功者都在最困难的时候顶住了压力,突破了瓶颈,最关键几步没有走错,跨过去了就是成功。否则,就会败得一塌糊涂。
  很快,“投资交易工作站(Trader Workstation)”成了业界新标准,不仅华尔街大量采用,此后欧洲金融界、工商企业界也趋之若鹜,随后,日本的著名企业也加入了张若玫的客户名单之中。
  令张感到意外的是,她的成功却影响到了另一个机构在这一领域的市场份额,那就是路透社。在“投资交易工作站(Trader Workstation)”问世后的8年之内,许多新生力量开始堀起,“投资交易工作站(Trader Workstation)”的大量应用直接影响到了路透社的业绩,一度从80%下降到20%。
  路透社终于看到了“投资交易工作站”的高效与前景,在几经磋商后,最后决定买下Tekneron,并最终以1.25亿美元成交。
  这一年,张若玫不到40岁。
  如果张若玫此刻退休,坐拥千万,后半生也会过得有滋有味,但是,她没有这样做。
  将Tekneron转让给路透社不久,张若玫与丈夫就决定再开一家新公司了。只是,令张若玫没有想到是,这一次竟取得出人意料的成功,将一个普通女性推到行业领袖的位置上。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世界的软件业进入了后“DOS”时代,为商业应用而开发的企业应用软件大行其道,成为一支新的产业力量,并最终推动了商业、金融业的互动发展。EAI等的成功印证了这一点,并成为那个时代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科学技术是没有止境的,软件业尤其如此。
  在一个个信息孤岛形成之后,如何将这些信息孤岛联接起来,在各个孤岛之间架起一座座高速公路,实现无障碍地在各个孤岛之间快速奔驰,这种软件必定大受欢迎!
  目标已定,下一步就是行动。
  未来在中国
  正是基于这种富有远见的目标,Vitria(远创科技)应运而出。
  在所有IT精英们忙着上市、融资、扩大规模、占领市场时,张若玫却意外地消失了!
  “成功往往是在做哪些在别人看起来很不聪明的事情。”张若玫再次退入幕后,埋头苦干了四年,拿出了第一个系统集成产品,这个系统的问世,开创企业应用集成系统的新时代。这一次,敢于吃“螃蟹”的是大名鼎鼎的联邦快递。
  “我们挑选客户的原则是求精不求多。”这一规则沿用至今。
  联邦快递就是联邦快递,有如它的名字,一夜之间,Vitria公司所开发的系统平台由于联邦快递的成功应用,在业内声名鹊起。很快,AT&T、SPRINT、BP、德意志银行等著名公司也加入了张若玫的客户名单之中,业界为之轰动。
  1999年,Vitria公司成功上市,成为当年最著名的IPO公司之一。这一年,张若玫得到了她的荣誉,与思科、亚马逊公司的总裁一起被Fortune杂志授予“著名eCEO”。2000年,张若玫成为Forbes全美400富豪首位入榜的华裔女性;2001年,张若玫被《商业周刊》评为“年度优秀企业家”。 
  今天,Virtria在全球已经拥有了30多个办公室,公司研发的应用集成产品已成为一流企业的首选目标,在世界范围内有超过500家大企业采用了Virtria的集成平台。 
  也许是“冒险的血液”与生俱来,也许还有其它原因,张若玫的解释是:一种中国情结。正是这种情结,使得张若玫踏上了返回故乡——中国的旅途。
  在大洋彼岸功成名就的张若玫,2003年2月走上了上海交大的讲台,这是张若玫第一次回到内地。一个月后,她再次来到中国。
  2004年,一个名称极富民族特色的麒麟远创软件(中国)公司在京成立。“麒麟是中国古代的一只神灵之物,我要借助它将最先进的软件带回中国。”
  记者问张若玫:“这次回到中国开创事业,在‘赚更多的钱’与‘中国情结’之间,是哪一项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张若玫答:“后者。”
  访谈 
  《中国商界》:为什么给自己的公司冠名为“麒麟远创”?
  张若玫:麒麟是古代中国的一只神灵,代表吉祥,也是中国特有的神兽。而且麒麟的中文与英文是同一个发音,是一个完全中国化的名字。我希望“麒麟远创”这个公司名字不但代表中国信息时代的开始,还使人们对中国的认识从“made in China”变成“invent in China”。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未来是中国的,我相信全球软件创新的革命性工作将由未来的中国来完成。
  《中国商界》:未来属于中国,也属于“麒麟远创”,那“麒麟远创”准备在未来发挥哪些方面的优势呢?
