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辍学女孩干出的大事业


  
 
  别小看了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姑娘,虽然她自己只养着不到100头猪,但来宾市南泗乡的10万头猪一天也离不开她。虽然风风火火,不修边幅,但每年都有近百万元装进了她的腰包,她赚钱的本事和养猪的技术让村里的同行佩服得五体投地。 
  农户:“拿刀那么稳,后来真的一分钟阉了一头猪了。” 
  从十七岁开始,天天与猪相伴,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了养猪事业。这也让它成了来宾当地名气不小的养猪专家,在养殖户中一呼百应。然而,春风得意的背后却是她从苦难中爬过来的艰辛历程。 
  卢玉良17岁那年,父母双双病倒。大哥养鸡赔光了所有本钱,大姐种着十几口人的土地。卢玉良排行老四,为了小弟和小妹能读书,家里人决定在她和二姐中间选择一人离开学校,找点行当来补贴家用。 
  哥哥:“因为家庭大,没有办法,必须要有人,要做一点工作事业。” 
  卢玉良:“后来我见二姐哭鼻子,哭了一个晚上。”
  哥哥:“不做的话,下面很多老弟老妹要读书,都没办法照顾。”
  卢玉良:“我就跟她这样子说,算了,我给你去读,我在家。” 
  卢玉良的决定让二姐顺利到桂林上了一所中专,学习兽医技术。父亲身体好时杀猪26年,家里人决定让卢玉良留在家中养猪,父亲则通过徒弟从外地买回了5头别人准备淘汰的老猪。 
  卢玉良:“曾经有过一次10元钱一斤的猪肉,那猪价正是高峰期。” 
  17岁原本是在父母怀中撒娇,在学校汲取新鲜知识的时候。因为有体育特长,卢玉良还梦想着有一天能驰骋在体育赛场上。但残酷的现实只能让她暂时放弃了这个梦想,唯一能做的就是天天和猪呆在一起,她的工作就是喂食、打针。 
  卢玉良:“我哥配药给我姐,我姐又叫我去,是两头猪的药,我姐说一边打一针,我以为是这是两边耳朵打的,一起打到一头猪上边去了。”
  
  当时的每头猪都是家人省吃俭用换来的。如果打错药害死任何一只猪,卢玉良根本无法向家人交代。幸运的是,猪倒是没有大碍,但她的疏忽却让传话的二姐非常生气。
  卢玉良:“她就说我笨,笨的可以,我从来不喜欢人家说我笨。” 
  自己本来考上高中,因为二姐她的梦想才被流产。这一次二姐不但没有安慰,反而责怪她,这让卢玉良非常委屈。暗地里,她就与专门学兽医技术的二姐较上了劲,对于养猪的每一项关键技术她都要细心琢磨。 
  卢玉良:“我就发誓,在一年以后,我的水平如果不超过你的话,我就不姓卢。” 
  赌气归赌气,猪还是照样要养。刚养猪一个月,家里有一头母猪又生下了一窝小猪,对二姐的怨恨还没有完全消退的卢玉良,却被这头刚生完猪崽的母猪吓得魂飞魄散。
  卢玉良:“这个猪身上的这一条毛竖起来,张着嘴巴追着你,你不怕啊,就像鳄鱼一样要吃你。”
  原来,为了保证猪肉细腻,就要给刚出生不久的小猪阉割,就在她准备动手时,母猪突然跳出了猪栏,直奔卢玉良。卢玉良庆幸自己有一项体育特长,虽然没能用在赛场上,但却救了自己一命。 
  卢玉良:“我一向跑步都是很快的,在学校的时候人家都称我是飞毛腿,我跑出来的时候,因为猪的身子比较长,前面有个转弯,我就弯过去了,它弯不过去,它马上就追不上我了。” 
  侥幸逃过这一劫,从此以后,卢玉良每一次跟母猪的接触都很小心。到年底时,她算了算,自己已经陆续卖出了上百头小猪。就在卖猪后的第二周,她从哥哥那里得知,当地另一个猪场的猪价却比自己的高出很多。 
  卢玉良:‘那时候我们这里的小猪才卖4-5块钱,他那里的就可以卖到八九元钱一斤。”
  经过打听,当时卖9元一斤的猪全部是二元杂猪,品种比自己养的本地土猪优良。卢玉良准备从那家猪场引种时,却意外地得到一个好消息。
  哥哥 卢国随:“他们的企业正处于倒闭,养不下去了,我们看准了那个市场行情。” 
  卢玉良:“他们原来是10多元一斤,掉到8元、9元一斤,掉下来就没信心了,他就卖了,他就想卖了。” 
  得知对方想低价转让猪场时,卢玉良就想盘回。即使掉价到了8元,但是与自己四元一斤的猪相比,那些猪依旧是优良品种。但当时的那个猪场周围没有任何村庄,非常偏僻。 
  哥哥 卢国随:“要拿下来,你敢不敢去,他说没问题,这个包在我身上了。 
  卢玉良:“这个里面是装猪的,这个是料房,这一间个是我住的地方。”
  卢玉良共花费四、五万元买下了别人转让的200多头猪,并租下了这个猪场。就在她在这里住下的第一天深夜,黑暗笼罩下的大山寂静得让她窒息,无名的恐惧开始向她袭来。
  卢玉良:“后面就拿铁铲顶着门,我就想,如果有人来欺负我的话,我就拿铁铲打他,如果打不过的话,我就在枕头下还放一个阉猪的刀片,我就死给他看,都不让他欺负我。” 
  几十里的大山内,除了猪,人就只有卢玉良一个了,那年她刚满18岁。但是每天的忙碌和赚钱的决心让她很快忘却了内心的恐惧。 

