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睡茅草丛的小伙创业资产过千万


  核心提示:父亲因医治不及时撒手而去。月薪一万元的郑四来痛哭:怎么会这样?我赚了钱啊?他对家乡人穷怕了的心态感到愧疚,毅然携千万身家回乡办厂。他不仅带富了乡亲,还成了孩子们身边的英雄。他说,愿意做一颗回乡创业的火种。他坚信穷乡僻壤会变成梦想的天堂。

  

     “怎么不及时送诊,我赚了钱啊” <433-->www.16314.com

  

     鄂南的深秋时节,空气里夹着阵阵寒意。通城县麦市镇七里村村口,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传出悲切的哭声。“难道父亲真的走了……”在田间小道迈着疾步的郑四来心跳加快。他从深圳搭飞机赶回武汉,一路喘息往家里紧赶。没能见老父最后一面,郑四来晕倒在村口。乡亲们将郑四来抬回家中,等他醒来告诉他:你爸爸在地里整油菜时,被毒蛇咬伤,没得到充分治疗,拖几天就不行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不及时送诊?我赚了钱啊……”9月5日,当着众人的面,回忆9年前的这一幕时,郑四来先后5次哽咽,说不出话来。他说:“那时,我在深圳闯荡已能挣到月薪1万元,家中不缺钱,父亲竟然被毒蛇夺走性命……”“我愧疚,只顾打拼赚钱,无法尽孝心;我更愧疚,家乡人穷怕了的心态,像父亲这样,有钱也不舍得花……”改变家乡贫穷,是郑四来久存心底的梦想。9月6日,记者从通城县城关向南驱行17公里,来到麦市镇七里村。紧挨公路的一道山岗上,三四排现代的厂房内,40多名工人正紧张操作。他们都是七里村的年青一代,经过培训都掌握了过硬技术。19岁的易军操控精磨机床。他告诉记者,过去整天在街头打架闹事,四来大哥回乡,他写保证书发誓好好做人,四来哥招他进了厂,现在每月拿1100元。七里村老支书汪信国说:“四来回村办了两个厂,算下来每年能为村民多创收100多万元,村民在这里上班,比在深圳打工工资高。” <433-->www.16314.com

  

     当门僮,睡香蕉地,处处隐忍

  

     郑四来是吃乳娘奶长大的。1976年冬夜母亲生他时,出现难产后遗症送县城医院救治。村里13位有奶水的妇女,轮流抱起这个病恹恹的婴儿,给他喂奶。村中长辈给他取名“四来”,意为孩子的生命来自四里八乡的哺育。“童年有快乐,但更多的印象是贫困。”因为缺钱,他只念到初中就辍学。他一心想到南方去打工赚钱。1993年,17岁的郑四来揣着50元钱到了深圳。没有文凭,没有技术专长,身高不足1.6米,体重不足50公斤。郑四来找工作四处碰壁,只能睡香蕉地、钻茅草丛,夜里数着满天繁星睡去。3个月后,哥哥帮他找到在一家台资公司当门童的工作。穿制服时,因为个头太矮,他将衣袖、裤管卷起四五道。每天站在公司门口,对着前来的客户弯腰鞠躬喊“欢迎光临”。但仅一个月,他就被炒了鱿鱼。老板嫌他个子矮,有损公司形象。经同乡引荐,郑四来又进到另一家港资企业当仓库保管员,月薪300元。他羡慕公司里的白领职员,有一次鼓起勇气走进写字楼内,想看清白领在如何工作,不料遭到主管的呵斥。郑四来落荒而逃。

  

     自创公司赚下“第一桶金” <433-->www.16314.com

  

     郑四来深感受辱,但他没有退缩。他更加悟出一个道理:要想立足深圳,光有一腔吃苦热情还不够,要有点本事。“我把别人闲逛的时间用来学习,用来思考。”多年后,郑四来这样总结他的成功之道:“我感到谈生意在深圳很重要,就选择攻读市场营销,用两年拿到了大专文凭;我苦练钢笔字,苦学粤语、闽南语发音,也是为尽快融进深圳的生意圈;我从来不看电视剧,但坚持每天看新闻,就是要跟那些白领有‘共同语言’。”1996年8月,机遇终于垂青于这个有准备的打工仔。这一年,郑四来又应聘到一家港资公司。“说来也巧,那个香港总经理从一堆应聘者里看中我,说是我长得跟他很像,并坚持要将我调到他身边。”“我觉得,这就是机遇!”两年的苦苦“修炼”派上用场,郑四来当起老总的“跟班”,游刃有余。觥筹交错间,察言观色,唇枪舌战,谈成一张张订单,也结识了一批批客户老板。郑四来脱颖而出,很快擢升为总经理助理。月薪从3000元直升到万元,成为令人羡慕的白领职员。3年后,郑四来谢绝香港老总的再三挽留,在深圳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锦天宏电子有限公司,并于1999年10月顺利申请到美国杜邦公司菲林产品的总代理权。又是3年摔打,“锦天宏”的资产达到1500万元。郑四来赚下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穷山沟里竖起高新技术厂房

  

     大姐夫谭四平比郑四来早几年到深圳。他在一家塑管厂学到制塑管线槽技术,收入不菲。2002年春节刚过,回乡过年的谭四平打点行囊,准备再赴深圳。郑四来叫住他:“姐夫,我准备在村里办一家塑管厂,你来管理。”谭四平摸摸小舅子的额头:“你没发烧吧!放着深圳的大钱不赚,要回穷山沟折腾,是想显摆啊……”“姐夫,我是吃村里乳娘奶长大的……”郑四来收敛笑容,与姐夫促膝长谈。谭四平最终选择了留下。郑四来投入300万元购回德国生产设备,以“深圳速度”在七里村建起通塑塑胶制品厂,招村民进厂迅速投入生产。当年,厂获利20多万元,进厂村民每月工资近千元。2003年9月,占地20亩的亚科电子有限公司标准厂房竣工。郑四来南下深圳,几经艰难谈判,将一个生产PCB微型钻头项目拿到手,将一名担任技术高工的老乡游说回乡主持公司生产,并投资1000万元从瑞士进口数控机床。“亚科”成为全国第三家、也是国内民营第一家生产微钻的厂家。通城县委书记陈树林介绍,在全县外出务工经商的10多万人中,当老板的有400多人,“郑四来回乡创业之举,为县内‘回归经济’带了好头”。郑四来透露,公司二期工程将于今年11月份正式投产,预计年产值可达1.5亿元,创利税300万元,再安排60名村民进厂就业。 [FS:PAGE]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