  张若玫:在麒麟成立的初期,还没有一个销售人员的时候,我们就先建立了一个大型软件工程师的团队。现在,麒麟远创的研发人员已经超过100人。中国有最好的人才,关键是要对这些人才有系统地加以培养。 
  我们把最核心的平台及源代码带进国内,用最先进的技术作为基础,然后由这些国内训练的工程师来做对客户、合作伙伴的培训、支持与咨询的工作。这使我们可以在很短期间很快地训练出一个国内最大的集成产品团队。软件科技的创新工作将会在中国得到极大的发展。
  《中国商界》:你在美国可以说是功成名就,集财富与荣耀于一身,为何还要在“知天命”的时候来中国闯荡,仅仅是为了事业吗?
  张若玫:不仅仅是为了事业。
  你知道中国绍兴最容易出哪一类人?是师爷。我的祖籍就在中国浙江绍兴。这次到中国来,一个方面是中国的市场吸引着我;另外一个方面是,我想把最先进的技术带回中国。这里面既有挑战自我的意思,也有回报国家的想法。
  《中国商界》:每一个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在中国存在的理由必须是能熟练运用中国的商业游戏规则。你虽然是浙江绍兴人,可你长期生活在美国,可能你谙熟华尔街的游戏规则,但不一定就了解中国的商业游戏规则,特别是某些潜规则,你了解多少?
  张若玫:(微笑)我既然能在华尔街闯出一片天下,自然也有我的过人之处。当初从一个技术人员出身,到现在的身份,并不是一天成就的。也是经过长期的磨练得来的。华尔街有华尔街的商业游戏规则,中国有中国的游戏规则,这是必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你要学会运用,我想我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这是我本人的特长之一。
  《中国商界》:你常常说“要把在中国的业务当作一个事业来做”,你的这种事业情结中,有多少成份是因为你的“中国根”在起作用?还有多少成份是为了赚钱?
  张若玫:就目前来说,中国的技术特别是软件技术与美国还有很大的差异的。来到中国的是二流技术甚至是三流技术,最先进的技术还在美国,这是事实。只有把中国的业务当作一个事业来做,才能做得更好,这样才有可能把最先进的技术带进中国。
  另外,我回到中国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刚才前面已经说了。
  《中国商界》:“麒麟”进入中国的时间不是很长,处于成长阶段,面临的困难一定不少,你准备以何种方式来实现突破,来掘得你在中国的第一桶金?
  张若玫:有一些企业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客户,包括中国建设银行在内的一批中国企业都在用我们的软件,我们的目标是先做金融业与银行业,然后才是企业,也有可能几个方面同时进行。
  《中国商界》:在你的日常生活中,最热爱的运动是什么?像女性喜欢美容、保健、健身这些你都爱好吗?
  张若玫:(笑)你说的这些我都不喜欢,也没有时间来做。工作闲暇之余,我和丈夫就在世界各地旅游。对古代建筑、古代雕刻以及古代工艺品我很感兴趣,这些往往是最容易引起我兴趣与关注的地方,也容易引起我的驻足。 
  《中国商界》:你身为企业家,同时身为女人,在享受生活的同时,又取得了如此引人注目的成绩,你有什么经验可以传递给其他的正在奋进中的中国职业女性?
  张若玫:女性和男性都一样。都得有自己的目标,有了目标剩下的就是执行与实施。在整个过程中,遇到挫折是肯定的,关键是如何学会挺过去。有时,关键的时刻只有那么几步。
  《中国商界》:据说,你的办公室不仅是自己设计的,而且连所有的办公设施都是在你亲自指导下采购的,甚至连它们摆放的位置都经过了精心设计,这种在生活中的“事必亲躬”情结是不是贯穿于你事业的始终?
  张若玫:不是这样。我喜欢自己设计一些东西,包括我的生活与工作环境,但是在具体的工作中,我不会这样去做。总的目标确定了,剩下的工作(她指了指在场的工作人员)就由他们来完成(笑)。
  《中国商界》: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你是如何说服富达基金用你的产品的,从认识到让他们接受你的产品花了多长时间?
  张若玫:我就如实地告诉他们这是我的第一个产品,事关重大。有时,客户更愿意了解事实的真相。从认识到让他们接受我的产品,前后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
  采访手记:
  张若玫以她传奇般的人生经历,留给了我们一段令人心折的创业故事。故事的本身或许不很重要,重要的是产生这种传奇的时代背景。有了它,才会有更多的“李若玫”、“赵若玫”出现;有了它,才会有更多光芒四射的群星来照耀我们的星空。我们不得不为这个令人心仪的时代感到骄傲。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