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野猪进村以后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位于长白山脚下的复胜村此刻已是午夜,村支书陈兴有带着请来的兽医一路疾驰来到他家的猪圈。 此时.一头老野猪正奄奄一息的躺在猪圈的一个单间里,谁也不知道他能否逃得过这一劫。
  



    兽医:“猪什么时候发病的?”
  



    陈兴友:“今天晚上吃食的时候,吃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有点抽搐,然后就倒下来不吃了。”
  



    兽医:“腿脚有点不太好使是不是?”
  



    陈兴友:“对”
  



    兽医:“这个猪有点发烧了,我给它量量体温吧”
  



    兽医:现在发高烧,烧到41.2度,有点形成急性脑炎。”
  



    陈兴友:“尽最大努力去抢救它,因为这头猪在我们家已经呆了五年,为我赚了不少钱”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这一头5岁的老野猪已经生了10几窝猪仔,给陈兴友带来十来万元的收入。陈兴友一家谁也不想失去它。经过一夜抢救,老野猪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陈兴有一直守到天亮才回家休息 。
  



    陈兴友:“可以说,要是没有它,我这个养殖野猪这个项目,也不再上了。”
  



    这头野猪在陈兴有心里有着特殊的地位。它是他家养的第一头野猪,也是复胜村的第一头野猪,全村上千头野猪不少是它的子孙后代。它进村以后,陈兴有和乡亲们的生活一天天发生着改变。
  



    复胜村是一个相对闭塞的村庄,手机到了那里几乎没了信号,可是谁家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快就家喻户晓。
  



    2002年陈兴有到相邻的县里买家猪仔时,听说那里有人养野猪赚钱,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回了一头小野猪。对他的这个举动,村民们感到不可思议。
  



    村民:“在山上都抓不着它,咬人,弄回来它不更咬人了吗。”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村民:“就寻思那是野猪不能圈养,肯定是在山上养的,就觉得大伙儿都挺笑话他的,养这玩意能得到什么效益吗。”
  



    果然,随着野猪的一天天长大,陈兴有的麻烦来了,光野猪跳圈的问题就累得他够呛。猪圈墙加高到了1米7还是挡不住它纵身一跃。有一天它冲出猪圈,跑到了山里。
  



    当地山上本来就有野猪出没,可很少有人见过,这回真的有一头野猪跑到了山里,吓得胆小的村民都不敢进山了。当时正值庄稼成熟期,这头野猪经常偷吃庄稼,村民对此很有意见。
  



    村民:“庄稼成熟一点的,一片一片的都给吃了,吃了之后老百姓抓也抓不着它。”
  



    为此,村民们在村旁的地里挖了陷阱。有一天,一口陷阱里终于传来了野猪的叫声.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村民:“掉坑里,我们就找几个人过来抓,当时抓这个猪很厉害,把我手指甲都咬掉了,我们四五个人,把它从笼里抓出来,放在圈里。”
  



    野猪抓回来两个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头野猪居然产下了一窝猪仔。但到底猪仔是家猪还是野猪的后代,村民们看法不一,因为它和家猪一起养过一段时间,跑到山里后也可能和野猪有过接触。于是陈兴友把县畜牧局的人请来问个究竟。
  



    兽医:“肯定是野猪,因为它那个耳朵发尖,皮毛也不一样,毛色像松鼠,像我们当地条纹状的松鼠,猪和猪的习性是非常相似的,从交配一直到分娩 没有说是两个月分娩的,所以我敢鉴定,这个是纯长白山野猪。”
  



    野猪逃跑竟然有了意外收获。陈兴有想干脆建一个养殖场,多养一些野猪来赚钱。2003年,他和四户村民合作,花10万元从河北霸州买回50头野猪。
  



    村民:“一开始我们5家一起合作的,当时一家投资2万元钱,5家是10万,买了50头野猪。”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没过多久这50头野猪就因为生病死了一半,和陈兴有一起合作的四个人都失去了信心,纷纷要求退出。
  



    村民:“咱家条件不行呀,是不是,孩子还念书,完了我就退了。”
  



    陈兴有觉得主意是自己出的,便主动承担了全都损失。
  



    陈兴友:“按道理来讲是风险共担,但是当时组织者是我,结果跟我干赔了,我也不忍心让他们背着债务。”
  



    妻子:“不让人家赔了,人家赔了人家没法过,他赔能行。”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买来的野猪只剩下25头,猪场也只能靠陈兴有一个人撑着。就在这个时候,那头出逃过的野猪又产了一窝猪仔,陈兴有觉得还是要坚[FS:PAGE]持下去。当时县畜牧局的人正在他们村包点下乡,因为野猪,技术人员成了他家的常客。
  



    妻子:“提供的药品,饲料,他真的大量都提供给你,给你大开方便之门。”
  



    这之后,陈兴有的几十头野猪进入繁殖高潮。野猪从怀孕到分娩需要4—5个月,到了2005年3月,陈兴有的野猪场已经发展到了300头的规模,其中100头野猪亟待出栏。其间,他零零星星的在街上卖过一些野猪肉,如今,野猪一下子多了起来,原来的办法显然行不通了,必须找一个销量较大的客户。
  



