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订盘婚外恋


         遇到小阁时,我和梅子结婚已3年。那天,我正在楼前和几个NBA迷神侃马刺与小牛谁能胜出时,小阁穿着一身花格裙子从我身边经过。
  “哥们儿,我忘了点事。”
  我疯了似的跑,拐过楼角,小阁却已消失在拐角的楼群。
  晚上,妻子求欢,我说:“你相信我一辈子爱你吗?”
  她笑了:“那你相信我一辈子爱你吗?”
  我也笑了。
  我想起三毛问荷西的一句话:下辈子你会要我吗?
  荷西说:不会。
  三毛生气地打他。但冷静下来,三毛也不得不说,或许真有了下一辈子,自己就一定找荷西?一句肺腑的真言,往往能惹来配偶的不高兴,但假话,又能敷衍多久?
  我说:“梅,今天我看见个女孩。”
  “很够味,对吗?”梅趴在我的膝上。
  “对,所以……”我用眼瞥了瞥她,“所以我想订盘婚外恋。”
  “好啊!”梅一下从我身上蹦起,“从明天开始我们都去找找恋爱的感觉。”
  “让爱情新鲜!”
  “让爱情新鲜!”
  面对越来越乏味的生活,我和梅子不觉都吓了一跳,为自己的大胆和妄为。
  于是第二天,我站在那拐弯的楼群前扫描。
  一连几日也没等到小阁。看见我垂头丧气,梅却日渐高兴。我说:“这道预订的婚外恋,倒好像在你身边降临?”
  梅子笑笑:“这不能怪我,谁让你甘愿堕落了。”
  是啊,能怪谁?
  我恶狠狠地说:“等她一万年!”
  梅子凑了过来:“这就叫爱情。所谓爱情,就是想够够不着,想吃吃不到的。要不怎么有望梅止渴?若是养在家里,成熟如蜜,反倒没了滋味。”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10天的早晨,小阁从一个楼道口走出。瞬间我们都愣住了,显然她也曾注意过我,我冲了上去。
  “为了你,你知道我等了多少天吗?”
  小阁一头雾水:“有事吗?”
  “没……不,有事。”
  “什么事?”
  “我想知道你叫什么。”
  “可我不认识你呀?”
  “这不认识了吗?”
  “你说得对。”
  小阁一咧嘴,露出好看的牙贝,真的,我就喜欢这种感觉。走出楼群时,我已经知道了她叫小阁,是个新婚燕尔的女人,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哦,原来是佳期刚过,我有一点丧气。
  “你经常这样泡女孩子吗?”
  “不,我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但你的胆子倒满大。”
  “因为你是我订的一道菜。”
  “什么?”
  小阁显然不明白我的意思,于是我接着说:“订盘婚外恋。”
  这下小阁听懂了:“你是不是作家,怎么这么幽默?”
  “你猜对了,我叫凡。”
  “哦,我读过你的文章,你知道吗,我教的女生很多人都很崇拜你。”她忽然笑了一下,接着说,“当然,也包括我。”
  说这话的时候,小阁的身后盛开的栀子花在晨露的滋润下,正好看地笑着,一如小阁阳光般的脸。
  “我该上班了!”
  “有时间咱们再联系。”
  “好吧!”我心不由衷,望着小阁,我真不想有一刻的分离。
  二
  “眼神不对,难道你……”梅子用眼睛上下打量着我。
  我一把拽过她,闭上眼睛,就当是小阁吧。呢喃中,梅子渐渐清醒:“哥们儿,我们都中邪了。”
  从此,家成了驿站,我和梅子都马不停蹄地赴着自己的约会。
  一天,情浓意浓时,我说:“小阁,我要…….”
  小阁笑了:“褪去美丽的外衣,你能分清哪个身体是我,哪个身体是梅子吗?”我明白小阁的意思,“让我们都留一份神秘给对方吧!”
  “但我已动了真情!”
  “但3年以后,谁敢保证我不是第二个梅子?”
  一语催醒梦中人,实际上,还是梅子最合适我,不然,当初为什么摒弃那么多的追随者,选择梅子?真的,把条件等同,我会选择小阁吗?我说:“谢谢你,小阁。”
  我疯也似的跑回家,梅子正泪流满面地坐着。
  “怎么了,梅子?是谁欺负了你?”
  梅子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是你!”
  “是我?”我一脸惊愕。
  “谁让你订了婚外恋了。”
  哦,我明白了,褪去美丽外衣,梅子原来有着一样的苦。果子好吃,核却是苦的。这或许是个公理,在订完婚外恋后,我不敢再经过那个楼区,因为我怕……
  从此,我和梅子又有个约定:保鲜爱情!虽然这很难,却是我最该珍惜的。
  我和小阁再也没有过任何形式上的来往,只是辗转听说她喝醉后说,她曾订过婚外恋,因为有了订单,付出精力后,她再没有信心趟这趟浑水,听得她朋友一头雾水。
  “订盘婚外恋,婚外恋还有预订的?”朋友向我这个“作家”请教。
  我笑了:“当然可以,如果我们都还想住在围城里的话。”
  岁月无声地碾过,但《廊桥遗梦》再次公演时,我不觉又想起了那个预订,以及深深刻在心底的记忆。留着60岁过后回忆吧,因为有了那段经历,我总会口唇留香地想起。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