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李晋吉:年轻与无线互联网都没有极限


  

  “哪怕夜里两点,你打电话也肯定找得到他。”李煌赞赏地说到,“他们充满热情。” 
  风险投资商华登国际的投资总监李煌电话那头,是李晋吉,一位26岁的年轻人。李煌在2005年底为李晋吉的事业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现在,李煌与李晋吉例行通话的时间提前到了深夜12点。李晋吉的公司早晨要开会。李晋吉的公司开办这一年半以来,也是逐步摸索成为一家规范公司的日子。 
  李晋吉,无限新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门下最著名的产品是3G泡泡网。“中国未来的互联网不是建立在电脑上,而是建立在手机之上。”这是李晋吉的判断。持相同判断的创业者和风险投资者不在少数,他们把手机上网称为“无线互联网”行业。刚刚过去的一年间,这个行业里有点历史的诸如空中网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更多的免费WAP站点挟新生代锐气如雨后春笋般滋生,而3G泡泡就是其中之一,也是用户量和影响都非常靠前的一家。 
  哥们儿今年要做大的 
  没有用于激发创意的公司挂件,没有随处可见的彩色LOGO,这是一个朴素的总裁办公室:一个沙发,一个书桌,一个书柜里放着公司的营业执照。几乎没有装饰,唯一醒目的是,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白色的饭盒。 
  出门看到的也同样简单,没有五颜六色的指示牌,没有水色壁画写着公司的发展史,角落里没有滑板,当然,门口也更不可能有小狗。这个最朴素的格子办公室密密坐满了人,人人埋头。只有一块白板靠在墙上,上面记着满满的手写数字,这是公司的营业数据。 
  这是“80后”总裁李晋吉和他领导的“80后”员工队伍。不过他们不喜欢被贴上“80后”标签。如果一定要用标签来表示他们的话,他们相同的“标签”是,每天中午人手一个的盒饭,还有3G泡泡。 
  李晋吉年龄不大,做过的工作却不少,替别人打工、自己创业,大二下学期从就读的哈工大计算机专业“溜号”,开始创办自己的第一个公司,李晋吉前后呆过6个以上的公司,行业跨度也大得让人吃惊。“你相信吗,我还开过一个餐馆。”李晋吉笑着说。 
  在创办无限新空之前,李晋吉在TOM.COM的无线部门工作。除了收获业务经验,还从这里带走了可以共同创业的伙伴。在更早之前,他和自己的师兄还创办了从事无线业务的公司。 
  正是因为这些磨炼,李晋吉看待问题有自己的成熟一面,而做事情,则又有着年轻的激情。创办无限新空,李晋吉和同伴们一开始并没有太清晰的想法。他们只是明白,无线的机会一定要抓住。技术够,创业资金也不缺,尽管还没有确定主营业务,也没有风险投资,无限新空还是如期开业了。在李晋吉和同伴们眼中,这家小小的公司已经“万事俱备”。 
  主营业务是什么?不知道。不过这也没关系,李晋吉和同伴们开始了自己的探索。手机杂志是个热点,做!游戏是个热点,做!图铃下载是个热点,做!李晋吉和同伴们前后做了12个项目,把他们认为可行的方案都尝试了一下。在这个过程中,技术人员不断地发掘可能的方式和应用,也不断地收集用户的反馈意见。 
  公允地说,WAP现在的应用还非常简单,界面没有多少色彩,内容也是排列整齐的干巴巴一条条文字。如何在这个基础上能吸引用户,这不仅是李晋吉,也是行业新进者们遇到的共同难题。 
  此时,同行也在发展。2004年创立的“师兄级”3G门户网站走的是门户路线。在这个行业,不管是创业者和风险投资者都喜欢用互联网做类比,“3G门户网站”听起来有点虚,把它理解为做无线互联网行业的新浪、网易就好多了。捉鱼网做的是游戏,好像联众或者盛大——几乎没有先行者,大家都是尝试着来。 
  李晋吉的无限新空创立得还算顺利,手机杂志有几百个固定用户,不算多;其他的业务也不算太突出,但两三个月之后,李晋吉发现,虚拟社区的人数增长得很快,几乎达到200%-300%的增长,很快达到了2000-3000个固定用户。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就是虚拟社区了。 
  李晋吉被同事们认为是个比较善于交流的人。这位年轻的领导者,在管理的同时还担任着“班主任”的角色,他会经常找员工交谈,了解他们在想什么。这种淡且无形的关心对于年轻的员工们而言,不易觉察,却作用重大。而李晋吉本人除了把交流用到自己的工作中,也很明白人们对于交流的依赖。而社区,正好是这样一个供大家交流的场所。 