    这一年4月的一天,陈兴有拉着一头野猪来到通化市的一家大型屠宰场,希望对方能订购他的野猪。
  



    陈兴友:“怕人屠宰时起得早,我就是两点多钟就到那儿了,早晨两点多钟就到那儿,一直等到四点。”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这家屠宰场买猪一直是几十头上百头的订购,见陈兴有只有一头,就没人搭理。陈兴友找到了他们的业务经理。
  



    董老板:“拉一头猪过去了,说我给你们拉一头猪,你们就尝一下我这个肉质,完了你看看能不能销得掉,结果我问他,你拉得这头猪我得给你多少钱呢。”
  



    陈兴友:“我说我先不要钱,这头猪先放着你屠宰一下,你们品尝一下,看怎么样。”
  



    陈兴友的朴实打动了董德财,董德财干脆跟着陈兴友到了他的猪场. 考察之后,以每斤8元的价钱订购了他的100头野猪。
  



    可就在董德才走后不久,大连的一个客户经人介绍也找到了陈兴友,出价每斤8.5元购买他的这批野猪。 1斤能多卖5毛钱,那100头猪就能多卖1万元,陈兴友把这个情况及时告诉了董德才。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陈兴友:“我说董老板,有给我价高的,你看怎么样。”
  



    董老板:“我说那你是什么意思,我一听这话我有点生气呀,因为我们有签单呀,人家这个陈老板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呢,哥哥你放心,他就是给到我10元钱一斤,他也拿不走我一头猪,这是最忠诚的朋友,也是最可信的客户。”
  



    两人很快成了朋友,董德才的屠宰场也成了陈兴有最大最稳定的客户。
  



    随着销路难题的解决,陈兴友的养殖规模进一步扩大,但管理又成了一个新的难题。就在记者采访时,他的一头野猪又从猪圈出逃了。
  



    摆脱了猪圈的束缚,野猪马上恢复了它善于奔跑的野性,尽管一路不断遭到人们的围追堵截,野猪还是从村里跑到地里最后跑到了山里。陈兴友进行了长达5公里的马拉松式的追击,直到野猪筋疲力竭的时候,才在其他村民的帮助下将它制服。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这样的事在猪场没少发生,管理这些野猪让陈兴友特别头疼。母猪产仔是猪场的关键环节,要遇到几头野猪一起产仔时,一两个饲养员根本忙不过来。每次总会有小猪被母猪咬死或踩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陈兴有想了个办法。
  



    陈兴友:“如果这10头猪要分散给10户去管理,那一户出一个人去照看它,肯定要比一个饲养员同时管理正在产仔的猪要好得多。”
  



    2005年的一天,复胜村突然传出了一条爆炸性新闻。陈兴友要把母猪送给大家养。条件是等母猪产第一窝仔时,拿其中的8个猪仔顶母猪的本钱,多余的自己留下。以后产的猪仔长到20斤左右时,保证以一头200元的价格回收.
  



    当初退出合作的王贵忠第一个被他的想法打动了,王贵忠盘算着,一头种猪两年产5窝仔,每窝8-12头,两年下来一头种猪就可以给他带来近万元的收入,是一笔好买卖。于是他就找到陈兴友,到他家的猪圈里挑猪。可挑猪时他一眼相中了陈兴有家最开始养的那头野猪。
  



    王贵忠:“我就看中这头猪了,他说这头猪我出现钱也不卖给我。”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陈兴友:“我说除了这头猪以外,你可以随便到其他圈再挑。”
  



    对陈兴有来说,这几年的喜怒哀乐几乎都与他的这第一头野猪有关系,无论如何也不能卖。王贵忠只好到别的圈里挑了三头。不久以后,复胜村的40多户村民也陆陆续续养起陈兴有的母猪。
  



    村民:“合算,我觉得合算,下得多,每窝都能下12、3个。”
  



    养陈兴友野猪的村民都觉得很合算。到了2006年,猪肉价格大幅度下跌.家猪仔和野猪仔的价钱也跟着一降再降,好多村民开始担心,陈兴友会不会变卦,压低猪仔的回收价钱。 知道村民的议论后,陈兴有专门通过村里的大喇叭郑重宣布,他仍然以每只200元的价格回收村民的野猪仔。
  



    村民:“不管市场的价格怎么样,就是农村的猪仔是40块钱一个,还是20块钱一个,他回收也是200块钱一个。”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FS:PAGE]



    陈兴友:“最起码还有协议,就没有协议,作为咱们一个男人,也得讲诚信。”
  



    陈兴友以原价回收了村民的野猪仔,就在大家都认为他这样做会有很大风险的时候,事情有了转机。2007年上半年,猪肉价格飞涨,猪仔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 然而村民们都认为,去年陈兴友没有亏待大家,那么大伙今年也不能坑了人家。于是人们还是以200的价格把猪仔送过来,没有一个人要求把回收价提高。
  



    陈兴友:“认同了,就是200元钱,到期就给我们送,所以说我们合作很好,很愉快。”
  



    20斤的猪仔再养5个月左右就可以作为商品猪出售。按目前的市场价计算,一头200斤左右的野猪可以卖到1500元以上。
  



    养了五年的野猪,陈兴友总共挣了几十万元,这都得归功于当初那第一头野猪。虽然现在这头野猪已经老了,经常生病,产仔率也大不如前,但陈兴友还是不舍得抛弃它,而且还让它住进了单间,安渡晚年。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