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最是那低头的温柔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朋友的聚会上,他是别人的未婚夫。
  她不胜酒力,脸微红,坐在一边发呆。他问她:“是不是有点晕。”她低着头说:“一点点而已。”
  她想,这应该是礼貌或者只是做主人的客套而已。他想,他的矜持和克制把握得足够好,她一定不会误会他。
  后来她有东西落到他那儿,她去取,他们在他单位的门口见了面,她始终低着头。
  他还给她东西时,略有一丝的犹豫,他知道,他和她惟一的一点联系,就此断了,他不能再找借口去看她,她也没有理由来找他。她低着头,接过他给的东西时,略有一点迟疑。光线太刺眼了,她只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他,一转身就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向左走向右走,他们就此别过,再没见面。但他心底却始终没有忘记那个总爱低头的女子。“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触动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角。她也始终记得,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那天,他穿的白色T恤衫和蓝色牛仔裤,是她最喜欢的纯净的颜色,纯净得让人想哭。
  其实,他和她不过一街之隔。这个城市不大不小,想要邂逅相逢却很难。他们每天和无数的陌生人相遇,但没有一张是心中思念的面孔。
  他曾几次拿起电话准备给她打,但终于没有。他只是有意无意地听别人谈论起她,知道她有怎样的过去和现在。她曾数次在他单位的楼门前流连,不知哪个窗口背后是他的身影。她希望能遇见他,听他说:“啊,原来你也在这里!”
  她偷偷在佛面前许愿,“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但那始终只是不会对别人说出的秘密。《花样年华》里梁朝伟把秘密说给一棵树听,有人说,风吹树叶哗啦啦地响,秘密就会随风四处飘散,但佛不会这样。她相信。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暗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当年,胡兰成看了张爱玲的文章,想见她,张爱玲在送给胡兰成的照片上这样写:“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在他面前,她始终是从低在尘埃里开出的一朵娇羞的花。在她面前,他始终是矜持克制礼貌地微笑着,让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和她不知道,他们就这样错过了一生。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