  “你可以在泡泡上认识朋友,自主地选择交流的对象,比如‘北京的’、‘女性’这两个条件,就可以找到很多对象,然后你再选择。”李晋吉解释3G泡泡受到欢迎的原因时说,“你现在在WAP上已经有朋友了,你以后就会上去找她,于是成为我们的用户。”在这样的设计下,3G泡泡表现出了黏度大、消费能力强、覆盖面广等具有商业价值的特点。 
  到2005年七八月份,作为风险投资商的李煌深入观察3G泡泡时,发现这个网站已经有了每小时几万的用户流量,而且增长势头也很喜人。 
  接下来和李晋吉开始合作的过程中,李煌发现了更多让他放心的东西,比如李晋吉的商业头脑。“风险投资者的谈判和协议条款他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但是一拿到,很快就明白其中的商业意思是什么,这让我们都有些吃惊。”李煌说。如果李煌一早就知道,李晋吉的父母从1980年代起就开始经商,李晋吉几乎是耳濡目染,也许就不会那么吃惊了。 
  经过短短两三个月的考察和谈判,2005年11月,华登国际注资进入无限新空。一些风险投资商有时候喜欢说投资一个项目是“结婚”——几乎没有更为恰当的词语来形容这样的关系:除了无数数据和条款之外,另外一个促成合作的原因是机缘。在接触李煌前,很多风险投资已经找过李晋吉,而李煌也相中过不止一家公司。“之所以会走到一起,因为有缘分。”李煌说。 
  有了风险投资,“做大做强”的计划很快就制定出来。无限新空已经在风险投资商的协助下,完成了一些机构重组和改革,从一个随意性较大的典型的创业企业,转变为一家架构明晰、分工合作的公司。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财务的管理更为规范。“以前,我自己要做一些财务上的事,而之后,有专业人员管理财务,”李晋吉说,“一个小而精干的公司基本搭建完成。” 
  因为有了适合市场的产品和合理的管理作为保证,李晋吉的3G泡泡不算是成立得早的,但发展较好。广东移动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6月,3G泡泡的市场份额居于第二位。现在,根据3G泡泡提供的数据,3G泡泡的用户规模超过1600万,虚拟社区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2万人,日点击量达1亿次。这样的业绩,足以让李晋吉笑得很开心。 
  下一个热点,无线互联网? 
  在李晋吉的理想中,做公司不是一定要做无线互联网公司,现在做上了,只是因为恰恰有机遇;但是做公司,一定要做一个有良好公司文化,有人情味的公司。“员工被充分尊重,大家一起做事,价值得到体现。”李晋吉说,这才是他的理想。所以,在他的公司,他很愿意给年轻人以机会来体现自己的价值,现在的中层管理者,一半都是“80后”。 
  在投资商看来,李晋吉不像是领导,更像是带着大家做一个高难度游戏的领队——年轻人玩得都很投入。 
  也有不投入的时候,比如能干的员工跳槽。李晋吉说自己已经完成了“放弃焦虑”的练习——当然,这是玩笑,没有专门的练习,不过以前创业中遇到的无数次困难,已经让他用一些现在看来并非有效的方法去做过了尝试,碰过了壁;也让他知道了,如何才能不焦虑。“我很乐于遇到问题。”李晋吉冲劲十足地说。 
  与投资商的良好合作,也可以帮助李晋吉实现对自己公司的理想。“我们的风险投资商从来不指手画脚。”李晋吉说。在与风险投资合作前,他就提出一个条件:风险投资不介入实际的管理。“现在看来,风险投资商做得很好,他们的确做到了不干预,我们几乎是最自主的公司。”李晋吉对此感到很满意。 
  在这个新兴行业圈内有个小故事,说百度的李彦宏也曾考虑进入无线互联网,可是一问身边的人,个个都说没有兴趣用,于是李彦宏就作罢了。这个故事多少说明了这样一个现状:无线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前景是否看好,发展方向是什么,这些问题业界还存在异议。 
  正因为有异议,才有机会使更多如李晋吉一样不瞻前顾后、敢于挑战的年轻人一头扎进去。“其实呢,这是因为李彦宏身边的人都太‘高档’了。”刘斌半开玩笑地说。刘斌是李彦宏的朋友,WAP公司易查搜索的创始人兼CEO,他的公司同样也是WAP行业的先行者之一,在WAP行业可以类比为互联网中的百度。“知识水平高的人,不太用WAP。”在刘斌看来,WAP的机会就是在于那些不方便使用电脑或使用不起电脑的人群。“我觉得WAP就是推广到乡镇、农村,到不方便电脑上网的人手中。”这是刘看到的消费前景。 
