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不如跳舞吧


         一
  
  十五岁的倪菊曼不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皮肤黑黑的她是班里最矮的女生,所以,永远在第一排第一桌。那时他们班最漂亮最讨老师喜欢的女生是吴楚楚,不但人长得像花儿一样,而且学习也总是最好的,所以,倪菊曼不是吴楚楚的朋友,吴楚楚的朋友是那些同样长得好看学习也好的女孩子们。
  那个十五岁的夏天因为何庄澜的到来而不再寂寞。何庄澜是从杭州转来的学生,当何庄澜出现时,倪菊曼感觉眼前一亮,因为班里没有那么好看的男生,况且他有着南方男人的忧郁气质。但倪菊曼是自卑的,自卑到只看了何庄澜一眼便把目光转向了窗外。窗外是初夏的阳光,阳光把刚刚抽出花枝的合欢树照得分外妖娆。喜欢,就那么悄悄地开始了。
  那时倪菊曼只是一个学习中等的学生。何庄澜来了以后,吴楚楚也只能排在第二位,况且他总是用那种极婉转的南方普通话回答着老师的问题,那个时候,倪菊曼总是屏住了呼吸,然后静静地听着,因为那么好听的声音,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
  和倪菊曼相反的是,因为个子高,何庄澜坐最后一排。那时男女生是不说话的,但倪菊曼看出了吴楚楚的心思,她总是故意去倒数第二排找她的好友丽妮,倪菊曼知道,吴楚楚是想接近何庄澜。
  他们的学校只是一般的中学,能考上市里一中的人只是凤毛麟角,如果在班里不进前五名,简直是没有希望的。那时倪菊曼是想初中毕业去当兵的,但何庄澜来了就不一样了,有一天何庄澜说,我是无论如何也要考上一中的,因为我妈妈就是一中毕业的。
  那句话倪菊曼是偶尔听到的,所以,她发了疯学习,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谁也不理,然后把头深深地埋在书中。身高只有一米五的倪菊曼,常常是被别人忽略的,但在一次模拟考试中她居然考了第三名,当吴楚楚站在她面前蔑视地对她说,谁都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你是不是抄的啊?她抬起头来,那个美貌如花身高一米六五的女孩子正嚼着口香糖,是的,她在吴楚楚的眼中如同一朵野外的小花,从来未曾被注意,所以,她怎么能一夜之间就考了第三名?
  她没有理吴楚楚,转身就走了,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学习带来的快乐和暗恋的快乐是一样的。
  一个月之后,她以全年级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一中。
  当然,同去的还有何庄澜和吴楚楚。
  
  二
  
  更巧的是,他们居然又分到了一个班。报到的时候,倪菊曼注意到一个细节,何庄澜把吴楚楚的行李搬了进来,而倪菊曼是自己搬进来的,虽然他们来自一个中学一个班。然后,倪菊曼看到吴楚楚递给何庄澜一条粉色的手帕,她忽然感觉到心痛,因为早就有同学风言风语说这两个才子才女如何如何,看来竟然是真的了。
  倪菊曼依然排在第一排,肤色依然是黑,而何庄澜和吴楚楚居然是前后桌,有时他们会相跟着进来相跟着出去,她呆呆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可怜的美人鱼,不,比她还不如,美人鱼还那么美丽,她只是一只丑小鸭,一只没有人看得上的丑小鸭。
  唯一令她骄傲的是她的学习成绩,她永远是全班第一,她想,这是她唯一吸引何庄澜注意的地方吧,因为何庄澜和吴楚楚早就远远地被她甩到了后面。
  高二暑假的时候,她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写小说,写自己暗恋的故事,小说里写道:如果年轻时你爱上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告诉他。她想,自己为什么不告诉何庄澜呢,也许他也喜欢自己呢。知道这纯粹是幻想,但爱到深处,哪管前面是刀山剑海,是铁马冰河,反正,倪菊曼是想闯一闯了。
  她把自己的小说寄给了何庄澜。在等待何庄澜回信的那几天,她简直快发了疯,把一盒齐秦的带子快听烂了,甚至她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屋子。
  五天以后,她接到何庄澜的电话,约她去体育场见面。
  那天她几乎把所有的衣服全折腾了出来,但仿佛哪件衣服也配不上今天的约会,倪菊曼是把这次见面看成约会了,十七岁女孩子的第一次约会,注定会终生难忘吧。
  最后,倪菊曼偷偷地穿上了姐姐的红裙子,然后戴上了姐姐的纹胸,她已经长到一米五八了,再穿上姐姐的高跟鞋,怎么说也有一米六三吧。这样想着,脸就红了,镜子中是洗了又洗的脸,粉底搽了又洗洗了又搽,口红涂了一点点,到底是觉得不好意思,于是擦掉了。
  那一路,她把车子骑得飞快,生怕让何庄澜等着,她想,既然何庄澜约了她,肯定是有好消息的。
  当她一进体育场,她呆住了。体育场的看台上坐着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除了何庄澜,还有吴楚楚。
  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这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因为吴楚楚那得意的微笑像针在刺她,一瞬间她转身就疯狂地跑起来,到最后,她把两只不合脚的高跟鞋全脱了下来,赤足跑着,眼泪在两边的风中飞着,她想,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三
  