  卢玉良:“一旦小猪生出来,都会有动静,一听到那个声音,我马上就会给猪接生。我在这里睡的时间,睡在这种地方多过睡在床上。 
  三个月的时间,这个花季少女在养猪中寻找到了生活的乐趣。 
  三个月后,在这个空旷的场地,谁也没有想到,一件好事正在慢慢靠近她。
  原乡党委书记 覃剑武:“以前的公社不是有一个废弃的拖拉机站吗,大概占地两三亩,我就说我们是不是拿这块地扶助她。”
  卢玉良:“租15年,免5年的租金。” 
  在当地乡政府帮助下,卢玉良从山里把200多头猪牵进了废弃的拖拉机站,这里人流量大,有利于生猪销售。经过改良的猪虽不同于本地土猪,但在本地却卖不上高价。要想卖上好价钱,在当时只能卖给专门收购小猪的广东客商。 
  卢玉良:“人家最大的要求就是要多,一车至少要100头以上。” 
  由于自己养猪不到300头,大小不一,客户要货时数量根本就不够。要想大量养殖,卢玉良已没有多余资金投入,再三思考后,她决定发动当地农户养殖新品种猪。 
  农户:“当时我真的有点不相信的,一个小女孩你能做些什么。” 
  卢玉良:“当地人还没有意识到品种改良的效果,所以他就不敢养这品种的猪。”
  卢玉良承诺先赊母猪,并随时可以上门解决养猪技术问题。她的真诚渐渐打动了当地农户。养殖户的数量逐渐增加。2000年时,南泗乡50%以上的农户全部养上了猪。村里人一起凑到足够数量的猪,价格就能提高了。
  卢玉良:“够一车的话,我的猪就可以提价卖了,提到30、50元一头。” 
  农户:“我卖了10几头大猪,我卖了1000多元钱,当时我真的很高兴。” 
  卢玉良发现,改良后的小猪在广东市场非常畅销。为了获得更多利润,她决定卖掉自己养的所有的猪,提高场地的利用率。她从农户手中收购30斤左右的小猪,调养到80斤左右,再卖给广东客商,这样每个月猪的出栏量就比以前一年的出栏量都要多。 
  卢玉良:“如果我拿这个场地自己来养的话,一年也只能出栏1000头,但是我收农户的小猪回来,再调养,然后再卖出去的话,我一个月就可以出栏1400到1500头小猪。”
  2003年时,当地80%以上的农户都养上了猪,农户增加收入的同时,卢玉良也赚到了她人生当中的第一个30万元。2004年春节,独自一人闯荡6年后,卢玉良终于有机会和家人美美地吃上了一顿团圆饭。
  然而,全家人并没有高兴太久,2004年春天,卢玉良却发现自己收到的小猪是越来越少。 
  卢玉良:“除非是碰到什么难题,资金不足了,农户才会把小猪卖给我,所以收到的小猪是特别少。” 
  原来养殖户为了获得更高利润,都不再通过卢玉良经销生猪,而是自己将小猪养到80斤以后销售。卢玉良的生意逐渐冷清下来,闲不住的她就经常帮助农户去解决技术难题,没想到和养殖大户黄玉凤的频繁接触却让她发现了新的商机。 
  黄玉凤:“很多厂家他都想打进我们厂家,都被我一一拒绝了,特别是在技术方面,他都服务不到家,他只管卖了料,他就走了。”
  黄玉凤是当地养猪大户,每天对饲料的需求量就有2万多斤。有着精湛的养猪技术的卢玉良就想自己来经销饲料,并同时免费提供技术服务,来满足养殖户的需求。2004年春天,黄玉凤的一次求助帮卢玉良打开了饲料销售的大门。
  黄玉凤:“母猪大出血,那个血喷得到处都是,我紧张得不得了,我用棉花擦也不行,怎么找那个血管都找不到,后来我实在不行了,想可能她还没醒呢,我就不管了,我就打电话。” 
  当时,黄玉凤的母猪产崽时大出血,卢玉良在凌晨4点赶到,帮她给母猪做了缝合手术,才避免了当时那头母猪的死亡。 
  黄玉凤:“一头母猪要花2000-3000元千才能生崽,所以说,救得活一头母猪,我们农户的损失就少了。” 
  从2004年开始,黄玉凤的猪饲料全部从卢玉良那里购买,当地其他养殖户也纷纷跟着购买。这些饲料只有十分之一的量是她经销的别厂家的,剩余部分都是她根据不同农户的不同生长期的猪专门配置的。
  卢玉良:“如果整天去看人家猪,去帮他,提高他们的效益也就是提高我的效益。”
  现在,来宾市80%以上的养殖户都购买卢玉良的饲料,这个看上去稚气未拖脱的小女孩也解决了很多农户的难题,在整个来宾市引起大面积的关注。 
  妇联副主席:“她把自己的利益与群众的利益结合起来了,只有群众做起来了,她自己才能够发展,这点她自己心里面是很清楚的。”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