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爱要怎么说出口


         和他相识在一个笔会。后来,她就把他忘了。直到有一天他打来电话,她想了好久,才把他从记忆里翻出。她开玩笑说怎么现在才来电话?他说想得实在受不了了,所以打。她不信,当然不信。
  他告诉她,过两天会路过她所在的小城,想看看她。她说好啊。挂了电话,忙别的去了。她去车站接他。他好像晕着车,苍白着脸,流了淋漓的汗。她掏出手帕给他擦,他说不用不用,露着天真并灿烂的笑。然后他们一起去逛书店,一起去喝茶;他去她的单身宿舍,给她做可口的茄子鳗鱼。那天她吃得很多,吃完后和他大声争论着张爱玲。她并不给他面子,像熟识的朋友般贬驳他的观点。她感到奇怪,怎么对他的感觉,并不生分?
  他回去了,他们的电话却延续下来。慢慢地,他们通话的时间越来越长,间隔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他们只聊文学,孔子啊李清照啊鲁迅啊莎士比亚啊,总是他先说挂了吧,她吓一跳,怎么聊这么长时间?每次都是这样,他们把电话打成烙铁。
  其实那段时间,她已经与文学,渐行渐远。
  有大约半个月的时间,他没有打来电话。星期天,她哪儿也没去,就坐在沙发上等。突然她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为什么要等他的电话?还等了整整一天!这样想着她就站起来,想去夜市上吃碗馄饨。可是她终于没去。她想,会不会在她刚刚出去的时候,他的电话就打来呢?
  她是饿着肚子睡着的。那天她梦见了他。梦是混沌和支离破碎的。但醒来,她知道在梦中,他吻了她。她其实是有男友的。他们甚至订好了婚期。但她会寻到种种借口,将婚期不停地往后拖。一个月,半年,一年……她爱自己的男友吗?应该是的。他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可是她仍然想他。终于忍不住了,她把电话打过去。她问他为什么不来电话,他说没什么……你要结婚了吧?她说你怎么知道?他说猜的。然后他们开始聊文学,他和她再一次妙语连珠。要挂上电话的时候,她告诉他自己的婚期拖后了。他说哦。她说哦?他说哦。两个人一起笑。
  他们又恢复了以前的电话频率,仍然是他提醒她,她才挂断电话。她仍然把自己婚期向后拖着,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男友终于忍不住了,问她还想不想结婚了?她说再等等,然后寻一堆理由。可是他相信吗?连她自己都不信。
  电话里她告诉他,下个月,可能真的会结婚。他笑笑,说昆德拉……她打断他的话,我说我要结婚了啊!他说祝福你,昆德拉……她说去你的昆德拉!然后断掉电话。那是她第一次主动挂断电话。她感觉世界塌掉了一半。
  他没有再打来。
  婚日的头一个夜里,意料之中的,她接到他的电话。他说对不起,她说没事,他说今天咱们不聊文学了,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她开始不安。
  ……我其实并不像你看到的那么健康。他说,我有很严重的心脏病……几年前就有……活个三五年的,算是赚了……可是我现在还活着,我想,因为你吧……我注定不能和你发生一些什么,那样对你不公平……其实能把一些感觉埋在心里,埋到死,我就很知足了……那次,我并不是路过,我是故意去看你的。我想你,想的心疼……
  她愣了很久。她知道他不可能跟她开玩笑。她说那跟我说句话吧,说你最想说的。他问几个字?她说几个字都行。这一生,只说这一次。他在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低低地说,我爱你……她说够了够了,足够了。
  放下电话,她已经泪流满面。
  
  手与手的距离
  
  记得在某杂志上看过,观察男女牵手的姿势和表情,便可以猜测出他们的感情状态了。初恋?热恋?婚后?情感危机?都是一目了然的。忘记了方法和标准,也懒得去猜测。却总以为,能手拉手在大街上招摇,便很令人羡慕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能够与你牵手的,哪怕那是只暂时的手,哪怕那是些风雨飘摇的日子,也值得你去珍惜。
  朋友对我说,要握紧。
  朋友说,那时,他正和女友在他们的新房擦玻璃。房子已装修好了,豪华且温馨。他们各自扶一扇铝合金的窗扇,几乎并着肩,谈着即来的婚期,开着俏皮的玩笑。突然他听到“啊”的一声,扭头,他的女友已倾了身体,正向窗外跌去。他探了身子,急切地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抓住。那是三楼。他听到肉体撞击地面的沉闷的声音。
  半年后,他从医院接回了自己的女友。他的女友正坐在轮椅上,同他开着玩笑。他默默听着,配合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然后,他告诉女友说,他兑出了自己的公司,开始弃商从文了。
  朋友的话是真的。一次他跟我说,他的女友从窗台上跌下去的那一霎间,他们的手,只差那么一点点距离。他比划给我看,那是几乎可以忽略的距离。他说,那一霎间,女友和他的手,同是孤独的。只差那么一点点,不然,她不会摔下去,更不会失去两条腿。他撕扯着自己的头发,露着痛苦的表情,似不能原谅自己。
  是的,那一霎,那一点点距离,对他的女友来说,却是天堂与地狱的距离。于是他要补偿。他说他并不是伟大,但这世上,此时,真得有一双手,需要他去攥紧。
  朋友真的做到了。现在,他每天坐在家中埋头写作,很苦。而他的稿费,仅仅能够应付两个人缩衣节食的开支。朋友说,够了。能够每天看着她,能够每天抓着她的手,够了。
  朋友说,其实手与手的距离,便是心与心的距离,便是你与幸福的距离。在平时,你感觉不到,而当意外来临,这一切,便会变得真实。
  朋友说,他再也不想松开她的手了。松开,他不知道还会失去什么。
  朋友说,她很幸福。他很幸福。他们,很幸福。
  那么,便是了。我祝福他们。我希望芸芸众生中有一半的手,都能抓紧另一只手;有一半的手,都可以被另一只手抓紧。我希望,天底下,不会再有孤独的手。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