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黑心美容院 致女大学生面部毁容


记者在包头医学院见到刘晓艳时,刘晓艳带着一个大大的白口罩,将整张脸捂得严严实实。
  

★“上当”受骗,被迫美容
  

说起当时做美容的情景,刘晓艳满眼是泪,“事情发生在2005年5月12日。那时我刚上大一。有一次出去逛街,我和同宿舍一位姓李的女孩从华联商厦二楼刚下到一楼,过来一个中年妇女将我们拦住,说今天美容院搞活动,免费美容。我们随她来到店里,美容小姐将我们安排在不同的房间。其中一个美容小姐招呼我躺在床上,然后往开打美容产品。
  

美容小姐一边打产品一边说:‘这个给你打开了,这个也给你打开了。’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心想用什么产品我也不懂,就随美容小姐吧。她大约给我做了15分钟皮肤护理后,说‘做完了’,让我起来。我起来道了谢正要走,谁知美容小姐却对我说:‘你还没付钱呢!’”
  

刘晓艳说,她当时就懵了,“我惊诧地反问美容小姐:‘不是免费的吗?怎么又要收费?’这个美容小姐竟很坦然地说:‘我给你打开的产品都是收费的,当时征求你的意见你也是同意了的。这四样产品的总价格是525元,你还可以再来美容。”
  

无奈之下,刘晓艳被迫付账,而和刘晓艳一同美容的同学也无奈地买下了88元的化妆品。刘晓艳对记者说,“500多块钱是我两个月的生活费。”
  

★美容不成,反被“毁容”
  

“既然钱已经交了,我只能在繁忙的学习中抽星期六、日的时间去做美容。在柔婷华联店做了两次后,被转到在包百开的连锁店。
  

可让我再次想不到的是,当我做到第六次时脸上就有了反应,发红,还痒。我咨询给我做美容的小姐,美容小姐说没事,多喝点水就好了。当我做到第九次时,脸上起了红色的水疱,特别痒。那时正赶上放暑假,学校给统一订了回家的车票,我回了家。
  

一个月后,我从家回来去找美容院,美容院的负责人说,她们也不敢给我做了,我买的四样产品平衡调理液和雪凝护理霜已用完,给我退薰衣草精油和茶树精油的钱,让我拿钱自己去治吧,说不够再去找她们。于是我去诊所打针治疗,但又一个学期过去了,还是没有好转。
  

2006年3月,我又找到美容院。那位姓赵的经理看了我的脸后,说她给我治病,就这样,我又做了11次面部护理。然而,当我第12次过去时,经理不见了,美容师告诉我,经理让转告我,她只能给我做到这个程度,以后就别再来了。我到医院去咨询,医生说像我现在脸部的状况,左脸必须手术治疗,而且,就是治好了也会留疤痕。”
  

★协调不成,各执一词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在有关人士的指点下将美容院投诉到包头市昆区鞍山道工商所。经鞍山道工商所执法人员调解,6月22日,柔婷美容院给我赔偿了600元钱。我当时不满意,要求美容院给我把脸治好。工商部门的执法人员说,他们只能调解到这个份上,如不满意还可到法院起诉。可是,此后不久这个店就撤掉了,我后来才知道像这样的连锁店撤掉也是可以起诉的。 ”刘晓艳说。
  

处理此事的鞍山道工商所的一位姓陈的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当时柔婷美容院承认给刘晓艳做过美容护理,但不承认她的脸是美容院做坏的,不予赔偿。后在他们的协调下退还了卖给刘晓艳美容产品的所有货款,并给刘晓艳几百元钱作为补偿。记者了解到,当年撤掉的柔婷国际美容美体连锁包百店和位于附近的鞍山店合并了,几经周折记者又联系到了负责柔婷包头店的李景奇经理。李经理对记者说:“我对此事不了解,时间已过了这么久,很难说清楚,也可能是讹诈。柔婷产品是经过国家质检的,没有任何问题,应该是刘晓艳的皮肤本身有问题。刘晓艳可以起诉,但必须先到有鉴定资格的权威部门去鉴定,是否是柔婷产品所致?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绝不推卸,不是我们的责任也绝不会承担。”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