  在一个新兴的行业,年轻人可以占据领地的一个原因在于,没有专家和权威,做成什么样子,只有趟水过河的创业者们最有心得,也最说得清楚。 
  刘斌的说法,在WAP使用者的分析中可以得到佐证。数据显示,现在WAP使用最多的地区是广东,有些WAP站点甚至80%的用户来自广东。除了广东电信灵活的技术和资费支持外,另一个被广泛提及的原因是:广东的打工仔很多。这些流连异乡的漂泊者整日埋头工作,没有固定的居所,没有多少朋友,也不能奢谈电脑。于是手机上网成为他们的消费选择。学生群体也是手机上网的热衷者。这两个群体,也正构成了目前李晋吉的3G泡泡最主要的使用者。 
  有风险投资商雄心勃勃地指出:“如果3G开放了,手机上网的内容会得到极大的丰富,手机上网能够成为一个非常广阔的行业,可以追上互联网。” 
  对此,李晋吉也有同感。“现在的日本和韩国,手机上网就得到了非常广阔的应用。”李晋吉说,他已多次考察3G投入商用的日本和韩国,看到了很多在3G到来时可以尝试的应用。 
  在无线互联网行业中,一个经典的说法是:有线互联网解决了人们空间的问题,它可以把整个世界变得非常小;而无线互联网解决了时间的问题,让人们随时、随身、随地的上网。以前是人跟着网络走,聚集网络的地方,就是人在的地方;无线互联网发展起来后,就是网络追着人走,人到哪里网络到哪里,点击到哪里眼球就到哪里。“过去是眼球经济,而今后有可能就是拇指经济”。 
  正因有这样的判断,从2005年起,手机上网在中国获得了快速发展。风险投资肯投钱,年轻人肯创业,Internet上的几大门户——新浪、搜狐、腾讯都在进军免费WAP,上海文广甚至以千万资金之巨买下了2006德国世界杯的手机直播权。无线互联网行业由运营商、内容提供商、服务商、手机生产商构成的业务链条也已完成,只待3G到来,无线互联网行业的发令枪就算响起来了。 
  最关键的是,新兴行业的机会是如此之多。风险投资公司IDG副总裁张震认为,未来无线互联网行业中,新浪并不见得就具备了取胜3G门户的胜算,而捉鱼网或许就是下一个“盛大”,任何人都有机会。 
  李晋吉说:“我们已经赶上了这班车。其他的公司要追,已经失去了一个好的起点。”这样的追赶会有多难呢?“如果你把我现在公司的所有人都带到隔壁重新开一家同样的公司,也再不能做出3G泡泡那样的产品了。”李晋吉说,他清楚地看到,市场机会是多么稍纵即逝。 
  年轻人扎堆的新行业 
  在李晋吉的公司,年轻是一个很大的特点。“我们都喜欢给80年代的年轻人机会。”李晋吉说,正因为如此,现在李晋吉手下一半的管理者都是80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大学毕业一两年后就开始独当一面。 
  “他们很有激情,也有爆发力,经常工作到半夜,也可以去外地出差好几个月,哪怕是一些常规性的工作,摆明对业务提高并无多大显见的帮助,但是年轻人会乐意去做。”李晋吉说,“他们很重视过程,而且年轻人会主动要求变化,接受新事物的能力非常快,敢于去适应。”
  李煌对这一点尤为赞赏:“李晋吉的团队很有干劲,所以执行能力很强,他们想到了,很快就执行下去,把结果呈现出来了。” 
  事实上,整个WAP行业都是年轻人扎堆。除了李晋吉,诸如易查搜索等几家大的WAP公司,总裁都是1970年代末出生或者“80后”的年轻人。 
  在这个缺少成功经验的新兴行业,压力之大是显而易见的,而且WAP行业也面临着政策的未知数。至今对这个新兴的行业,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政策,这更让创业者们感到担忧。这些,都是让WAP从业者能够比较齐心坐在一起商量的原因之一。 
  不过,目前的政策风险还不是李晋吉最关心的,他更重视的是自己将要做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李晋吉在硅谷看到的高科技公司是:“分工专业,员工自由,早上上班牵一条小狗放在门口,中午牵着去吃饭。但是竞争也很充分,20多个人的公司,收入可以达到700万美元。”他喜欢这样的状态,也希望自己的公司以后能向这样专业化的硅谷模式发展。 
  有的时候,李晋吉会想起,在1998年,在美国,在搜索这个新兴行业,24岁的谢尔盖·布林和25岁的拉里·佩奇决定合伙开家公司,于是就有了后来的Google。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