  高三开学的时候倪菊曼没有看到何庄澜和吴楚楚,同桌小雨小声地说,知道吗?他们被学校开除了,据说吴楚楚怀孕了。她呆住了,窗外的那棵紫玉兰刚刚发芽,但何庄澜和吴楚楚却再也看不到了。
  倪菊曼始终留着何庄澜寄回给她的那本小说,他只写了一句话:你说,在一朵牡丹和一株小草之间,我会选择谁?这句话倪菊曼一辈子也忘不了,他没有直接说出她长得不好看她矮,但是,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后来听说何庄澜回了杭州,而吴楚楚转到另一个城市去上高三。9月的时候,倪菊曼考到了杭州的一个大学。这个城市,是她十五岁就开始暗恋的地方,但她一次也没有看到何庄澜。
  西湖她是常去的,有时在断桥边上一坐就是半天,桥断了,心也断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倪菊曼的变化,上了大学的倪菊曼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肤色白了,深深的眼窝变得流行,就连厚厚的唇也被说成是舒淇一样的性感。更不可思议的是,等到大学毕业时,她的个子居然长到了一米六九,对于发育较晚的她来说,没有人理解这迟到的美丽对她有多大痛苦?
  大四那年她被评为校花,老同学再见了她问她是吃了什么仙丹,怎么变得如此美丽,是不是穿了增高鞋垫啊,倪菊曼就笑着,是啊是啊,我是一个妖精,修炼了千年才修成这样一朵莲花。说完自己就愣了一下,假如,假如何庄澜看到自己现在这样,还会选择那朵牡丹吗?
  但是她没有开始恋爱,虽然没有过初恋,但那天的痛可以让她记一辈子了。她也曾试图打听何庄澜的消息,到底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了,也许和她一样,也大学毕业了吧?
  
  四
  
  毕业后倪菊曼来到上海一家电子公司,三年后由于工作出色,现在的她已经是个海外投资公司驻上海的老总了。倪菊曼身边不乏追求者,耿林是最出色的一个,从美国读书回来,一直在香港工作,他们是一个偶然机会认识的,倪菊曼之所以后来接受了他的鲜花,和他的长相是有一定关系的。因为耿林很多地方像何庄澜,这是倪菊曼的秘密。
  当在办公室见到何庄澜的刹那,倪菊曼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洒出来。公司要招一部分员工,来面试的人很多,她是三审,过了她这一关就可以来公司上班了。
  何庄澜吃惊地看着她,然后低语着,不可能,不可能吧?
  倪菊曼一本正经地问着一些常识性的问题,因为旁边有很多工作人员。面试结束后,倪菊曼把何庄澜叫了进来。
  他们相互呆呆地看了对方好久,何庄澜说,很小的时候看到过毛毛虫变成蝴蝶的故事,今天终于知道是真的了。倪菊曼的心乱乱地跳着,近乎十年过去了,为什么,再见到年少时的春闺梦里人依然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她请他在金茂吃了饭,很显然,他不能适应这里的金碧辉煌。因为他后来只上了一个大专,到处找工作,一直碰壁,前些天工作的厂子又倒闭了,于是只好到上海来碰运气。他嘻嘻地笑着,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一下就遇到了旧知己。
  这句话让她有些恶心,好像他拿捏好了她会留下他,因为他伸出手来忽然握住她的手,倪菊曼,你真让我心动,想当年……我真是糊涂。
  她一下就看轻了他!如果他什么也不说不解释,如果他只是沉默,说不定她会留下他,因为毕竟他是她心中一个永远无法忘怀的梦。但现在他说出来,她忽然感觉到那么无聊那么凄凉,真是相见不如怀念。他依然英俊,只是手指多了被烟熏黄的痕迹,但变得如此油腔滑调。她没有问吴楚楚,但他主动说,那真是个粗俗的女人,没考上大学,几年后做了人家小老婆,真真是一朵野草了。
  她笑了,想当年,他夸她是牡丹的,于是倪菊曼更加看轻他。毕竟爱过,毕竟是自己的初恋,这样的男人,如何让她迷恋十年呢?她真看不起自己了。
  她伸出手,我们去跳一支舞吧。
  他欣喜若狂,以为是倪菊曼念着旧情想如何如何,于是他紧紧地搂着怀里曾被他伤害的女子。
  倪菊曼笑着,记得三毛最后一篇文章吗?何庄澜点头,是那篇《不如跳舞吧》。倪菊曼也点头,里面有一句话,想送给你:如果一切已经过去了,那么不如跳舞吧。
  何庄澜的心凉下去凉下去,因为他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一支曲之后他们将天各一方,倪菊曼是再也不想见他的。
  从金茂出来后,倪菊曼开车去了外滩,外滩的风很大,远远地,不知哪里传来的歌声:破碎就破碎你要什么完美,放过了自己,你才能高飞。
  此时,她的眼泪,一滴,两滴……落了下来,像是这个夏天的水晶珠琏,晶莹美丽。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